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09章氣海境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09章氣海境界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第19章氣海境界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傍晚到深夜,從深夜到黎明,莫問都坐在床上一動不動。.

但整個房間里,卻始終瀰漫著一絲絲詭異的氣息,時而冰寒刺骨,似是置身冰山之中,時而炎熱炙烤,似是置身熔爐,時而冷熱調和,似是hu天的夜晚。

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一隻眼眸內跳動著金的火焰,紅光妖異,一隻眼睛卻似是一顆凝固的鑽石,一片冰寒。

當兩種顏緩緩褪去,恢復正常的時候,屋內突然狂風大作,平地升起一道捲風。

莫問兩手張開伸展,那道颶風頓時一分為二,圍繞著莫問的兩隻手旋轉著。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房間里的所有小物件,都同一時間緩緩懸浮而起,飄浮在了空中。

似乎無形中有一股奇怪的力場,影響了原本的物理規則。

持續了半柱香時間,屋內逐漸恢復了平靜,風輕雲淡,似是什麼都沒有發生,但莫問此時的氣勢,卻截然不同了。

他立於屋中,只是穿了一條褲衩,赤·裸著上身,卻給人一股出塵之感,恍然間望去,竟然不給人不雅的感覺。

莫問握了握拳頭,感受著乾坤大挪移第三層的奧義,一時間心有所感,便下意識地在屋中印證了起來,乾坤大挪移的jig妙,果然不可思議。

通過一晚的嘗試,他機緣巧合的形成了氣海,突破至氣海境界,不知的那是運氣,還是因為同時修鍊了三部功法,所造成的結果。

據莫問之前的猜測,以為至少一個月左右才能形成氣海,卻不想推演三部功法的時候,彼此溝通,建立橋樑,令三股內氣意外的形成了氣海。

如今修成氣海,一身修為突飛猛進,一日千里,實力陡然間提升了十倍有餘,他心中自是欣喜異常。

有了氣海境界的修為,他才能算是一名真正的武者,一些武者的手段,才能真正施展出來。

他曾今身為胎息境界的武者,一身本事自然不小,但奈何不能內氣外放,所有實力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體內氣海涌動,內氣滾滾,似是浪h翻騰不休,一股熱血沸騰之感湧上心頭,令他有股昂天長嘯的衝動,宣洩一下心中壓抑已久的情緒。

不過他卻是忍了下來,畢竟現在身在酒店,而不是野外,以他現在的功力,長嘯之音可穿金裂石,真放開聲音來吼一聲,恐怕住在四周的人都會被他震暈。

突破到氣海境界,莫問心情特別好,收拾了一下房間,就準備出去轉轉。

剛走出房間,迎面就碰見沈靜跌跌撞撞的從對面的房間里跑出來,一臉的驚慌之。

莫問皺了皺眉頭,什麼情況?

「莫問……莫問……趕緊報jig,林姐讓人劫走了。」

沈靜一眼看見莫問,立馬就撲了過來,險些撞在莫問身上,小臉煞白,喘著不停的道。

「什麼情況?」

莫問挑了挑眉頭,不解的望著沈靜,人在酒店裡,怎麼可能讓人劫走?什麼匪徒有這種本事。

「剛才……剛才……有人從窗戶外把林姐……林姐……她……」

沈靜聲音顫抖,指著自己的房間,語無倫次的道。

她只穿了一身輕薄的睡衣,白嫩的胳膊小腿都露在外面,衣服有些凌亂,左手的胳膊上,有一道滲血的抓痕,顯然跟什麼人有過衝突。

以沈靜的xig格,平時不可能這樣就跑出房間,莫問第一個念頭就是沈靜房間里出什麼事了。

他一個閃身就進了沈靜的房間,只見屋裡並沒有什麼凌亂,窗戶開著,除此之外並沒有其他人。

他走到窗戶前往下面望了一眼,除了風聲吹動,並沒有看見什麼人。

他們住的地方乃是酒店25層,從窗戶處往下看,馬路上的汽車都只有巴掌大小,按理說根本不可能有人能把人從窗戶里劫走才對。

沈靜瞧莫問衝進她的房間,嚇了一跳,剛想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只能一咬牙,跟著跑了進去。

「莫問,趕緊報jig吧。」

沈靜發現屋裡沒有人之後,微微鬆了口氣,望著莫問顫聲道。

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實在太詭異。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說清楚。」

莫問皺了皺眉頭,林晴怎麼會莫名其妙被人劫走,而且為什麼會出現在沈靜的房間里。

「昨天晚上……」沈靜咬著嘴唇道。

原來,昨天晚上沈靜跟林晴去南伽寺參加香會,由於距離市區很遠,兩人很晚才回來,回到酒店后,林晴也不願在跑回家,乾脆就跟沈靜住了一晚。

今天早上沈靜起床小解,剛走出廁所的門,卻發現一個黑衣人蹲在屋子裡的窗戶上,肩膀上扛著之前還躺在床上熟睡的林晴。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她嚇得尖叫了一聲,那黑衣人也第一時間注意到了她,便躍入房間中準備再去抓沈靜。

由於窗戶距離廁所遠,而廁所的門距離大門只有兩米距離,沈靜第一時間就打開門往外跑,那黑衣人雖然速度很快,卻也撈了一個空。

結果就有了後面發生的一幕,或許因為沈靜跑出了房間,那黑衣人並沒有再追出來。

「那個人……那個人……跳下窗子了……」

沈靜臉蒼白,驚恐的說道,剛衝出門的時候她往身後望了一眼,發現那黑衣人也不追她,反倒是抱著林姐跳下了窗戶……

25層高,人從上面跳下去還不摔成肉泥,沈靜感覺自己的心臟都險些跳出了胸腔。

「跳下去了……」

莫問挑了挑眉頭,望了窗戶下一眼,下面就是酒店正門前的空地,根本什麼都沒有,不時又人員出入酒店,一切正常。

沈靜挪到窗戶邊,戰戰兢兢的往窗戶下望了一眼,卻沒有發現自己想象中血肉模糊的場面。

怎麼回事!

她下了一跳,機jig的回身jig惕的望著屋內,難道剛才只是錯覺,黑衣人與林姐並沒有跳下窗戶,而是還躲在房間里……念及此,沈靜手腳都有些發抖,心中充滿了恐懼。

「屋子裡沒人。」

莫問搖搖頭,若是屋裡有人,豈能逃過他的感應。

望著沈靜蒼白的小臉,莫問輕嘆一聲,拉過她的小手握在掌心裡,一道溫和的九陽真氣度了過去。

沈靜感覺莫問的手心暖暖的,一股熱流湧入她體內,游遍全身,那溫暖的感覺,令她莫名的安心了起來,小臉也恢復了一點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