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47章遇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47章遇險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以莫問為首的四人組合漫無目的在叢林里穿梭,他們將在原始深林裡面生存三天,三天之後,就會有直升機接他們離開。

對於生活在大都市裡面的秦小悠與王元來說,對原始森林始終充斥著好奇。

不過雖然原始森林裡面有著數之不盡的大自然風光,但也隱藏著很多危險。

正如王元所說,運氣不好,遇上一直叢林老虎都有可能。

不過莫問他們的運氣顯然還不錯,從上午到中午,都沒有發生什麼意外。

「莫問,我們下午爬山去好不好?」

秦小悠一蹦一跳的跑到莫問身邊,指著不遠處一座大山,小臉上滿是興奮的說道。

「那山還遠著呢。」

莫問無奈的道,如果讓他選擇,肯定會選擇一個舒適的地方,混過三天時間,而不是在原始森林裡面東跑西跑。無端耗費體力不說,很有可能還會遇見突髮狀況。

別看那山近在咫尺,可走到山腳下,還不知道要走多久。

「去嘛,我好想去爬山吶。」

秦小悠緊皺著小臉,楚楚可憐的望著莫問,聲音酥到骨子裡去了。

「就是,我也下去爬山,總得找點事情做做吧,難道還干坐著等三天,那太膩歪了。」

王元立刻發表了意見。

莫問目光望向那名始終沉默的男學員,經過半天的相處,他倒是知道他的名字叫柳光文。

不過除了知道他的名氣,其他則一無所知了,從始至終他都似乎不喜歡與他交談。

「我沒有意見。」柳光文倒也沒有反對的微微頷首。

「既然都沒有意見,那我們出發吧,希望天黑之前能趕到山腳下。」

莫問無奈的道。

莫問同意之後,秦小悠與王元兩人頓時興奮的整理包裹,跟著莫問往叢林深處走去。

在原始森林裡面行走,自然不是容易的事情,才走了幾公里,秦小悠就開始叫苦不迭,不過一個月的軍訓也不是假的,依舊咬牙堅持了下去。

黃昏,夕陽西下的時候,莫問一行四人終於走到了那座大山腳下。

「哎喲,累死我了。」

秦小悠滿臉疲態的癱坐在一塊冰冷的石頭上,藉助岩石的涼意驅逐夏天的暑氣。

一路行來,每個人都出了一大身汗,對於愛乾淨的秦小悠來說,半路就吵著要洗澡。

結果莫問嚇唬說水裡有毒蛇與吃人的魚之後,才不敢下河了。

「今晚紮營休息,明早上山,我去弄點吃的來。」

莫問望了一眼天色,晚上顯然不宜上山。給了王元一個眼色,讓他看著一下秦小悠之後,才一個人走進了林子里。

對於另外三人的安全,他一點都不擔心,除了秦小悠,王元與那個柳光文都是古武者,有著很強的自保能力。

軍營給了一天的食物,但現在基本都吃完了,畢竟大山裡活動對能量消耗太大,晚上的食物明顯不夠了。

秦小悠等人開始找了一個適合的地方搭建帳篷,安營紮寨可也有著不少的學問,想晚上睡得舒適,必須找對地方才行。

當莫問拎著幾隻兔子走回來的適合,帳篷都基本紮好了,只有秦小悠還在忙著搭建他的帳篷。

找了一塊不會引起火災,周圍沒有草木的岩石坑,升起了一堆篝火。

「哎呀,那麼可愛的小兔子你怎麼忍心把它烤了,太殘忍了你。」

秦小悠見莫問手中提著幾隻可愛的小兔子,頓時同情心泛濫。

「那你等會別吃。」莫問白了她一眼。

「不吃就不吃。」

秦小悠輕哼一聲,伸手從背包里摸出一包乾糧,獨自蹲坐在一塊岩石下氣鼓鼓的啃了起來。

那包乾糧還有不少的樣子,估計晚上是夠了。

四個人的食物,秦小悠消耗的最慢,畢竟女孩子的食量不大。

莫問翻了一個白眼,等她餓了就不會那麼想了,叢林裡面最不值錢的就是同情心,只有遵循叢林法則,才能在叢林裡面生存下去。

「我去把兔子處理一下。」

王元見氣氛有些不對,拎起兩隻兔子就跑去找水源了,烤兔子之前,自然要處理一下內臟與皮毛。

飽吃了一頓之後,夜幕徹底降臨,累了一天,王元與柳光文早就鑽入帳篷中呼呼大睡了。

莫問把篝火最後一堆火星熄滅后,一轉身發現秦小悠站在身後。

「怎麼了?」莫問驚訝的問道,剛才秦小悠不是進帳篷了嗎。

「莫問,我睡不著。」

秦小悠有些委屈的在一塊岩石上坐了下來。

「那怎麼才能睡著?」

莫問無奈的坐在她身邊,他就知道第一次走進大山的秦小悠會不適應。

「不知道。」秦小悠苦兮兮的皺著眉頭,一想起自己在深山老林裡面,就根本睡不著。

「要不去洗個澡?」

莫問想了想道,女孩子愛乾淨,不洗澡睡不著覺也很正常。

「河裡不是有蛇嗎?還有食人魚。」

「晚上應該沒有了,都回家睡覺了。」莫問眨了眨眼睛道

「鬼才信你。」秦小悠白了莫問一眼:「不去洗澡了。」

她哪裡不知道下河洗澡會給別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煩,整支隊伍,所有人都在照顧她。

難怪軍營規定三個男生一個女生一組,如果四個女生一組,在原始森林裡面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什麼人?滾出來。」

莫問突然眉梢一挑,一下就從岩石上站了起來,手指一彈,一枚小石子飛射而出,一下鑽入了遠處茂密的灌木叢中。

哎喲!

一聲慘叫從灌木叢中響起,緊接著從裡面突然鑽出一道人影。

「小子,你活膩了。」

那名一手捂著眼睛,鮮血從指縫裡流出,劇烈的痛楚使他臉龐都扭曲了。

那道身影出來后,緊接著又有五六道人影從灌木叢里鑽了出來。

莫問臉上微微凝重了起來,那些人都不是普通人,全部都是古武者,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還把他們包圍了!

外面的響聲顯然驚動了帳篷里的兩個人,王元與柳光文紛紛從帳篷里鑽了出來,一眼瞧見逐漸圍過來的五六道人影之後,面色都微微一變。

秦小悠同樣面色緊張,從地上撿起一根木棍,緊緊抱在懷裡,警惕的望著那些來路不明的人。

原始森林裡面可不是外面的都市,殺人放火恐怕都沒有人會管。

「你們是什麼人?」莫問皺了皺眉頭道

「收命的閻羅王。」

一個身材矮小的人走出了人群,聲音陰冷的道。此人大概只有16,四五十歲左右的中年人,臉上有著幾條猙獰的刀疤,一看就不是善類。

他目光往莫問四人身上一掃,最後定格在了柳光文身上。

「你果然在此,今天看你還往哪裡逃。」

陰測測的聲音從那名中年人嘴裡響起,似乎專門為了柳光文而來。

一時間,莫問等人的目光全部聚集在柳光文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