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84章品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4章品酒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莫問施展的針法,乃是一套yi陽生息針,此針法屬於很中xig的一套針法,可治百疾,大多是病症,都可以以此針法治療。..

因為yi陽生息針,奧妙就在於衍生生氣,yi陽結合,產生生命之氣,補充jig元,修復身體,激發潛能,但凡病症,都可以此針緩解一下病情。

但也因為yi陽生息針的正和中xig,幾乎任何病症它都能發揮作用,但也導致它治療不了一些頑疾,遇上一些很偏門的疑難雜症,效果就甚微了。

不過對於器官衰竭症,yi陽生息針卻是對症下藥,恰到好處。

每天給王慧茹施針一次,激發她的身體潛能,喚醒她的各內臟功能,生命氣息的注入下,她的腎臟功能會逐漸恢復,因此引起的各種病症也會消失。

莫問估計,每天一次,四天之後,王慧茹的身體就會恢復至一個很不錯的狀態,那時是要在醫院裡療養一段時間,就能康復出院了。

倒不是莫問不願意多出力,而是答應沈靜下周陪她前去參加魔都的專家研討會,所以只能湊出幾天時間來幫王慧茹治療一下。

開始的時候,王慧茹還有些緊張,但金針扎入身體,沒有想象中的痛楚后,她就逐漸放鬆了下來。

眼前不斷晃動著金針,金光芒閃爍下,似乎有催眠的效果,她竟然沉沉的睡過去了。

大概半個小時,莫問才停手,並逐步把王慧茹身上的金針取了下來。

雖然治療時間不長,但莫問卻出了一身大汗,身上的襯衫都濕了一片。

施展yi陽生息針,自然不是簡單的把金針插入穴道就可以了,而必須配合自身的內氣。

一yi一陽兩道內氣相互衍生,才能把yi陽生息針的作用發揮至最大。

內氣修為還是太低了!

莫問暗嘆了口氣,以前施展yi陽生息針幾分鐘就能搞定,不會有任何壓力,現在修為的確低了點,後期差點內氣不足而中斷治療。

不過好在明陽古針乃是醫道聖器,能自主衍生yi陽二氣,倒是省了他很多力氣。

「莫老弟,效果如何?」

見莫問收手,韓建功好奇了湊了上來,他現在是徹底佩服莫問了,年紀輕輕就有一手如此厲害的針灸絕技,絕對不簡單!

「還行,再治療幾天,就能恢復過來。」

莫問吐了一口氣道。

「真的。」

韓建功心中一驚,雖然他知道莫問肯定有著不俗的手段,但幾天就能把一個頻臨死亡的人拉扯回來,也未免太驚人了。

對於王慧茹的病症,他們除了移植一個健康的器官,任何辦法都沒有了。

難道莫問短短几針下去,就能煥發病人的生機?

他走上前想查探一下病人的病情,此時王慧茹不知不覺出了一身汗,但面卻好了很多。

韓建功沒有修鍊過古武,自然不可能利用內氣探查患者的病情,但病房裡各種先進的醫療器械,卻jig准了反應了患者的情況。

「果然,各器官功能都恢復了許多,頻臨衰竭的腎臟也有了生機。」

韓建功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望向莫問的目光充滿了震驚,能有如此手段,簡直就是華佗在世,不世神醫。

他之前說莫問神醫,還有誇張的成分在裡面,但現在,他卻是徹底服了。

以王慧茹現在的狀態,他們醫院若是抓緊點,及時治療,都能不進行器官移植手術而把患者挽救過來。

當然,這種話他不會說,莫問既然願意出手治療,他豈會傻乎乎的出頭,萬一有發生意外,搞砸了恐怕就難以收場了。而且能多觀摩莫問治療幾次,對他來說也是有好處。

從醫院裡出來,莫問打了一個車回到學校,一番折騰,晚上**點了。

回到寢室的時候,發現大廳里亮著燈,似乎還有人。

「東方翊。」

莫問一眼就瞧見東方翊坐在大廳的沙發上,擺弄著一台筆記本電腦。

他似乎很喜歡大廳的沙發,莫問很多次都發現他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沉思。

「莫問,打擾別人做事可是不禮貌的行為。」

東方翊把注意力從電腦上移開,望著走進門的莫問,嘴角勾起一抹邪笑。

「那你忙。」

莫問抿了抿嘴,抬手示意了一下,就準備走進自己的房間。

「你倒是悠閑,難道不知道已經惹下不小的麻煩了?」

東方翊玩味的望著莫問,主動跟莫問搭起話來。

「喝一杯怎麼樣?」

他不知從哪裡摸出一瓶紅酒,還是拉菲酒庄的82年出產的紅酒,那一年的拉菲紅酒被評為1分,可謂酒中上品。

東方翊把兩隻酒杯擺在桌子上,分別倒滿,並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莫問笑了笑,走到東方翊對面的沙發上坐了下來,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苦澀中含著甘甜的味道,酒香瀰漫,入喉后依舊徘徊不散。

不過莫問沒有喝紅酒的習慣,沒有品酒意識,倒是說不上好壞。

「第一次喝紅酒?」

東方翊抿了一口酒液,好笑的望著莫問,從莫問細微的表情中,他就知道一杯珍貴的紅酒浪費了。一個不知道品酒的人,喝82年的拉菲簡直就是浪費,給他喝一杯二鍋頭或許還更有感覺。

「很少喝。」

莫問不在意的笑了笑,以前同學聚會的時候,喝過一次,倒不是第一次。

對於酒,雖然說不上嗜好,但平時也愛喝一點,但卻不是這個世界的酒。

「敢把蘇伯羽打成豬頭,還若無其事,你倒是不簡單。」

東方翊玩味的望著莫問,對於下午食堂發生的事情,他顯然已經知道了。

莫問笑了笑,一口把杯中的紅酒飲盡,並沒有在此事上談論什麼。

「你真的是暴殄天物1

見莫問就跟喝開水似的把杯中紅酒飲盡,東方翊都有些心疼了。

「浪費與不浪費,都是你之所想,喝酒就是一個樂兒,你喝的醇香,我喝的爽快,本質上沒有什麼區別。把你的觀念放在別人身上,本就錯了。」

莫問不在意的把酒杯放回桌子上,喝酒就是一個從嘴裡到肚子里的過程,不管怎麼喝,舒心就好。

「有道理。」

東方翊微微頷首,倒是認同了莫問的話。

「你叫住我,不會就是請我喝酒?」莫問平靜的望著東方翊,眼眸始終沒有什麼波動。

「我查不出你的身世,很有意思。」

東方翊略有深意的望著莫問,背脊深深的陷入沙發里,嘴角上翹,似乎對什麼事情引起了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