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72章誰情郎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2章誰情郎了?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小悠,你有沒有發現,沈靜老師似乎對莫問有些與眾不同。」

莫問離開后,王小菲才臉色古怪的道。

「與眾不同?」秦小悠疑惑的望著王小菲。

「我總感覺,沈靜老師似乎跟莫問有著什麼關係似的,而且沈靜老師剛走進教室的時候,發現莫問在教室里,還對他使了一個眼色。」

王小菲眉梢微蹙,之前沈靜那個動作雖然細微,但依舊沒有逃過她的眼睛,畢竟她可坐在莫問身邊,很容易就能發現沈靜的目光。

「能有什麼關係呀,莫問我很清楚,大學之前根本不可能認識沈靜老師。」

秦小悠白了王小菲一眼,對於莫問,她可是知根知底,高中時期兩人天天都在一個教室裡面,雖然說不上形影不離,但也基本沒有什麼秘密。

以莫問的情況,走出校門的機會都很少,怎麼可能會認識華夏大學的講師,而且還是沈靜老師。

「可我總感覺怪怪的,兩人間說不定就有什麼貓膩,你可小心點,若是沈靜老師把你的情郎搶了,可別哭鼻子。」

王小菲摸著下巴,一本正經的分析道。

秦小悠雖然是校花榜上的校花,但畢竟是新生;沈靜身為美女講師,在學校里的影響力肯定遠比秦小悠大。而且沈靜的相貌、氣質、才華各方面都不比秦小悠差,若是真跟她搶莫問,對秦小悠來說絕對是一個大勁敵。

「呸呸,小菲你的思想越來越邪惡了,莫問與沈靜老師怎麼看都不可能嘛。而且他是誰情郎了?你那麼關心他的事情,不會情愫暗生,早把人家惦記上了吧?」

秦小悠輕哼一聲,懶得理會王小菲,但臉蛋卻不知不覺紅了起來。

「好哇,我那麼關心你還這麼說,好心當成驢肝肺,以後吃虧了可別找我哭鼻子,我可是認真的。」

王小菲撅著嘴吧,氣呼呼的收拾著桌子上的想性用品。

「好啦,我只是隨便說說,別生氣了。再說了,莫問若真跟沈靜老師有什麼關係,那也是好事,有沈靜老師照顧,以後在學校里肯定順風順水。」

秦小悠笑吟吟的道,伸手捏了捏王小菲粉嫩精緻的小臉。

「一邊去,你以為誰都惦記你家莫問啊!我估計他跟沈靜老師也不可能。」

王小菲伸手打掉秦小悠的手,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仔細想想也對,沈靜老師的追求者,足以組成一個加強師,可人家還不是單身。

雖然莫問很優秀,但也不至於跟沈靜老師扯上什麼關係。

沈靜在學校里有兩個辦公室,一個在系行政大樓,一個在她的公寓里。第二個屬於她的私人辦公地點。

她並沒有帶莫問到系行政大樓,反倒是直接走回了自己的公寓。

莫問跟在她後面,不知道她葫蘆里賣著什麼葯。

沈靜的住處在教師公寓的三樓,環境很不錯,華夏大學的學生宿舍環境都很好,更別說教室公寓了。

沈靜的公寓三室兩廳兩廁兩陽台,面積恐怕超過了150平米。

莫問剛走進去,就驚訝了,沈靜一個人居然住這麼大的房子,華夏大學還真是奢侈!

屋子裡各種傢具一應俱全,基本什麼都有,沈靜顯然是一個很愛乾淨的人,屋子裡纖塵不染,似乎每天都打掃了一遍。

大廳里的格調倒是很有些典雅大氣,裝飾品並不多,顯然有些簡約,也沒有一些女孩子喜歡的布娃娃等各種卡哇伊。

當然,他並沒有到沈靜的室去,倒是不能肯定她不喜歡那些。

「坐,想喝點什麼?」

沈靜抬手示意莫問坐在沙發上,兀自走到大廳角落的冰箱前問道。

「倒杯水吧,冷的。」

莫問一屁股坐在沙發上,隨口說道。

正準備打開冰箱的沈靜聞言嘴角抽搐了一下,伸出去的手又收了回來,白了莫問一眼,然後走到飲水機前用紙杯給他倒了一杯白開水。

「沈老師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莫問有些好奇的道,一般沒有什麼事情,沈靜不會找他才對。

「怎麼,沒事就不能找你?」

沈靜挑了挑嘴唇,把水杯放在莫問面前,然後優雅的在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莫問笑了笑,不置可否,端起水杯一口口淺喝了起來,明明一杯白開水,卻像是品茶一般。

「蘇伯羽沒有找你吧?」

沈靜無奈的笑了笑,感覺自己一拳完全打在了棉花上,與莫問相處,感覺他不像是一個少年,反倒像一個沉穩深沉的老頭。

「還沒有。」

莫問把水杯放在茶几上,臉上並沒有什麼情緒。

「你小心一點,他是一個心胸狹隘的小人,睚眥必報,我懷疑他在策劃對付你了,短期內你別走出校門。學校里,他不敢動你。」

沈靜有些擔憂的道,兩天前她曾試圖勸說蘇伯羽別報復莫問,但似乎沒有什麼效果。

她並沒有親自去找蘇伯羽,而是找了一個有點分量的中間人做和事老,想憑藉那人的關係說服蘇伯羽別報復莫問。

她不笨,並沒有親自找蘇伯羽求情,她知道若是她求情,蘇伯羽恐怕越加不會放過莫問。

可即使如此,蘇伯羽依舊沒有放過莫問的意思。說到底還是她找的那個人份量不夠,無法阻止蘇伯羽的報復計劃。

只有大少榜上面的那些人,恐怕才能讓蘇伯羽稍稍顧忌。可短時間內想請一個大少榜上的少爺公子出面,並不是容易的事情,不說別的,一旦人情欠下了,恐怕就很那脫身。

除非關係很好的人,不用顧忌那麼多,否則一個關係不深不淺的人,即使願意幫忙,恐怕也會有條件。

可沈靜平時壓根就不理睬大少榜上面的那些人,相熟的都沒有幾個,更別說關係不錯的了。

除了幾個對她心懷不軌的大少,不時來騷擾她一下,其他幾個人,她甚至面都沒有見過。華夏大學如此大,除了醫學部,還有十幾個院系,沈靜也不可能每個人都見過。

短時間內,她還真很難擺平蘇伯羽,倒不是說她擺平不了蘇伯羽,但她怕還沒有來得及,莫問就遭蘇伯羽報復了。

所以她才說讓莫問別走出校門,不出校門,蘇伯羽就不敢把莫問怎麼樣。等過一段時間,她請來幾個有分量的人,相信蘇伯羽也不會因為那些小事繼續為難莫問。

「我知道了。」

莫問笑了笑,對於沈靜的關心,心中還是有些溫暖,走入大都市后,就很少有人會真正關心他了。

不過他知道沈靜找他肯定不只是為了此事,而是還有其他事情,否則大可不必請他到公寓里來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