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86章他身世很神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6章他身世很神秘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你所中之毒,有些奇怪,解藥我沒有。」幾個呼吸的工夫,莫問就再次望向任流沙道。

任流沙皺了皺眉頭,以為莫問治療不了他,起身就想走。

「我雖然沒有解藥,但你卻有。」

對於任流沙的舉動,莫問倒是不在意,笑了笑道。

「嗯?」

任流沙不解的望著莫問,東方翊也是饒有興趣,任流沙若是有解藥,怎麼不自己不治療,還用找他。

「解毒之法,無非以毒攻毒,你屋子裡養的毒物,有幾樣可入葯煉製成解藥。」

對於毒,莫問的了解之深,足以堪稱宗師境界。當年他嘗百草,身種數十種奇毒,為了讓自己活下去,幾乎天天跟毒做鬥爭,各種奇毒可謂都親自品嘗過。

所以任流沙所中之毒,他根本不用檢查,掃兩眼就能知道根底。

不過他確實沒有解藥,他現在可不是那一世的神醫,隨身有個藥材庫,想要什麼就有什麼。

「哪些可成藥,我幫你取來。」

任流沙倒是不含糊,直截了當的問道。他本就是玩毒的行家,按理說解毒也很有水平,可乃是他所中之毒,乃是同行一個前輩種下的,那個人玩毒的境界比他高,所以他一時半會也解不開那人的毒。

「三花蛇兩條,雪蛤蟆五隻,血紋蟲十八隻……」

莫問說了一連串的毒物名字,足有七八種,隨口道來,似乎對任流沙房間里的毒物了如指掌。

任流沙聽的都有些心驚膽戰,莫問對他房間里的毒物簡直跟自己的一般了解,難道他也是一個玩毒高手?

而且,他所說之毒,全部都是很罕見的東西,用來入葯,他都有些心疼了。

「你所中之毒,本就罕見,解毒之物,自然也不會簡單。」

莫問似乎看出了任流沙的心思,面色平淡的道。對於養蟲人的性格,他還是有些了解,其他事情都好說話,一旦牽扯到他們所養的毒物,那就特別吝嗇與不好說話了。

「那我去取來。」

任流沙想想也對,若是簡蝶自己就能很輕鬆搞定了,也不必找醫術高人療傷。

半個小時之後,任流沙躺在客廳的地板上,身上密密麻麻爬滿了各種毒物,足有數十隻之多,有著拳頭大小的蚊子,手指細的蛇,手臂粗的蜈蚣……

那些毒物趴在任流沙身上,把毒牙扎入他的血脈中,不斷有毒素從四面八方往任流沙的身體里匯聚。

如此多可怕的毒物同時放毒,任流沙的臉色一會兒青紫,一會兒綠色,一會兒暗紅,不停的的變換著顏色。

好在任流沙始終冷靜,面無表情的躺在地板上,任由莫問施為。

莫問圍繞著任流沙走動,不時飛出一根金針扎入任流沙的穴道經絡中,有些也直接扎入毒物身體里,像是釘子一般把那些毒物盯在任流沙身體上。

東方翊饒有興趣的坐在沙發上觀摩,他不懂醫術,但也知道能讓任流沙束手無策的劇毒有多麼厲害,他本來就是一個玩毒的高手,能毒倒他的毒,不用想也知道多麼難纏。

一道道金針不斷扎入任流沙穴道里,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趴在任流沙身體上的毒物詭異的開始一隻只死亡,一隻只通體雪白的雪蛤蟆全身變成了黑色,一隻五彩顏色的小蛇鱗片脫落,身體開始腐爛。

似乎都是中毒而亡,足足一個小時,最後任流沙身上的所有毒物都全部死掉了,莫問才緩緩收了針,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噗!

任流沙突然一下坐直,一口黑褐色的血液從嘴裡噴射而出,射在牆壁上,竟是冒出一團青煙,牆上赫然腐蝕出一個大洞。

此時,任流沙青黑色的皮膚才逐漸正常,變成了原有的膚色。

「你的毒盡去了,但內傷還在,不過療養幾天就能好了。」

莫問望著任流沙平淡的道。

「多謝了。」

任流沙從地上爬起,深深的望了莫問一眼道。

「光謝可不行,蛤蟆,你應該知道規矩吧。也就莫問出手,若是換成屠夫與那個常老鬼,還不知道會提出多少條件。」

東方翊笑著說道,眼中含著難以掩飾的驚訝之色,今晚,倒真是讓他見識了一下莫問的手段。

「奸鬼你倒是懂得做好人,莫問既然幫了我,我自然不會虧待他。」任流沙瞥了東方翊一眼,然後對著莫問道:「莫問,開出你的條件吧,能做到的我都幫你做到,算是你今天幫我療傷的報酬。」

「暫時沒有想好,當你欠我一個人情,以後可找你辦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如何?」

莫問目光一閃,如是說道。

「你倒是聰明。」

任流沙玩味的望了莫問一眼,雖然他沒有開出條件,但卻把他給套住了。

莫問笑了笑,不置可否的走回房間,他今天治療了兩個人,現在已經有了疲累感。

望著莫問關上房門,任流沙與東方翊對視了一眼。

「你感覺他如何?」東方翊挑了挑眉頭問道。

「很不錯,雖然只有內息後期的修為,但內氣卻很深厚,根基牢固,而且總讓我有股生生不息的感覺,論內氣強度,恐怕不輸於通脈境界初期的古武者。」

「還有,他的醫術很厲害,似乎能跟屠夫相比了。」

任流沙沉吟了一下道。

「你認為他的醫術能跟屠夫相提並論?」

東方翊古怪的望著任流沙,屠夫的醫術寢室里誰都明白,他可不相信莫問能跟屠夫相比。

「或許他們兩個人有的一拼。」

任流沙眼眸中閃過一抹深意,東方翊或許對他所中之毒不了解,可他自己怎麼會不知道,能讓他束手無策的毒,天底下都很罕見。

莫問能在一個小時內把他體內的毒驅盡,恐怕屠夫都未必能做到,兩人孰強孰弱,還是未可知的事情。

「他的醫術我了解不深,但古武卻知道一點。他一招就把蘇伯羽身邊一個通脈初期的古武者擊敗了,而且是直接廢掉了那個人的武功。」

東方翊邪笑道,雖然他不認為莫問的醫術能跟屠夫相比,但對於莫問的古武修為,他倒是很認同。

雖然寢室里的五個人都有著氣海乃至以上的境界,但放在內息境界的時候,他們未必能比莫問做的更好。

「這麼厲害?」

任流沙有些驚訝的問道,雖然他也能很輕鬆的做到,但放在一個內息境界的古武者身上,未免也太怪異了。

————————求點推薦票,O∩_∩O~!你們最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