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92章秦小悠的誤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2章秦小悠的誤會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媽媽,你說呀。」

見媽媽有些猶豫,秦小悠催促著道。

「小悠,醫院之所以那麼對媽媽的病上心,那是看在你一個朋友的面子上,他始終默默的幫助我們,你以後要好好謝謝人家。」

王慧茹摸了摸秦小悠的頭道,她現在還不知道女兒跟莫問什麼關係,是不是她想象中的發展成那種關係。

但對於莫問,她還是知道一些,女兒在讀高中的時候,就經常在她面前提起這個同學,兩人關係一直都很不錯。所以莫問那麼幫助她們,她也沒有太多的驚訝,只是驚訝莫問的能耐實在不小,連第一軍醫院的副院長都因為她的病經常跑前跑后。

「那個人你知道是誰嗎?」

秦小悠有些忐忑的望著王慧茹,她害怕母親說出蘇伯羽的名字,她始終抱著一絲僥倖,希望著那個人不是蘇伯羽那種別有用心的人。

雖然她知道希望很渺茫,因為她想不出這個社會誰還會真的那麼好心的幫助一個人,除了蘇伯羽,同時也想不出自己的朋友圈子裡誰還有那麼大的能耐。

明明知道了結果,但她還是希望著,祈禱著……

「他是你的同學,也在華夏大學讀書,你應該能猜出是誰吧?」

王慧茹有些含糊的道,答應了莫問不告訴秦小悠,她一個大人也不好說話不算話,不能明說,那就只能旁敲側擊的提點一下。

在她想來,以秦小悠對莫問的熟悉,應該不難想出那個人是誰吧,除了莫問,應該沒有人那麼盡心儘力的幫她才對。

可王慧茹卻不知道,正因為對莫問的熟悉,所以秦小悠才從始至終都不會想到莫問身上去。莫問在王慧茹心中的形象,與在秦小悠心中的形象,完全是兩個極端。

秦小悠心中的莫問,只是一個尋常人家的孩子,有時候還需要她接濟生活費的貧寒學子,跟她一樣辛苦的掙扎在社會中,拚命的學習上進,企圖改變自己的命運。

當王慧茹說出那個人在華夏大學讀書的時候,秦小悠的心都碎了,所有的希望都化成泡影。果然,除了蘇伯羽那個花花公子,貪圖她美色的人,還有誰會願意幫助她。

「媽媽,你好好治療,努力的活下去,女兒以後一定會讓你過上幸福的生活的,等我有能力了,一定不讓你再吃苦。」

秦小悠對著母親輕柔一笑,撫摸著媽媽的髮絲,把深深的凄苦隱藏在眼眸深處。媽媽為了她,付出了一生,她為了媽媽,也能付出一切。

秦小悠不知怎麼走出的醫院,眼眸麻木冷淡,就像一個沒有靈魂的木偶,行屍走肉的一個人走在馬路上。當確定蘇伯羽就是那個人的時候,她整個心都空了。

第二天清晨,學校的小湖邊。

「什麼!派去的兩名通脈境界的古武者都死了?」

學校里的一個石亭里,蘇伯羽豁然一下站了起來,面色難看之極的望著眼前通風報信的青年,一張臉陰沉的能滴出水來。

「據家族傳來的消息,的確出事了。」那青年小心謹慎的道。

關於此事,蘇家也是當天深夜才知道,朱雀殿的人把屍體送上門,並請求蘇家配合偵查,蘇家才知道派出去的兩名供奉依舊死了。

蘇伯羽能在第二天早晨就得到消息,已經算消息很靈通了。

「不可能,兩名通脈境界後期的古武者,在家族裡都是上賓,怎麼可能會被莫問殺死1

蘇伯羽額頭上青筋跳動,根本不相信莫問有那個能力。

兩名通脈境界後期的古武者,在他眼裡都是前輩高人,區區一個莫問,才修鍊了多久,怎麼可能把他們殺死。

「兩名供奉的確死了,但死因尚且不明,未必就是那個莫問殺的。」青年分析道,他也不相信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子能殺了蘇家兩名供奉。

「此事給我查,查清楚。」

蘇伯羽深吸了口氣,此時也冷靜了下來,一連死了兩名供奉,對家族來說也是不小的損失,而事情由他而起,他肯定難逃其責。

蘇家家大業大,門丁興旺,可不止他一個少爺,嫡系裡面,還有幾個有資格跟他爭奪家族地位,能直接威脅到他將來能否繼承家主之位。

不管是誰對蘇家兩名供奉出手,恐怕蘇家都不會善罷甘休了,雖然願意投靠蘇家,貪享榮華富貴的古武者並不少,但真正修為夠高的人卻不多。

整個蘇家,也才兩名氣海境界的供奉,至於通脈境界,也是很稀少,屬於蘇家的中流砥柱。

至於抱丹境界的那類高人,根本不可能投靠蘇家,他們蘇家也沒有那個資格。

「少爺,此事朱雀殿的人立案受理了,我們是不是提供一些線索給她們?」

青年猶豫了一下道。

「白痴1

蘇伯羽對於屬下的智商,實在很傷腦筋。

「此事乃是我們發起,把詳情告知朱雀殿,那不是自投羅網么?別忘了,古武者之間的爭鬥,天華宮本就不怎麼管,尤其是我們主動找上別人,死了也是白死。」

找朱雀殿說明此事,那絕對是最愚蠢的行為,雖然死的人是他們的人,但也咎由自取,朱雀殿知道后絕對不會再管,他還想藉助朱雀殿的能力,把那個幕後真兇給查出來。

「此事你繼續關注,有什麼消息你第一時間告訴我。」

蘇伯羽陰沉著臉道,出了這事,他想憋清關係都不可能,家族裡那幾個好兄弟肯定會借題發揮,想度過此難關,恐怕少不了一番打點了,出點血倒是小事,可讓家裡的老爺子對他印象不好,那就慘了。

青年聞言就退了下去,留蘇伯羽一個人在石亭里沉思。

不知過了多久,一道身影緩緩走了過來,一名穿著白素裙子的女孩,身材優雅纖細,容貌楚楚動人,不是秦小悠又是何人。

「小悠,你來了。」

蘇伯羽自然遠遠就瞧見了秦小悠,當即整理了一下儀容,把陰沉的表情隱藏了起來,很是溫和陽光的站起來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