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89章倚老賣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89章倚老賣老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恢復正常兩更,大吼幾聲——求救濟,求**,求尿床……\^o^/其實我是想求幾張推薦票,近期推薦票太少了。

———————————————

「你怎麼發現他的?」

中年人的臉色終於有些難看了,他不相信莫問竟然能發現那個躲藏的人。那個人修為還在他之上,十二正經打通了九根,若是能把最後三根打通,就能跨入氣海境界。

而且還善於隱匿之術,若是隱匿起來,十米之外他都無法發現。

現在與莫問相隔至少五十米,他怎麼可能發現那人?

「我長著眼睛,又沒有瞎,喜歡躲貓貓,找小孩子玩去吧。」

莫問嘴角勾起一抹嘲諷,他本就是偵查與追蹤的能人,跟他玩隱匿之術,簡直就是找死。

「果然英雄出少年,可惜過剛則易折,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一道有些蒼老的聲音響起,緊接著遠處那道身影幾個縱身就飛越了數十米距離,輕功倒是挺不錯,源生中年人一籌。

出現的人是一名老頭,穿著長袍,這種人在現代化大都市裡面很少有人穿,但一些年紀較大,性情古怪的人喜歡穿。

「少年,跟我回去向蘇少爺請罪,或許還能饒你一命,否則……」

那老頭眯著眼睛,老氣縱橫的道:「否則大劫將至,誰都救不了你。」

「倚老賣老。」

莫問聞言有些氣笑了,還沒有見過這麼奇葩的人,裝什麼前輩高人,誰不一眼就能看出老頭是一個馬屁精,喜歡舔主子臭腳的狗。

都六七十歲的人了,才通脈境界的修為,這樣還敢充當前輩高人,當年莫問十三歲,就已經是氣海境界的修士了。

「小子你說什麼?」

那老頭臉色一下就陰沉了下來,還沒有人這麼不給他面子,而且還是一個小輩,即使在蘇家,蘇伯羽都對他客客氣氣,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子竟敢如此無禮。

一怒之下,老頭直接就出手了,抓住那小子之後,抽經扒皮拔了他的舌頭,看他還敢不敢出言不遜。

「既然你們得寸進尺,別怪我開殺戒。」

莫問冷笑一聲,身形一縱而起,后發先至,身影詭異的就出現在老頭面前,一隻手掌無聲無息的拍出,一冷一熱兩道氣息頓時從他掌心翻滾而出。

那麼老頭剛跨出一步,就發現莫問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他面前,頓時瞳孔一縮,那速度未免太快了,而且角度如此詭異,那是什麼身法?

執行任務之前,他只聽說莫問有著內息後期的修為,但卻能擊敗通脈初期的古武者,雖然知道他厲害,卻也不以為然,畢竟才是內息境界的古武者而已,能翻起什麼浪花。

而且一個少年,能有什麼經驗,修鍊的武學恐怕也是半吊子。以他幾十年的武學底蘊,對付區區一個莫問還不是手到擒來,如果一個少年都收拾不了,那簡直活到狗身上去了。

出門之前,他就想蘇伯羽保證一定把莫問抓回去。

昨天蘇伯羽遭了毒打之後,晚上想找幾個女人泄憤,卻發現不能那個,驚怒之下,哪裡不知道莫問動了手腳。

可找了很多前輩高人,甚至幾個跟蘇家關係密切的氣海境界古武者都情動了,卻都無法查出蘇伯羽身上的問題,根本沒有辦法幫蘇伯羽恢復。

所以,蘇伯羽才迫不及待的想把莫問抓回去,以他好色的性子,若是不能那啥,簡直就是生不如死。

此時甚至驚動了蘇家的家主,所以才有兩名通脈境界後期的古武者同時出手的一幕,

砰!

一道詭異的身影一閃就出現在老頭面前,一股冷熱相間的掌勁噴發而出。

老頭冷哼一聲,他就不信拼掌勁對付不了一個內息境界的小輩,當下想也不想,一掌拍出,直奔莫問,兩掌相撞,發出一聲沉悶的碰撞聲。

老頭身子一顫,面色突然變成了青白色,腳下更是不斷後退,每一腳都在地上踩出一個腳櫻

莫問卻是紋絲不動,身形一撲,欺身而上,化掌為拳,拳勁剛猛,出拳看似隨意,卻牢牢鎖定老者的胸口,任他如何躲閃,都逃脫不出拳影的籠罩。

「他是通脈境界……救命1

老頭一瞬間面色就變了,有些驚恐的望著眼前的拳頭,剛才一番對拼,他完全落入了下風,拳勁之力根本不是莫問的對手。

莫問的掌勁雖然不雄厚,但卻詭異之極,綿綿不絕。一冷一熱兩道內息,刁鑽霸道,瞬間侵入身體,根本無法阻擋。

現在他體內都還殘留著莫問的內氣,冷熱交替流轉,竟是把他體內的內氣給壓制了下去,一時三刻,他甚至無法提起內氣對敵,哪裡經得住莫問再次一拳。

那名中年人見老頭一招就落入下風,甚至陷入危險之境,面色不由大變,哪曾想到區區一個少年能有如此實力,本以為他與李老同時出手,抓捕一個莫問手到擒來,可才遇上,就發現一切並不是他所料的那麼簡單。

昨天才內息境界的古武者今天就通脈境界了,簡直有些不可思議,難道昨天出手的時候,莫問藏拙了不成?但那也不可能,即使通脈境界對上通脈境界,想隱藏修為也基本不可能,

中年人來不及多想,一個飛撲就上去搶救,他知道若是李老敗在莫問手中,那他也絕對贏不了莫問,現在兩人聯手一搏,或許還有機會。

莫問冷笑一聲,另一隻手微微一番,手中悄然間出現一隻蛇形銀釵。

下一刻,銀光一閃,一道無形的幽影就悄然飛出,那道幽影模模糊糊,甚至用肉眼都分辨不出。

詭異的銀光以不可捉摸的軌跡飛遊了一番之後,再次悄然出現在莫問手中,手腕一翻就悄然消失了。

而中年人的身子,卻不知何時固定在了原地,依舊做出準備攻擊的動作,甚至眼神都沒有什麼變化,盯著莫問,似乎想找個漏洞偷襲出手。

但他的身子卻僵硬在原地,宛如世間剎那間停止了一般,就那麼詭異的停留在原地,那一瞬間成了永恆。

莫問的拳頭始終沒有變化,始終不急不緩的追擊老頭,身形就像一道煙塵,黏在了老頭身上,不管老頭如何閃避,都始終正對著他。

「怎麼回事?還不出手。」

老頭髮現中年人還沒有出手替他解圍,不由有些焦急的催促道。

若不是他對身法有一定造詣,恐怕已經中拳敗北了。

但不管老頭如何催促,中年人都遲遲沒有回應,宛如根本沒有這個人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