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95章還項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5章還項鏈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感謝書友狂沙初見、喜歡2個人睡、草擬嘛的打賞,感謝喜歡2個人睡,徐培焱每天堅持不懈的投推薦票,當然還有一些我還不知道的其他書友,你們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動力。

——————————————————

莫問低下頭,面色變得有些難看。的確,他那麼想幫助莫晴歌,不過是想彌補曾今的遺憾,還有眼前這個與他相依為命的妹妹一模一樣的女孩兒,他總會不由自主的把她代入妹妹的角色,可事實上,她卻並不是他妹妹。

她若不願意接受他的幫助,他所有處心積慮的準備不過一廂情願罷了。

「上面有我的聯繫方式。」

望著沉默不語的莫問,莫晴歌卻是笑了,一瞬間萬物失色,一笑傾城。對於一個如此平淡的女子,想看見她的笑容不是簡單的事情。

把一張藍粉色的卡片遞給莫問后,莫晴歌就淡漠的離開了蓮池,只留給莫問一個清冷的背影,一如既往的不染纖塵,似是獨立於塵世之外的仙子。

莫問望著手中的卡片,輕輕的吐了口氣,莫晴歌終歸沒有拒絕他,對他來說自然是好事。

卡片藍粉色打底,上面有著精緻的銀色花紋,造型很精美,上面還殘留著一縷幽香。

卡片質地很奇怪,似是某種金屬,但莫問捏了捏,發現堅硬異常,尋常鋼鐵恐怕都沒有如此堅硬。

上面的內容很簡單,只有一個名字,一個電話號碼,還有一個奇怪的印章,最下面還有一串似是密碼的數字。

「莫問,你剛才跟誰在一起?」

莫晴歌剛走,一道聲音就從莫問身後響起,王元小跑著過來,面色古怪的望著他。

莫問挑了挑眉頭,疑惑的望著他。王元此時的表情,倒不像是在問他的樣子。

「你難道不知道剛才那人可是莫晴歌,學校里的女神?」

王元無奈苦笑道,莫問竟然找莫晴歌搭訕,難道不知道學校里公知的忌諱不成。

「那又如何?」

莫問不解的道,以莫晴歌的名聲,學校里不知道她的人,恐怕並不多,王元如此一問,倒是有些多餘。

「那是莫晴歌,你竟然敢跟她搭訕,活膩了不成?」

王元翻了一個白眼,莫問是真不明白,還是裝傻?

「什麼意思?」

莫問勾了勾嘴角,有些興趣的望著王元。他也奇怪,以莫晴歌的姿色,身邊竟然沒有蒼蠅圍著。

「莫晴歌雖然是公認的學校第一美女,但你見哪個男人敢跟她走到太近?難道不知道五怪聯合發出聲明,誰敢接近莫晴歌,便是他們的公敵。」

王元徹底服了莫問,這麼嚴重的事情他竟然不知道。

當初莫晴歌剛入學,不知道多少狂蜂浪蝶趨之若鶩,身邊就沒有一個清靜。

那時候,甚少現身的五怪莫名其妙的一起發出聲明,並嚴肅整治了幾個有些過分的公子哥,才平息了此事。

之後,就基本沒有人再敢打莫晴歌的注意,即使大少榜上排名前三的人,見著莫晴歌都繞道走。

不過奇怪的是,沒有人知道莫晴歌跟五怪有什麼關係,也從沒有見過她跟五怪有什麼接觸,可偏偏為了她,五怪頭一次一齊現身。

「原來如此。」

莫問笑了笑,難道無人敢接近莫晴歌,五怪的可怕他心中可很清楚,或許尋常人理解不深,但那些出身不凡的世家公子哥自然不會對他們沒有了解,憑那幾人的能力,足以跟他們背後的家族直接對話,區區幾個世家公子,自然不放在眼裡。

把那些世家公子哥整治服帖了,有此為例,尋常的學生就更加不敢越雷池半步了。

不過他倒是奇怪,莫晴歌怎麼會跟五怪牽扯到一起去了,以他的了解,五怪中似乎也沒有人跟莫晴歌接觸才是。

莫問到教室的時候,教室里已坐滿了人,遇見莫晴歌的稍微耽擱,已快接近上課的時間了。

今天秦小悠依舊沒有搭理莫問,只是遠遠的瞥了他一眼,就心事重重的找了一個偏遠的位置坐下。

王小菲對莫問無奈的聳聳肩,然後坐在了秦小悠身邊。

莫問百無聊奈的從抽屜里摸出一本古詩詞,一頁頁翻了起來。他發現,那一世與華夏的古代很像,吟詩作對,詩詞歌賦,都與那個世界的詩人差不多。

秦小悠第一次上課的時候有些魂不守舍,獃獃的望著課本,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小臉蒼白,似乎又憔悴了許多。

她下意識的摸著脖頸上那串莫問送她的項鏈,不知不覺眸子上蒙上了一層霧水。

不知什麼時候,她發現自己喜歡上了莫問,相對於以前純粹的友情,現在似乎多出了一點什麼。從此軍訓之後,她發現對莫問越來越依戀,很多時候腦海中都會不時的想到他。

他淡定從容的笑容,他默默的關懷,他簡單又從不會食言的承諾。

可命運弄人,她卻是不能跟喜歡的人在一起,反倒是天天跟一個厭惡的人虛與委蛇,甚至不敢再跟莫問哪怕一絲的親近。

她知道蘇伯羽的性情,若她跟莫問走的近,必然會對付莫問,她不想自己的事情把莫問牽扯進來。

下課後,秦小悠支走王小菲,默默一個人走到莫問的座位前。

此時莫問正把書籍放回課桌里,那本古詩詞並不是他的,而是抽屜里本就放著,應該是哪個學生忘記帶走了。

眼前突然多出一人,他有些驚訝的望著秦小悠,秦小悠可是幾天都沒有主動找他,甚至有些。今天是怎麼了,竟然主動找上門了。

「莫問,對不起。那天……」

秦小悠低著頭,那天對莫問的態度,她本想道個歉,可話到一半,有說不出來什麼。

「道歉什麼?莫名其妙。」莫問笑了笑。

「那天我心情不好,你別介意,那個……還給你。」

秦小悠從脖子上輕輕取下一串項鏈,塞入莫問手中,然後轉身就走,並未再說一句話。

莫問微微皺了皺眉頭,好端端的把項鏈還給他幹什麼?她不是挺喜歡的么。

難道秦小悠知道了項鏈的價值,所以才不肯收?

以秦小悠的性格,若是知道項鏈價值連城,很有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來。

莫問無奈的把項鏈收了起來,他只當送給秦小悠一個小禮物而已,卻是弄出這麼多事情。

秦小悠既然不要,那也無所謂,他倒是可以把項鏈給賣了,現在正是缺錢的時候。

不過轉念一想,既然送給了秦小悠,現在收了回來,又轉手賣掉,多少有些不妥,於是打消了賣項鏈的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