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105章裝什麼前輩高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5章裝什麼前輩高人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小子狂妄1

唐旄眼睛一冷,他還沒見過如此給臉不要臉的少年。當下尋思先把他抓了再說,嚴刑逼問之下不怕他不招出跟腳。

他一步踏出,一股無形的氣勁以他為中心擴散而出,瞬間就籠罩在莫問身上。

莫問只感覺身體微微一沉,空氣都微微凝固了幾分,四周像是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擠壓他一般。

氣海境界的氣壓與通脈境界的氣壓完全不同,通脈境界的氣壓或許只是從心靈影響對方,而氣海境界的氣壓卻是實質的,那不是憑藉心境就能擋住的手段。

能內氣外放的氣海境界古武者,能憑藉外放的氣壓把人生生「抓」起來浮在空中。

面對氣海境界的氣勢壓迫,莫問亦是不能繼續無視了。

不過區區氣海境界的氣壓也難不住他,只見他身體一晃,以奇怪的頻率晃動,整個人似是變成了一個滑不留手的泥鰍,那氣壓籠罩在莫問身上,卻是用不上力。

「咦1

唐旄心中一驚,驚疑的望著莫問,自己的氣壓竟然對一個小輩無用,還是第一次遇見如此古怪的事情。

他早就看出莫問並不是氣海境界的古武者,頂多通脈境界巔峰,通常來說,至於氣海境界的古武者才能無視同境界古武者的氣壓,他一個通脈境界的古武者,如何做到的?

雖然心中驚疑,但他也知道這個年輕人有著不凡之處,否則也不可能憑藉通脈境界的修為就把唐廣等人逼得毫無反手之力。

「金剛掌1

唐旄眼睛一瞪,不能利用氣勢壓迫住一名小輩,他只能親自出手了。

一掌拍出,風聲四起,周圍的空氣都往唐旄的手中聚集,形成一個無形的氣團。

金剛掌乃是古武界最簡單的掌法,流傳甚廣,源自於少林寺。自古便有天下武學出少林的說法,意思就是說少林武學流傳甚廣。

面對如此剛烈的一掌,莫問卻是不躲不避,反倒是一步踏出,主動一掌相迎。

砰地一聲悶響,氣勁以兩人為中心擴散,風捲殘雲,把顧靜曼與唐廣都吹出十幾米遠。

然而,莫問只是晃了晃肩膀,那唐旄卻一連退了三四步。

「你也不過氣海境界,有什麼好囂張的。」

莫問轉動了一下胳膊飛,發出骨骼爆響聲,他的霸王拳與龍虎拳可不是百鍊的,論身體素質,他自然在唐旄之上,至於內氣,同時修鍊九陰九陽神功,雖然不及氣海境界的古武者,但也相差不遠。

若是以前,區區氣海境界的武者他一根手指都能碾壓,現在雖然重頭來一次,但唐旄還對他構成不了危險。

「怎麼可能。」

唐旄不可置信的望著莫問,他竟然跟一個通脈境界的古武者硬碰中落了下風,說出去恐怕沒有人會相信。

莫問一挑眼眸,踩著寸游步一瞬間就出現在唐旄面前,乘勝追擊,手臂一甩,一道龍吟虎嘯聲隱隱響起,那詭異的音幻聲,瞬間令唐旄都有些失神。

驚夢初醒,一隻偌大的拳頭已經出現在唐旄的面門前,那霸道的氣息令他身體都瞬間緊繃了起來。

此時他哪裡顧得上那麼多,躲開已是來不及了,二話不說就施展出自己最強的武學唐明拳。

兩拳相碰,恐怖的氣勁再次席捲,其中夾雜著一冷一熱兩道霸道之極的內氣。

噗!

倉促之間唐旄哪裡能擋住龍虎霸王拳,一撞之下,身體就像是斷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狠狠地撞在了牆壁上,赫然把牆壁撞出了一個大窟窿。

「逃。」

唐旄大喝一聲,對唐廣使了一個眼色,知道今天栽了,下一刻身子一個翻滾從地上爬起,運氣輕功瞬間往門口奔去。

「逃得掉么?」

莫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腳下踩出一步,身子微微一晃,竟是跨出丈余遠,眨眼就出現在唐旄身後。

在他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一直白皙的手掌伸出,瞬間就抓住了唐旄的脖頸提了起來。

「裝什麼前輩高人。」

嚓一聲脆響,莫問五指一用力,直接捏斷了唐旄的脖頸,任憑唐旄體內內氣驚人,亦是當不住他一雙修長的手掌。

唐旄一逃跑,唐廣與周崇陵兩人亦是知道大事不妙,哪裡還敢在房間里停留,當下就準備趁著換亂起身逃走。

結果剛跑出兩步,身子卻驀然凝固在了原地,臉上儘是驚恐之色。

眨眼的工夫,他們賴以依仗的唐家長老就死了,以他的修為,即使逃都逃不掉。

莫問那恐怖的速度,嚇得他們雙腳發顫,冷汗淋漓。唐旄都跑不出房間,他們能跑掉么。

「怎麼不跑了?」

莫問勾了勾嘴唇,依舊是風輕雲淡,面色平靜,彷彿殺了如此多人,根本就影響不了他半點情緒。

「放了我們,我可以答應你任何條件。」

唐廣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深吸了口氣,望著莫問道。

「別聽他們的,他們陰險狡詐,不是好人。」

顧靜曼小臉一緊,頓時出言反對道,現在知道唐家與周家圖謀她顧家堡,哪裡還會放了唐廣與周崇陵兩人。

「姐姐,說的跟你就是好人似的。」

莫問似笑非笑的望著顧靜曼,「今天你可給我引來了**煩,不會是故意的吧?」

顧靜曼臉色微微有些尷尬,狡辯道:「誰故意的了,我又不知道他們會謀害我,我雖然不是好人,但也沒有他們那麼壞。」

她還真是冤枉,今天的事情扯上莫問,根本不是她本意,而且她怎麼知道莫問會如此厲害。

「這位兄弟,我認為我們沒有生死大仇,如果你放了我們,我保證唐家堡與周家不會與你為敵,今日之事就算兩清如何,多一個朋友總比多一個敵人好,你說呢?」

唐廣轉了轉眼珠,發現莫問跟顧靜曼似乎並不是一起的后,心中閃過一抹希望,立刻起了心思。

「你倒是說的好聽,唐家堡不找我麻煩?你們長老都讓我殺了,區區你一句話就能不找我麻煩?」

莫問冷笑一聲,唐廣把他當三歲小孩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