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66章管的倒挺寬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6章管的倒挺寬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不換了。」

莫問笑了笑,那麼有意思的寢室,他怎麼願意走。對於國內的古武界,他可一點都不了解,說不定可以通過那些室友接觸一下國內的古武者。

他倒是有些好奇,究竟是地球上的古武者厲害,還是他那個世界的武者厲害。

正在莫問與沈靜吃晚餐的時候,門外突然響起了兩下敲門聲,然後不請自來的推開了包廂的門。

一名身穿白色西裝的青年施施然的走進了包廂,自顧自的在沈靜身邊的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蘇伯羽,你有什麼事?」

沈靜柳眉微蹙,面色有些不愉的望著面前的青年。

莫問掃了那名青年一眼,很有氣質,似乎久居高位,有著一股子從容穩重,雖然他做的事情並不穩重。

長得倒是很不錯,可以說一名美男子,一雙桃花眼不時散發出能令女人陶醉的溫和。

「他是誰呀?倒是很有幸能請到我們的沈靜大美女吃飯。」

蘇伯羽笑了笑,似是不經意的睨了莫問一眼,嘴角勾起一抹邪氣。明明問莫問是誰,卻不用正眼瞧他,透著一股高人一等的俯視姿態。

「我學生,如果沒有什麼事情,麻煩蘇大公子別影響我們用餐。」

沈靜面色冷淡的道。

「哦,原來是你學生,新來的吧?難怪這麼不懂事。」

蘇伯羽微微頷首,不咸不淡的道。

「蘇伯羽,我的學生懂不懂事你用你來管,現在請你出去。」

沈靜面色瞬間就難看了起來,蘇伯羽如此說莫問,簡直就是當面打臉,也太不給她面子了。

「我的確不懂事,第一次陪美麗的沈老師吃飯,卻是讓她請客,不過下次肯定不會了。」

莫問對著蘇伯羽笑了笑,然後淡漠的道。

「下次?小兄弟倒真是幽默,吃飯?小心吃不了兜著走。」

蘇伯羽冰冷的瞥了莫問一眼,瞳孔里的冷氣連沈靜都能感受到,雖然只是平平淡淡的看人,但氣勢卻自生,普通平民與他對視,恐怕說話都不流暢。

「既然兩位如此有雅興,那你們慢用,我就不打擾了。」

蘇伯羽嘴角勾起一抹玩味,若有深意的睨了莫問一眼,然後很優雅的起身,出去之前還很紳士的關上了門。

「那個混蛋1

沈靜氣不過的把筷子扔在桌子上,感覺今天帶莫問到食堂吃飯實在是一個錯誤,早知道多走幾步,到學校外面吃飯,那個蘇伯羽總不會知道吧。

「莫問,你別在意,這件事情我會擺平的。」

她望著莫問安慰道。那個蘇伯羽經常在學校里仗勢欺人,簡直欺人太甚。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沈靜身邊就沒有什麼男同學敢接近,都是那個蘇伯羽搞出來的事情。

以前她還覺得有個蘇伯羽還挺不錯,至少沒有人再來煩她。但卻不想他如此囂張,在她的包廂里搞出這麼一出。

「他跟沈老師什麼關係?」莫問不在意的笑了笑。

「什麼關係都沒有,一塊牛皮糖而已。」沈靜無奈的道。

「那他的確管的挺寬的。」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沈靜的未婚夫,連沈靜跟什麼人吃飯都管上了。

「一個權貴公子而已,憑著權勢在學校里仗勢欺人,很多學生都怕了他。莫問,你以後遇上他,可悖蘇伯羽表面溫文爾雅,實則心胸狹窄,狠辣無情之輩。」

沈靜有些擔憂的道,那個蘇伯羽在學校里的名氣可一點都不小,大少榜上的十大少之一,能在藏龍虎的華夏大學裡面闖出如此名氣,哪裡是簡單之輩。

之前她就聽說,學校里不少失蹤的同學都與他有關,似乎都遭了毒手。

不管在什麼地方,陰影下的東西,都很黑暗,華夏大學也不例外。

門外,一群學生站在牆角下,一見蘇伯羽出來,頓時圍了上去。

「蘇少,那個小子太囂張了,竟然敢跟沈老師吃飯,簡直活膩了,要不我做了他?」

一個面色陰沉的青年陰笑道,當初蘇少可是在學校論壇里發表了聲明,誰敢接近沈靜老師,誰就是他的敵人,會不擇手段的把他弄死。

當時此事鬧的沸沸揚揚,卻很少有人敢越雷池一步,即使同為十大少的大少爺,都會給蘇伯羽幾分面子。

可現在竟然有人敢公然與沈老師在食堂包廂里吃飯,簡直就是老壽星上吊,活膩歪了。

「他不僅敢跟沈靜一起吃飯,而且還敢當著我的面諷刺我。」

蘇伯羽嘴角勾起一抹冷酷,玩味的望著那個青年:「要不?你幫我去收拾他?」

「呃,那個……」

那個青年頓時愣了,面色都有些白,敢當面諷刺蘇伯羽,那是一個什麼人?學校里恐怕沒有人不知道蘇伯羽大名的,明明知道還敢這麼做,那不是傻子就是一個狠人。

蘇伯羽眼中閃過一抹不屑,面無背鋈ィ這些趨炎附會的人連做他狗腿子的資格都沒有。

出了蘇伯羽那麼一檔子事,莫問與沈靜一頓飯同樣吃的不自然。

尤其是沈靜,本來好好地一頓飯,搞得他們兩個人幹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般。尤其還是一個什麼關係都沒有的外人跑出來多管閑事,簡直是太張狂了。

最後兩人在尷尬的氣氛下簡單的吃了一點,就散場了。

接下來幾天,莫問開始了平靜的校園生活,不時到教室里上一兩節課。不過大多時候,他都是逃課,躲在圖書館里查閱醫學典籍。

至於他那個怪物寢室,則是很奇怪,裡面的人似乎都不知道住在學院里,經常一天到晚都見不到人。

只有任流沙在寢室里的時間最多,但大多時候都是躲在房間里,陪著他那一大堆毒物。

通過任流沙的介紹,他倒是知道,上次他與沈靜遇見的青年男子,就是赫赫有名的北魔,因為殺氣太重,寢室里的人都稱他為屠夫。

所謂東邪西毒南鬼北魔中人妖,他倒是見了三個。東邪東方翊,西毒任流沙,北魔胡窮奇。

倒是最可怕的中人妖與南鬼始終無緣一見。

華夏大學的圖書館大樓足有三十層,說成大廈都可以,裡面的藏書,堪稱華夏之最,不管是古代還是現代,各種藏書無數,承載著泱泱華夏的傳承文明。

不過圖書館大樓對普通學員只開放前面十層,上面的藏書館,尋常學員倒是無法進入。

莫問站在圖書館大樓的第六層一個角落裡,手中捧著一本厚厚的《本草綱目》悠閑的翻著。雖然《本草綱目》上面記載的藥材大多數都是尋常的藥材,但卻是迄今為止記載藥材最多的中藥書。

他想煉製血元化氣散,除了主葯血心草,還必須很多輔助藥材,其中有幾株藥材,他並不知道地球上叫什麼名字,倒是一時間不好尋找。

所以這幾天他窩在圖書館裡面,翻閱了大量中藥材書籍,希望能跟他腦海中的藥材接軌,否則空有血心草,沒有配足輔助藥材,他依舊煉製不出血元化氣散。

一道纖長的身影出現在莫問眼前,從他不遠處的一個書架上取出一本醫學書,然後毫無煙火之氣的從莫問身邊走過。

莫問下意識的掃了她一眼,下一刻目光一凝,整個身子都僵硬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