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06章別介,我們還不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6章別介,我們還不熟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而且,我也不在乎你們找不找我麻煩,你們想尋仇,我奉陪就是。..當然,你們唐家堡的人先必須找到我才行。」

莫問低垂著眼眸道,唐家堡找他尋仇,至少先確定他是兇手,然後確定他的行蹤,才能真正執行。他現在修為一日千里,用不了多久就能突破氣海境界,等唐家堡的人找上來了,他又豈會怕他們。

「那你想怎麼樣,你儘管開條件,不管什麼條件,我能做到的都答應。」

唐廣瞳孔一縮,知道這個少年恐怕不好忽悠,自己的小命還握著他手中,現在自然是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先保住命再說。

「弟弟,幫姐姐把他們殺了好不好,姐姐一定會重重酬謝的。」

顧靜曼見莫問對唐廣兩人可殺可不殺的態度,頓時有些心急了。今天之事事發突然,令她絲毫沒有準備,但事發之後,她就必須把握先機才行。

現在知道唐家堡用心險惡,以後顧家堡與唐家自然不可能再結盟,而且還會成為大仇敵。此事她必須趕緊回去彙報給家中長輩,對下面的事情早作準備才行。

若是把唐廣與周崇陵放了,唐家與周家肯定也會第一時間知道發生了變故,然後會立刻調整對付顧家堡的計劃,他們顧家堡想佔據先機,恐怕就難了。

所以只有現在把唐廣與周崇陵殺了,暫時掩蓋下這件事情,才會對顧家堡有最大的好處。

「姐姐,你也會答應我的任何條件?」

莫問挑了挑眉頭道。

「如果我能做到的,我一定會答應。」

顧靜曼聞言一愣,臉頰微微有些泛紅,不敢正視莫問的目光,不知道想到了些什麼。不過望著莫問那清澈目光,她知道自己想多了。

「兄弟,你可別聽她的,現在顧家堡自顧不暇,危在旦夕,根本兌現不了什麼承若,而我們唐家的實力,還在顧家堡之上,你提出的要求,我們都能做到。」

唐廣見顧靜曼鐵了心想殺他,頓時焦慮了起來,這個惡毒的女人,若是他能逃出生天,一定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考慮考慮。」

莫問摸著下巴,玩渦ΑK感覺逗逗這個一開始就一副長輩模樣,不肯吃虧的姐姐還是挺有趣的。

顧靜曼不想放唐廣兩人走,他又豈會做放虎歸山那種蠢事,雖然唐廣不是老虎,但唐家肯定有令他忌憚的老虎,現在放他回去讓唐家來報復他不成。

「別考慮了,他們都想謀害你姐姐了,你就忍心他們欺負姐姐,不給姐姐報仇?」

顧靜曼瞧莫問那猶豫不定的模樣,頓時心急了起來,嗲聲嗲氣的,作垂眸yu泣狀,裝可憐與·誘的招式都使出來了。

「有錢不?」

莫問想了想,對著顧靜曼道。

「錢?」顧靜曼一愣,旋即嘴角抽搐了一下:「有,你想要多少都有。」

不曾想,自己弟弟還是一個財迷。

「一個億?」

莫問試探的問道,一個億已經是不小的錢了,之所以跟顧靜曼要錢,還是有他的考慮,顧靜曼不缺錢,而他缺錢,一些給莫晴歌煉製藥物的藥材都還沒有到手,必須話大量的錢財去購買。

不過像顧靜曼這種人,一個億應該會有,他自己不管怎麼說也救了她的命,幫了顧家堡,一個億不算過分。

「你真是一個小財迷,姐姐答應你了。」

顧靜曼恨得牙痒痒,難道他不知道一個億那是很多很多的錢錢嗎?

「好,成交。」

莫問笑了,一個億這麼輕鬆就到手了。

「別,我給你五個億,不,十個億都行。」

望著莫問目露凶光的望向自己,唐廣面一白,頓時大叫了起來,眼中隱隱閃過一抹喜。

莫問只要錢,那就好辦了。為了自己的命,他可不在乎那點錢,死了有錢也沒命話,把寶利大廈送給莫問都可以,他可不是顧靜曼這個出了名的財迷。

「抱歉,我喜歡跟熟人做生意,誰讓我跟你不熟。」

莫問搖頭嘆氣的望著唐廣,伸出一隻手瞬間捏住唐廣的脖頸提了起來,一點反抗之力都沒有。

「不……我……有錢……」

話還沒有說完,嚓一聲之後,就戛然而斷,唐廣歪著脖子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

縮在角落裡的周崇陵與周崇立兩兄弟見此面大變,知道今天的命保不住了,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但他們又怎麼可能跑過莫問,一道身影一閃就追上了兩人,下一刻兩道掌影拍出,一冷一熱,擊在兩人的后心上。

兩人的身子直接拋飛了出去,一個身上布滿了冰渣,一個宛如煮熟的蝦子似的全身通紅,都是死的不能再死。

「弟弟你太棒了。」

顧靜曼喜笑顏開,莫問沒有答應唐廣的條件令她很滿意,之前那十分不舍的感覺也不翼而飛了。

「一億,記住了。」

莫問挑了挑眼眸提醒道。

「哎,你真是一個小財迷,敢不敢別那麼貪財?」

顧靜曼搖頭嘆氣,一副教育的口吻。

莫問懶得搭理她,自顧自的檢查了房間一遍,發現沒有什麼遺漏之後,把所有屍體都關在房間里鎖了起來。

唐廣這個房間屬於一間密室,平時進行一些密謀的場所,隔音效果很好,裡面不管發生什麼事情,外面都聽不見,通道上更是層層防護,防止別人闖進來。

卻不想,修建如此之好的密室,最後卻成了他的葬身之地。

把唐廣的手下全部清理乾淨之後,把路口徹底封住,短時間內,別人肯定發現不了。

幹完這些之後,莫問與顧靜曼才悄悄離開,拐了幾個彎之後,重新出現在地下黑拳的會場里,此時會場里依舊瘋狂,各種糜爛、血腥、狂野、yi·穢……

「以後別老來這種地方。」

莫問望著下面的會場,皺了皺眉頭的道,雖然他知道顧靜曼的行事風格,與身份都不一般,但一個女人經常混跡在這種地方,多少令人不舒服。

「知道了。」

顧靜曼翻了一個白眼,還管起她來了,不過她本來就不怎麼來這種地方,雖然這個地下黑拳場她也有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