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61章血心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1章血心草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山谷里並沒有人類活動的痕,顯然山谷地理位置隱秘,很少有人會發現山谷。而且一個普通的山谷,即使發現了,恐怕也不會在意。

莫問在山谷里走了一圈,發現山谷里有很多果樹,蘋果樹,柚子樹,桃子樹……還有很多莫問不知道的果樹,有的上面結著果子,鮮艷欲滴,有著上面光溜溜的,顯然沒有到結果實的時節。

除此之外,山谷里還有幾塊類似於菜地的荒土,不過三百多年沒有人打理,早就荒蕪了。

常青風顯然在山谷里生活過一段時間,那些果樹與蔬菜都是他種植的,水潭裡的魚兒恐怕也是他養的。

令莫問有些驚訝的是,他還在山谷里發現了葯田。東南位置,開闢了很多塊葯田,足有上百畝。

雖然三四百年沒有人打理,葯田早就荒蕪,到處都是雜草,藥材也稀稀疏疏,似乎沒有幾根。

但如此大面積的葯田,一些生命力頑強的藥材,依舊存活下來不少。而且能存活至今,恐怕有著三四百年的葯齡,如此長的年份,就算最普通的藥材,恐怕也成精了。

隨便一株,都彌足珍貴。很多嚴重的病症,都必須具備一定年份的藥材,才能治療。

莫問饒有興趣的在葯田裡閑逛了起來,雖然在漫天雜草中尋找藥材有些困難,但他始終樂此不彼。

作為一名神醫,對藥材自然很是敏感,只有神醫,才能把藥材的價值發揮至最大。

常青風獲明教醫術傳承,在當年也是一名赫赫有名的神醫,他居住的洞府種下如此多藥材,莫問倒是不驚訝。

他種植的藥材,很多都是最常見,最基礎的藥材,雖然有那麼一兩株稀罕藥材,但卻很少很少。

但很正常,稀世藥材之所以稀釋,不是因為數量少,而是很難培植,甚至無法培植,只能機緣巧合之下天生地養而成。

否則,一旦容易培植了,再稀罕的藥材,都能大批量的養殖出來。

一些罕見的藥材,往往需要特定的環境才能生存,各種條件要求都有很大的限制,所以不易培植。

或許常青風培植了不少罕見的藥材,但三四百年不管不顧,恐怕有也早就死絕了。能僥倖存活下一兩株,都是機緣巧合。只有那些不罕見的藥材,才能適應各種環境,有著很強的生命力。

莫問悠閑的在葯田裡閑逛,雖然葯田裡的藥材都有著幾百年的年份,而且這種情況下基本都等於野生的藥材了。有些三四百年的靈芝,上了五百年的野生人蔘,三百多年的黃精,在外面都能賣出天價。

但在莫問眼裡,卻都是普通的藥材而已。別忘了他那一世乃是宮廷太醫,國庫里的好藥材任他取之,見識多了,眼界自然高了,一些普通的藥材很難入得了他法眼。

即使偶爾有幾株稀罕的藥材,最多能讓他多看上兩眼罷了,而且他現在根本就用不上,所以也沒有太在意。

對於一時用不上的藥材,他絕對不會隨意摘取,對於一個醫者來說,尊重藥材的生命乃是最基本的醫德。以後若是能用上,再來摘取也不遲。

逛了一圈下來,有些興意闌珊的莫問準備打道回府,但轉身的瞬間,他的腳步卻驀然凝固住了,目光緊緊地盯著一塊野草叢。

野草叢中,一株似乎很幼小的植株正探出腦袋,努力的吸收著外面的陽光。

莫問瞳孔微縮,有些吃驚的走了過去,扒開雜草,一株暗紅色小草赫然出現在眼前。

「血心草1

他深吸了口氣,眼中深深的含著興奮,根本不會想到葯田裡會出現一株血心草。意外!太意外了!

血心草對那一世的神醫莫問來說都是稀釋罕見的藥材,珍貴程度簡直千金不換,皇宮裡的國葯庫里都沒有幾株,每一株都是價值連城。

以他宮廷太醫的身份,都不能輕易動用血心草,必須皇帝審批之後,才能動用。

血心草之所以那麼珍貴,不僅是它的藥效驚人,而且對生存環境要求極為苛刻,可以說根本無法人工培植,因為根本沒有人知道血心草的培植需要哪些條件。

對莫問來首,血心草用出很多,而且都能派上大用場,一株血心草往往能把一個病入膏肓的人挽救過來,可以說是入葯聖品。

尤其對於武林人士來說,血心草的意義更加不凡,利用血心草調製的血元化氣散,可以洗髓伐毛,生生改變武者的體質,甚至直接提升內氣修為。

莫問身為醫藥世家的傳人,自然知道血元化氣散的調製秘方;若是那一世,血心草或許對他不怎麼重要,但今生今世,卻不同了。

那一世他天縱奇才,本就是上上之資,從小修鍊,有著良好的基礎,修鍊之路一帆風順,氣海境界之前幾乎沒有什麼坎坷。

血心草煉製的血元化氣散對他來說只是錦上添花,用處不大。

但今生,他卻是十八歲才開始修鍊,耽誤了最佳修鍊時間,想有什麼大成就,絕對不是容易的事情。

但有了血心草煉製的血元化氣散,他就可以洗髓伐毛,改善體質,重新回到最佳修鍊狀態。

血元化氣散的真正意義並不在於提升古武者的修為境界,而是改善體質,使身體重新煥發活力。

人越小,可塑性越強,錯過了最佳時機,以後想改變自然很難。

但血元化氣散卻能把身體潛能生生推回年幼時候的狀態,那時候氣血旺盛,靈氣盎然,乃是最具備可塑性的時候。

以莫問的閱歷,一旦恢復幼年時期的身體潛能,修為必定一日千里,突飛猛進,甚至可能短時間內恢復以前的修為。

可想而知,血心草對他的意義有多麼重大,簡直給了他重新開始的機會。

莫問小心翼翼的把血心草周圍的雜草全部清除,終於露出了血心草的全部面貌,一株大約半尺來長的小草,長著七片葉子,每一片葉子都鮮紅欲滴,艷麗異常。

血心草的根莖就像一根根血管,裡面似乎有血液流動,頗有些詭異。

「四百五十年的葯齡,簡直就是令人驚嘆1

莫問有些吃驚的望著眼前的血心草,雖然血心草不大,但卻足足成長了四百多年,以血心草對環境的苛刻,它能存活下來簡直就是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