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104章唐家長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4章唐家長老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然而,正當她準備繼續攔截的時候,卻發現空中的暗器都不見了,剛才還鋪天蓋地,眨眼的工夫就全部沒了蹤影。

她有些驚愕望向四周,發現那些發射暗器的黑衣人動作凝固在空中,下一刻一個接著一個的倒在了地上,氣息全無,眉心處,都插著一柄柳葉飛刀,正是之前他們投擲出來的暗器。

顧靜曼深吸了口氣,不可置信的望著莫問,怎麼可能,才一瞬間的工夫,他如何做到的?

唐廣亦是面色震驚,扶著桌子的手掌都微微有些顫抖。

那從未開口說話的周崇陵亦是一下站了起來,面色凝重之極。

他們之前本就高估了莫問,卻不想還是低估了他,瞬間殺了二十多個人,而且還是死在自己的暗器之下,這是什麼修為?

「你們太不識抬舉,既然想死,那我就送你們一程。」

剛走到門口的莫問突然轉了回來,反正殺了人,他也不介意多殺幾個,既然恨結下了,那自然要按照敵人的方式來處理。

「狂妄。」

唐剛大喝一聲,又哪裡會讓莫問傷了主子,一個撲身就攻了上來。他有著通脈境界中期的修為,算是唐家的一名好手,平時在唐家地位亦是不低,隨身伺候在大公子身邊。

莫問看都不看唐剛,腳步都不停頓一下,兩人身影交錯的瞬間,一掌拍出,撞在唐剛的拳頭上。

下一刻,唐剛就倒飛了出去,面色煞白如金紙,一張臉瞬間變得通紅,宛如烤熟了的蝦米一般,全身包括頭頂都不斷蒸騰出白色的霧氣,宛如剛從蒸籠里撈出來的一般。

詭異的是,唐剛的身體並飛撞出去,反倒是瞬間凝滯在了空中,四周似是有一個無形的力場,略微停頓一下,又詭異的飛向了莫問。

莫問看也不看那唐剛,勾著唇角望著那唐廣,左掌卻是隨意拍出一掌,撞在唐剛胸口上。

下一刻唐剛直接飛了出去,撞在牆壁上滾落,整個身體卻僵硬著動都無法動彈一下,一張臉詭異的變成了藍色,頭上衣服上不時掉落一些冰渣,緩緩冒著寒氣。

剛才還跟蒸熟了的包子似的,轉眼間就成了一根冰棍,如此詭異的事情,唐廣還是第一次遇見,他瞪大了眼睛,不明白莫問究竟修鍊了什麼功法,竟能同時發出炎勁與寒勁兩股截然相反的內氣。

唐剛掉落在地上,已是沒有了氣息,死的詭異異常,房間里似是憑空颳起了一陣陰風,每個人心裡都有些發涼。

顧靜曼卻是身子凝固在原地,不可置信的望著莫問,眼眸中儘是深深的震撼與激動,身體都微微忍不住顫抖了起來。她看見了什麼!九陽神功!竟然是傳說中的九陽神功。

她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失傳了數百年的九陽神功再次現世了,而且還是出現在一個她認為很平凡的少年身上。

「不作死就不會死,唐少爺,今天倒是不能放你活著離開了。」

莫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人都殺了,豈有不殺乾淨的道理。

「你究竟是什麼人。」

唐廣下意柿艘徊劍背後已經冷汗淋漓,雖然他與周崇陵都是古武者,但也不過都是通脈境界的修為,面對這個恐怖的少年,簡直一點信心都沒有,他想不明白,顧家堡為什麼會突然多出一名這麼厲害的高手來。

「到陰曹地府去問閻王吧。」

莫問手臂一震,一股無形的力場擴散而出,詭異的作用在唐廣身上。

唐廣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開始不受控制的往莫問移動,宛如有一個無形的巨手拉扯著他一般。

他面色一變,拚命運起全身內氣企圖阻止那個無形的拉扯力,可那力場卻詭異之極,一剛一柔,相互輪轉,無形間就把他的力量給消磨掉了。

不管他如何努力,身子都不受控制的往莫問挪移。

「族叔救命1

唐廣嚇得魂飛魄散,恐懼情緒所用下,不受控制的就大喊了起來。

「哼,沒用的東西,還好今天我來了,否則好事都讓你辦砸了。」

唐廣話語剛落,暗處一道聲音就驀然響了起來,下一刻,從一側的屋子裡走出一名老者,大概五十上下,精神抖擻,目光很犀利,宛如鷹隼的眼睛。

他一掌拍出,房間里狂風大作,一道宛如實質的內氣衝天而起,直接撞在莫問的力場上,空中盪起一道漣漪,下一刻那詭異的力場就消失了。

唐廣鬆了口氣,趕忙一連後退的十幾步,警惕的望著莫問,經過剛才的驚嚇,臉色一片蒼白。

「唐旄1

顧靜曼瞳孔微縮,神色瞬間緊張了起來,驚聲提醒道:「莫問,他是唐家的長老,有著氣海境界的大高手。」

唐旄可以說是唐家堡的高層,地位遠比唐廣這種小輩高,而且實力也驚人之極。今日之事,唐旄都出動了,唐家還真是煞費苦心,不給她任何逃脫的機會。

相對於他們來說,氣海境界那就是前輩高人了。古武界,只有修成了氣海,才能列入高手的範疇,否則都不過時晚輩而已。

通脈境界與氣海境界就像一個分水嶺,跨過了就是登堂入室,一躍成為了前輩高人。通常情況下,一百個通脈境界的古武者,都不是氣海境界古武者的對手,差距之大,可見一斑。

唐旄的出現,令顧靜曼又有些忐忑了起來。

「小子,小小年紀便有這麼大的本事,倒是不簡單。顧家堡沒有聽過你這號人,你究竟是何人,現在總該報出名號了吧。」

唐旄眯著眼睛望著莫問,莫問的能力雖然很不簡單,但他卻不放在心上,一個小輩而已,能翻出什麼浪花。他在意的,倒是這個小子的跟腳,能培養出如此優秀的年輕人,說不定頗有些來歷。

「本事大不大,試試便知道,出手吧,別廢話那麼多。」

莫問勾了勾嘴唇,氣海境界?倒是有些棘手,不過這老頭自視甚高,一副前輩高人的模樣,倒是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