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76章冒充好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6章冒充好人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秦小悠剛入學的時候,根本沒有什麼名氣,他自然不可能那個時候就注意到了她,之所以這麼說,不過是為了一個謊言而繼續撒謊而已。

說起來,他之所以會關注秦小悠,還是因為莫問。調查莫問的時候,他意外的發現秦小悠跟他關係不淺,甚至有些男女之間的曖mi關係。

而秦小悠,還是新生中唯一一個上了校花榜的大美女,並且排名還在第三。

他頓時就升起了興趣,一個新生在華夏大學有如此大的影響力,可不多見。

然後他就調查了一下秦小悠的背景,結果發現,她還是一個平民姑娘,家裡基本沒有什麼身世背景,而且還是單親家庭。

校花榜上,平民姑娘出現的概率太小了,能上榜的,大多都有一點底蘊,出身豪門世家的大小姐,通常想把她們追到手,絕對不是容易的事情。

一個沒有任何勢力背景的平民姑娘,自然屬於最完美的獵物,獵美經驗豐富的蘇伯羽第一時間就把秦小悠放在他下一個獵捕的目標中。

經過調查,他發現秦小悠媽媽患有嚴重的多功能器官衰竭症,已經住院了一個多月,期間因為交不起醫療費,差點被趕出醫院。

後來似乎有人暗中出手幫了一把,不僅能繼續留在醫院治療,而且還轉入了高級vip病房。

蘇伯羽很好奇幫助了秦小悠的是什麼人,可調查之下,卻沒有任何結果,只知道此事與第一軍醫院的副院長韓建功有關。

他雖然權勢不小,但也不可能把調查做到韓建功院長身上去,所以此事只能不了了之。

接下來,他知道秦小悠也在找那個暗中幫助了她的人之後,就動了歪腦筋。

於是乎,做好事的人就變成了他蘇伯羽,因為愛慕秦小悠,才出手幫助她媽媽治玻

雖然這麼做日後很可能會揭穿,但他不在乎,只要把秦小悠弄到手了,以後揭穿了也是無所謂的事情。反正他只是抱著玩一玩的心態,以他的身份,自然不可能娶一個平民家的姑娘,而且他也早就有了未婚妻。

「今天找你過來,主要是想告訴你,你媽媽不知為什麼病情突然惡化,腎臟衰竭嚴重,多功能受損,初步出現尿毒症癥狀,只有做器官移植手術,移植一個新腎臟,才能活下來。」

蘇伯羽聲音突然有些低沉的說道,眼中很配合的升起一抹凝重。

「什麼?」

秦小悠一下就從位置上站了起來,手中的茶杯啷噹一聲掉落在桌子上,茶水灑了她一身,卻渾然不覺。

「不可能,我媽媽明明越來越好了,怎麼可能突然惡化1

秦小悠不敢置信的盯著蘇伯羽,媽媽的病情經過一個月的調養,明明越來越好了,怎麼可能突然惡化。昨天她還看見了媽媽溫和的笑容,還說過幾天就可以出院了。

「你媽媽沒有把此事告訴你,怕你知道了傷心,事實上,幾天前,她的病情就惡化了,只有做器官移植手術才有生還的可能,不過她拒絕做手術,並提出出院的請求。」

「小悠,你別擔心,估計伯母怕醫療費不夠才拒絕做手術,兩百多萬的醫療費確實多,但我會幫你的。」

蘇伯羽溫和的望著秦小悠,舒緩的笑容依舊不變。

秦小悠媽媽病情惡化的事情,對他來說也是一個意外,他還是通過一個買通了的h士才知道此事。不過如此正好,可以進一步壓迫秦小悠。想通之後,就算她媽媽沒有事情,他都要弄出一點事情來。

現在秦小悠媽媽出事了,正好合了他的心意。

他知道,對付秦小悠,只有讓她不斷欠下人情,最後人情大的根本就沒有能力還之後,她才會就範。

所以他故意把此事告訴秦小悠,然後在她走投無路之下求他,那一切就水到渠成了。

「我不信,我要去醫院。」

秦小悠根本不信,昨天還好好的媽媽怎麼會出事,說著就衝出了包廂,直奔醫院而去。

蘇伯羽玩味的望著秦小悠的背影,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莫問,想跟我玩,你還嫩了點,我先玩了你的女人,然後再一點點玩死你。」

秦小悠剛跑出包廂,就發現五樓的樓梯口站著一道身影,那人抱胸倚在扶梯上,正目光平靜的望著她跑過來。

「莫問1

秦小悠身子一顫,下意識的就停了下來。

「怎麼回事?」

莫問臉色一下就冷了下來,秦小悠梨花帶雨的跑出包廂,難道蘇伯羽在包廂里對她做了什麼?

不過那概率應該不大,蘇伯羽雖然有權有勢,但也沒有膽子大到敢在學校里胡作非為的地步。而且食堂包廂里公然欺負一個女人,明顯就不是世家公子能幹出來的事情。

莫問那一世就是出身豪門世家子,所以很了解世家公子的性格,他們往往都很愛面子,不會幹出一些太下三濫的事情。

「我沒事。」

秦小悠擦了一把眼角的淚水默然道。

「蘇伯羽跟你說了什麼?」莫問皺了皺眉頭道。

「莫問,你走吧。那是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秦小悠低著頭沉默了一下,突然抬起頭對著莫問平靜的道,語氣中,包含著明顯的疏遠之意。

「不管什麼事情,我都可以幫你。」

莫問的面色很平靜,以他對秦小悠的了解,自然知道她此時在想什麼,可秦小悠卻始終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你走!你憑什麼幫我?我跟你什麼關係了?我們只是普通朋友關係,我的事用不著你多管閑事瞎操心,你現在就給我走。」

秦小悠深吸了口氣,通紅著眼眸,指著樓梯,面色平靜的道。

莫問望了秦小悠一眼,沉默的走下樓梯,一句話都沒有說。

秦小悠望著莫問的背影,眼眸通紅,兩行眼淚終於忍不住滑落了下來。

她擦去眼角的淚水,咬著嘴唇衝下樓,她必須知道,媽媽是不是真的出事了。

樓下長廊的陰影里,莫問凝視著秦小悠遠去的背影,面色一如既往的平靜,只是眼底寒光涌動,含而不露。

他望著秦小悠的身影從眼底徹底消失了之後,才再次走上了食堂五樓,他倒想知道,蘇伯羽究竟在玩哪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