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03章藏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3章藏寶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好,我跟你們走。.」顧靜曼深吸了口氣,冷冷的道:「條件是把他放了,此事與他無關。」

「那可不行,既然來了,那就別想走。而且,唐廣知道你跟一個男人在一起,表情一定會很jig彩,放不放他離開,我可做不了主。」

周崇立若有深意的一笑,玩味的望著莫問。

「你說話注意點,否則我一定讓你後悔,把他放了,我不想說第三遍。」

顧靜曼冷冷的掃了周崇立一眼,手腕微微一番,兩把jig致的手槍驀然出現在她手中,銀亮的金屬光澤泛著冷光,赫然是兩把袖珍的沙漠之鷹。

「你……」

周崇立面yi沉,略微有些猶豫了起來,顧靜曼的厲害他知道,也是一個什麼都做得出來的主,雖然他人多勢眾,但若顧靜曼第一時間把他幹掉,他豈不是白白冤死。

「顧小姐,今天恐怕由不得你了。」

正在周崇立左右為難的時候,兩道身影突然從他身後走出,兩名穿著寬鬆衣袍的中年人。

「唐剛,唐強。」

顧靜曼瞳孔一縮,「唐廣他究竟是什麼意思?」

「顧小姐,還請你跟我們走一趟,那個人也不能走。」

唐剛眯著眼睛道,與另一名叫唐強的人一左一右隱隱把顧靜曼包圍在中間。

顧靜曼緊抿著嘴唇,眸子逐漸兇狠了起來,氣勢越來越冷。唐剛唐強皺了皺眉頭,對望了一眼,一步踏出,隨時準備出手。

「反正閑著也是無事,跟他們去瞧瞧也好。」

一隻手按在顧靜曼肩膀上,莫問的聲音從後面響起。

顧靜曼回頭望了莫問一眼,發現莫問並沒有什麼驚慌之,反倒是很平靜。

「弟弟,膽量不小,還真有些男子氣概,倒是姐姐今天連累你了。」

顧靜曼苦笑一聲,本想帶莫問出來玩玩,誰知卻碰上了這種意外,現在卻是不知如何收常

「帶路。」

莫問望著那群氣勢洶洶的人,平靜的笑了笑。

唐剛有些意外的望了莫問一眼,不知這小子真鎮定,還是假裝的,亦或者初生牛犢不怕虎。

「那就請。」

周崇立對著屬下一個眼,然後往一條通道走去。那些黑衣大漢則緊緊簇擁著顧靜曼與莫問,監督著兩人往通道走去。

地下通道錯綜複雜,左拐右拐七八次之後,才出現在一個寬敞的房間里。

此時,房間里正端坐著兩個人,都是青年人,一個端著一杯紅酒,笑容有些邪異,一張俊俏的臉,尖尖的下巴,端是一個美男子。

至於另一人,長相倒是普通,但端坐在椅子上,卻頗有一番氣度,亦不是一般人。

兩人時不時的碰杯喝酒,閑聊兩句。

瞧見顧靜曼與莫問進來后,才齊齊把目光望了過來。

「唐廣,我倒是想瞧瞧,你究竟在玩哪出。」

顧靜曼一走進房間,目光就落在了那邪異俊俏的男人身上,眸子里儘是怒氣。

「靜曼,別生氣,氣得不漂亮了可是我的損失。」

邪氣男子勾唇一笑,抬手示意顧靜曼坐下。

「周崇陵,你怎麼會在這裡?」

顧靜曼望著另一名青年,微眯著眼睛道:「唐廣,你跟周家的人攪合在一起,難道準備背叛顧家,不顧兩家盟約了?」

「如你所見,我認為跟周家的人合作,比跟你們顧家堡的人更妥當一些。」

唐廣坦然的點點頭,既然準備跟顧靜曼攤牌,自然就不用掩飾什麼。

「好一個唐家,欺人太甚。」

顧靜曼一下站了起來,冰冷的望著唐廣,為了顧家堡與唐家的聯盟,她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終身幸福,結果換來的卻是唐家的算計。

「那還不是因為你,始終不肯順從我,若是你從了我,立刻跟我結婚,並助我奪下顧家堡,我又怎麼會另作打算。」

唐廣冷笑一聲,「我等不及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顧家堡現在的情況,我若是再不出手,恐怕好處就白白便宜別人了。」

「狼子野心,原來你們唐家也盯著我們顧家堡。」

顧靜曼臉難看之極,可笑顧家堡一直把唐家當成盟友,卻是與虎謀皮,引狼入室。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們藏著什麼,不過是想利用我們唐家做擋箭牌而已,你以為唐家那麼好利用?現在那個消息已經傳了出去,你以為你們顧家堡還能保得住?我們唐家若再不出手,恐怕那東西就讓別人搶走了。」

唐廣冷笑連連的道。

「混賬東西,我們顧家堡若是有那東西,還能等你們來搶?真是無稽之談。」

顧靜曼臉平靜了下來,她終於知道唐廣的目的,恐怕以前唐家跟顧家堡結盟,亦是別有用心。

又是那件東西?顧靜曼苦笑一聲,若那東西真那麼有用,顧家堡早就強盛起來了,還會讓他們這些勢力欺負不成。

「顧靜曼,你若能把明教的藏寶圖交出來,我唐廣依舊可以娶你為妻,保你一世榮華富貴,至於顧家堡,你以為消息流傳出去之後,你們顧家堡還能保得住不成?」

唐廣不急不緩的抿了一口紅酒,好整以暇的望著顧靜曼,似乎斷定了今天顧靜曼插翅難飛一般。

明教藏寶圖?

莫問眼眸一顫,有些意外的望了顧靜曼一眼?

唐廣的話什麼意思?難道明教在什麼地方還有藏寶不成?亦或者說,他們所尋找的明教寶藏,就是太行山裡面的那個明教遺府。

莫問機緣巧合掉了進去,才獲得了明教的傳承,難道那個洞府,還有藏寶圖紙流傳在外面?

若是有那圖紙,又為何會出現在那個顧家堡?

莫問眼中閃過一抹jig光,若有所思的望著顧靜曼與唐廣兩人。

他早就發現顧靜曼體內有著若有若無的內氣感應,應該是一名古武者,而那唐廣,亦是一名古武者,而那唐剛唐強,同樣是古武者。

所以顧靜曼才會對兩人忌憚,受逼迫到這房間里來。

由此可見,這應該是古武者之間的爭鬥,後面牽扯著一些古武者勢力。

令他有些好奇的是,明教與這些勢力之間又有著什麼關係,為什麼會牽扯出明教的藏寶圖。三百多年前明教就四分五裂,消失在歷史長河中,至今能記住明教的人與勢力,恐怕都沒有多少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