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79章神秘高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79章神秘高手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你什麼?」莫問冷笑一聲。

啪!

又是一聲脆響,蘇伯羽另一邊的臉上頓時多出一個巴掌印,一左一右,相互印襯。

「你會後悔的……你一定會後悔的……」

蘇伯羽瘋狂的瞪著莫問,像是一隻受傷的野獸,眼中儘是怨毒之色。

對於世家公子來說,面子永遠是第一位,而蘇伯羽更是如此,莫問當著如此多人的面扇他耳光,簡直就是不留任何餘地。

不得不說,蘇伯羽還算是一個人物,雖然甩了他幾個耳光,但也不叫痛,反倒是激發了一股子狠勁。

「我的確還不敢殺你,但真不敢把你怎麼樣么?」

莫問玩味的望著蘇伯羽,嘴角勾著冷笑,又是接耳光狠狠地抽在了他臉上,既然他想作死,成全你又如何。

「我一定要把你碎屍萬段……你給我等著……」

蘇伯羽野獸般瘋狂的嘶吼著,一身華麗的裝扮走就凌亂不堪,披頭散髮。

「別撂狠話,你的道行還低了點,你以為你自己真是一個人物不成?不過有點小聰明的自以為是罷了。」

啪的一聲,莫問又是一耳光甩在蘇伯羽臉上,若是拋開他的家族,蘇伯羽這麼一個人,他根本不會有任何顧忌。

一個不知道審時度勢,只知道說狠話逞凶的人,還沒有資格讓他顧忌。

狠人他見多了,與那一世他見過的狠人相比,蘇伯羽給他們提鞋都不配。

一道若有若無的氣息悄無聲息的出現在包廂里,然後籠罩在莫問身上,似乎專門針對他而來。

莫問皺了皺眉頭,面色沉凝的望了窗外一眼,窗外一片夜色,不見有人。

他眼中閃過一抹異色,若有所思的收回了目光,望了手裡的蘇伯羽一眼,冷笑一聲,隨手把他扔在包廂的角落裡。

此時,蘇伯羽臉頰浮腫,口鼻流血,像是一個豬頭,哪裡有一點之前翩翩佳公子的模樣。

莫問走到他面前蹲下,伸手拍了拍他浮腫的臉。

「你不是喜歡玩弄女人吧,從今晚開始,我讓你永遠都玩不了女人。」

他一指點在蘇伯羽一處穴道之上,一道詭異陰寒的氣息一下鑽入了他身體里,瞬間不見了蹤影。

莫問玩味的對著蘇伯羽笑了笑,沒有他獨門的手法解開蘇伯羽體內的禁制,蘇伯羽一輩子都別想玩女人了,他到不相信,蘇伯羽能請到可以解開他禁制的高人。

他起身走出包廂,臨出門之前,略微停頓了一下,微微轉頭斜睨著蘇伯羽。

「蘇伯羽,你記住,你想跟我斗,我奉陪。但你若是耍什麼花花腸子,牽扯一些無辜的人進來,那麼你一定會後悔活在這個世上。」

莫問走出包廂,發現外面里裡外外圍著幾圈人,一個個都目瞪口呆的擠著腦袋往包廂里瞅,還有一些人擠在隔壁的包廂里,通過那個撞開的大窟窿觀望著裡面的情景。

他們見莫問走出包廂,頓時紛紛後退,給他讓出一條路,望向莫問的眼神,似乎都有些害怕。

乖乖!大少榜排名第七的蘇伯羽都敢打,而且還是當著眾人的面扇耳光,這個究竟是哪裡冒出來的狠人!

學校發生這種事情,簡直就是太罕見了!

包廂里,蘇伯羽緊攥著拳頭,牙齒咬得咯咯作響,恨不得生生吃了莫問。從生下來至今,他第一次遭人如此大羞辱。

「你給我等著……我一定讓你不得好死……一定1

蘇伯羽捲縮在角落裡,就像一個受傷的野獸。

莫問面無表情的走出食堂,若有深意的望了不遠處的一棟大樓一眼。

他之所以退出蘇伯羽的包廂,並不是想那麼簡單的就放過蘇伯羽,而是在顧忌一個人。

那個人就是之前悄無聲息的把氣息牽引到包廂,並籠罩在他身上的人,不過那人似乎並沒有出手的意思,而僅僅是警告他。

那個人的修為很高深,能相隔數百米給他施壓,絕對有著抱丹境界的修為,甚至還不是抱丹初期。

以莫問現在的能力,還遠遠惹不起這種人。

古武修鍊到氣海境界之後,才算是登堂入室,步入古武的正軌。之後每一個小境界,實力相差都很大,修為越高深,越難修鍊,同一境界的不同等級相差也越巨大。

一名通脈初期的古武者,若是修鍊了高深的武學,善於戰鬥,很容易就能擊敗一名通脈中期的古武者。

但一名抱丹初期的古武者,幾乎很難擊敗一名抱丹中期的古武者。一個抱丹中期的古武者,往往能同時對付三個抱丹初期的古武者。

修為越高,相差一個等級,差距就越大。

莫問也顧忌那個人,怕拖久了影響太大,導致惹出一些人對付他,所以就提前退了出來。

本來他還打算問問蘇伯羽施展了什麼手段威脅秦小悠,但現在顯然不可能了,想從蘇伯羽嘴裡撬出東西來,只能嚴刑逼供,但有些人顯然不樂意他如此做。

莫問沒有回寢室,而是出了校門,往第一軍醫院而去。

秦小悠媽媽的事情,必須弄清楚才行,本來可以養好的病情,反倒越來越嚴重,裡面沒有貓膩肯定不可能。

而且據沈靜所言,秦小悠媽媽的病情已經嚴重到必須進行器官移植手術,而以現在的醫療水平,器官移植手術依舊存在著很大的風險,成功的概率並不大,只有簽了免責聲明,醫院才會做手術。

食堂對面的那棟大樓里,一個身穿灰大褂的老者站在窗邊,目光始終望著莫問那逐漸遠去的背影。

「有意思,那個小傢伙似乎發現了我,很難想象,他能發現我的位置1

身穿灰大褂的老者眼中閃過一抹驚嘆,如此神奇的年輕人,他還是第一次遇見。即使怪物寢室里的那五個小傢伙,除了那個變ti,恐怕其他人都不可能在幾百米之外就鎖定他的位置。

「真的假的。」

一名身穿中山裝的老頭坐在灰大褂老頭身後不遠的沙發上,手中端著一杯茶,正悠閑的品著。

「應該錯不了,他望向這邊的眼神若有深意,肯定發現了我的位置,真是有意思。」

灰大褂老頭有趣的笑道。

「魏老頭,我看你老了,年輕人都不如了。現在的年輕人倒是越來越厲害了,那句話叫什麼來著?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我看,你就是第一個死在沙灘上的人。」

那名中山裝的老頭嘿嘿笑道,似乎很有些幸災樂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