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91章華天宮—朱雀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1章華天宮—朱雀殿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華天宮乃是近代監管華夏古武界的一個特殊部門,維持古武世界與尋常社會的平衡,杜絕一些憑藉武力為非作歹的事情發生,在華夏國地位很特殊。

很少有人知道華天宮建立於哪個年代,傳說建國之前,華天宮就存在了很多年,專門監督古武界眾門派,治理武林紛爭。

多年來,不管多麼強盛的武林勢力,面對華天宮,都紛紛妥協。

華天宮之下有四個分殿,分別為青龍殿、朱雀殿、白虎殿、玄武殿,以四神獸之名,喻意鎮守四方,寰宇呈祥,天下太平。

兩名女子交流了一番之後,就紛紛離開了,不一會兒,兩具屍體也有人前來搬走了。

半個小時后,剛發生了命案的小巷再次恢復了平靜,百姓們議論了一陣之後也散場了。

角落處,一道身影緩緩走了出來,面色平靜的望著恢復原狀小巷,眼眸里沒有任何情緒。

此人不是莫問又是何人,殺了兩人之後,他並沒有直接離開,而是潛伏在附近。

第一次在城市裡殺人,他又怎麼會不小心謹慎,尤其現在是法制社會,殺人肯定會引來一些麻煩。

所以他並沒有離開,而是躲在暗處,想了解一下城市裡殺人會引來些什麼東西。

若是普通的警局立案偵查,他倒是無所謂,普通人不管怎麼差,都查不到他身上。

但事情果然不出他所料,特殊的殺人現場,引出了一些特殊的人。

「朱雀殿?」

莫問眼中閃過一抹沉思,對於國內的情況,他可謂一點都不了解,對於那個朱雀殿的來歷,並沒有什麼認知。

但他知道,不管哪個朝代,都不會允許武者胡作非為,武林爭端無人管,但卻不能禍害尋常百姓,那始終都是武林與朝廷的忌諱。

所以那個朱雀殿,究竟是什麼來頭,他心中倒也有些底。

「以後行事倒是要小心一點了。」

莫問摸了摸下巴,那個朱雀殿對古武者之間的爭鬥都會立案偵查,若是發生在尋常平民身上,肯定會更加重視。

不過他也不太在意,以他的能力,並不相信那個朱雀殿能憑藉線索找上他。

回學校之後,莫問直接閉關,在寢室里關門不出,當務之急,自然就是煉製出血元化氣散。

煉製血元化氣散的步驟有點複雜,所需的東西與器物也多,首先必須有個丹爐,若沒有上好的丹爐所謂容器,煉製出的血元化氣散效果會降低很多。

不過莫問並不擔心丹爐的事情,因為在明教遺府裡面,他已經把明教歷代神醫用的丹爐帶了出來,名叫紫陽爐,品質並不在他那一世使用的丹爐之下。

好在煉製血元化氣散並不需要高溫火,以他修鍊九陽真經產生的內火,倒是可以勉強把血元化氣散煉製出來。否則換一種藥丸,以他現在的修為,恐怕還煉製不出來。

晚上,莫問出了趟門,前往第一軍醫院給秦小悠媽媽針灸治療,以他的估計,再治療兩次,就能穩住病情,之後只要在醫院裡療養就可以了。

「莫問,你來了。」

病房裡,王慧茹很是親切的對著莫問笑道,望著莫問的目光很有些喜歡。

經過上次的治療,兩人倒是熟了很多,知道莫問是秦小悠的高中同學之後,王慧茹倒是對莫問很熱情。

「王阿姨,我們開始治療吧。」

莫問笑著點點頭,直接開門見山的道,寢室里還有血元化氣散沒有煉製完成,自然不能在醫院裡耽誤太多時間。

一番治療之後,王慧茹的氣色好了很多,莫問在她的睡穴上來了一針,讓她直接睡了過去。因為他趕時間,怕王慧茹拉著他嘮叨家裡家常。

「韓老哥,以後王阿姨接受常規療養就可以了,還請你多加關照一下。」

莫問擦了擦頭上的汗道,他剛到醫院,韓建功就跟來了,始終安靜的站在一邊觀察他施展針灸之術。

「莫老弟你放心,此時包在我身上,斷不會再出問題。」

韓建功笑著道,對於莫問的醫術,他是徹底服了。甚至想起醫學界很多無法解決的疾病,是不是莫問也能治療好。

可惜莫問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還沒有跟他長談一次的機會。

「韓老哥,家裡還有點事,我先走了。」

正在韓建功抽空準備開口請莫問到辦公室喝個茶,聊聊天什麼的時候,莫問卻率先開口了。

韓建功苦笑一聲,只能送莫問走出醫院的大門。

「莫老弟有時間一定要到老哥這裡坐坐,老哥掃榻相迎。」

臨走前,韓建功依舊不忘囑咐的道。

當天晚上,秦小悠提著一籃子水果前來看望母親,她在房間里坐了很久,直到王慧茹從睡眠中醒來。

「媽媽。」

秦小悠握著母親的手,痴痴地叫了一句。

「傻孩子,怎麼這麼晚還在醫院,快回去吧,明天還要上課呢。」

王慧茹有些憐惜的摸了摸秦小悠的頭,她看了一下時間,發現都晚上十二點多了。

「不礙事,明天上午一二節沒有課,可以睡懶覺。」秦小悠把小臉貼在母親手上,聲音很輕柔。

「早點回去吧,別耽誤了學業,放心,媽媽想通了,會配合醫院的治療的。韓建功院長都說媽媽的病沒有問題呢。」

王慧茹慈祥的望著自己的女兒,冰冷的城市裡,她就是自己的一切,讓她堅強活下去的精神支柱,莫問說得對,人有時候不是為了自己而活著。

「媽媽,你知道醫院為什麼那麼照顧我們,韓建功院長都親自給你治病嗎?」

秦小悠猶豫了一下道,她很希望一切都是因為醫院突然發了善心,特別照顧她們母女,而不是蘇伯羽的功勞。

「因為……」

王慧茹張嘴想說,但似乎又想起了什麼,立刻又閉上了嘴巴。

因為她想起,莫問讓她保密的事情。

「媽媽,你知道?」

秦小悠一下就瞪大了眼睛,眼眸清澈的注視著自己的母親。她一直以為,媽媽不知道那個「好心人」的事情,可從媽媽的表情中,似乎知道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