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68章殺戮之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8章殺戮之體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他猜測,那病症應該是一種先天之症,天生就不知出於什麼原因而形成,他稱之為殺戮之體。而且此體質罕見之極,他翻閱大量典籍,都沒有任何關於此病症的記載,很有可能有史以來,才出了莫冬兒一個病例。

如此病症,根本無法醫治,只能看著莫冬兒一步步走向滅亡,莫問的痛苦可想而知。

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那個叫莫晴歌的女孩身上,有著跟莫冬兒一模一樣的病症——先天殺戮之體!

那一瞬間,他甚至都產生一股奇怪的感覺,莫晴歌就是他妹妹莫冬兒,否則怎麼會什麼都一模一樣。

剛才他站起來的時候,就偶然發現莫晴歌的髮絲上面,籠罩著一層暗紅的血光,那光芒很淡,甚至肉眼難以分辨出來。

但以莫問對那東西的熟悉,又怎麼會發現不了,那氣息,那癥狀,絕對錯不了。

殺戮之體尋常時候跟常人無異,只有臨近爆發的那一個月,才會顯露端倪。莫晴歌應該到了殺戮之氣爆發的時間了,長則一個月,短則一周,她體內的殺戮之氣就會徹底爆發。

若是抵抗不了,那麼唯一的結局就是香消玉損!

「我哪裡生病了?」

莫晴歌笑了笑,聲音依舊淡漠,除了莫問說出她生病的那一瞬間有情緒波動外,始終都宛如秋水般平靜。

「你的殺戮之體恐怕不久之後就會發作一次,你就不擔心?」

莫問深深的望了莫晴歌一眼,她的性格都跟莫冬兒一模一樣,不管什麼時候,都淡然若水,古井不波,始終不會有太多的情緒。

或許應了那句話,陰極陽生,物極則反。有著殺戮之體的人,象徵著殺戮、狂暴、毀滅、血腥的極致,可性格,卻上善若水,不動如山。

殺戮之氣不發作的時候,莫冬兒不管什麼時候都是淡漠、平和、安靜。心靈之純潔,堪稱纖塵不染,舉世罕見。

「你怎麼知道的?」

莫晴歌的聲音終於有了一點情緒波動,首次把目光停留在了莫問臉上。

「因為我見過跟你一樣的人。」莫問輕聲道。

「跟我一樣的人?」莫晴歌低垂著眸子,略微思索才抬起頭來,「世界上真的還有跟我一樣的人?」

「不錯,跟你一模一樣,不管長相,性格,氣質,還是體質,都跟你一模一樣的人。」

莫問笑了笑,眼睛始終注視著莫晴歌的眸子。

他知道,殺戮之體的人並不是天生冷淡,而是由於殺戮之體的原因,導致她們內心空明,纖塵不染,心志絕對的堅定。

否則內心雜念多了,魔念多了,情緒不受控制,一旦殺戮之體爆發,根本抵抗不住那可怕的慾念殺氣。

相反,殺戮之體的人,尋常時候都內心明凈、執著。一旦認同了的朋友,就會很堅定。

「你說的不會就是我吧?」

莫晴歌淡然的笑了笑,莫問說的話,實在玄乎,她怎麼會輕易相信,一個跟她一模一樣的人?而且什麼都相同,恐怕克隆都做不到吧。

不過對於莫問知道她的體質,她還是很好奇,外面應該沒有人會知道她的事情,莫問怎麼會知道的?

「你姑且當我講故事吧。」

莫問笑了笑,很自然的把他與妹妹的故事講給了莫晴歌聽,以講故事的口吻,娓娓道來。

莫晴歌放下書本,靜靜的聆聽著,倒是很尊重莫問給她講的故事。

良久,莫問才把故事講完,故事的結局就是哥哥依舊沒有挽救妹妹的生命,給故事畫上了一個悲劇的句號。

「故事中的妹妹,最後死了么?」莫晴歌低垂著眸子輕聲問道,

「不知道,或許活著,或許死了。」

莫問無言的苦笑一聲,他不知道故事的結局,從莫問進入迷霧森林開始,後面的故事就斷了。

但莫冬兒能活下來的概率,實在太渺茫,那是他心中永遠的痛。

「我最後也會死,跟莫冬兒一樣。」

莫晴歌深深的望著莫問一眼,說自己會死,卻沒有任何情緒,似乎早就把生死看淡。

「我會努力讓你活著。」莫問深吸了口氣,眼神堅定的道:「一定。」

「你很會講故事,謝謝你的故事;我也希望自己能跟莫冬兒一樣有著一個疼愛她的哥哥,可惜你不是我哥哥。」

莫晴歌凝望了莫問一眼,安靜的起身拿起書本,離開了閱覽室。

莫問望著莫晴歌的背影,心中充斥著無言的情緒,莫晴歌?莫冬兒?為什麼世界上會有這麼相似的兩個人?

不管如何,他絕對不會眼睜睜的讓莫晴歌死掉,那一世他沒有戰勝殺戮之體,這一世他會繼續戰鬥下去。不管多麼困難,他都不會放棄。

走出圖書館,莫問心中百感交集,遇上莫晴歌,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冥冥中的宿命。

那一世的妹妹莫冬兒,最後不知道會是什麼命運。

現在恰好正午,莫問習慣性的走到食堂吃飯。

然而,一道寒光一閃而至,直奔莫問咽喉,

與此同時,一道身影從一邊的小樹林里一掠而過,很快就消失在小樹林中。

莫問輕哼一聲,隨手就截下了那道寒光,正是一名兩寸長的飛刀。

飛刀上面,掛著一張紙,上面寫著:「朋友,小樹林一敘。」

「什麼牛鬼蛇神。」

莫問冷笑一聲,隨手把飛刀插在一旁的大樹上,卻是根本不理會紙條上所說的事情,自顧自的走向食堂。

莫問早就是老江湖,又怎麼會隨便聽信別人的話,一個藏頭露尾的傢伙,能有什麼好事。

若是他實力夠強,他倒是不介意跟過去看看,了解一下到底是什麼人在在打他的主意。但現在,他可不會輕易置身於危牆之下。

小樹林深處,一名青年面色冰冷的站在一棵大樹下,眼神陰沉冷酷。

他身後,還站著四個人,其中兩名中年人,兩名青年人。

他們靜靜的垂手站立在林中,宛如一個下人。

「蘇少爺,對付一個學生何必如此麻煩,我去將他抓來即可。」

一名青年跨前一步,主動請纓道。

「那人很不簡單,應該也是一名古武者,而且修為不在你之下。」

蘇伯羽掃了那青年一眼,神情淡漠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