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113章林晴下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3章林晴下落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絢麗的銀白色跑車宛如一道旋風,在寬廣的高速公路上飛馳,此時莫問與顧靜曼兩人已離開了魔都,前往顧家堡的路上。

「你說,那林晴已經落入了周家公子周崇軒手中?」

副駕駛位上,莫問挑了挑眉頭,疑惑的望著林晴。

「姐姐騙你幹什麼,你難道還不相信姐姐的手段,別的地方不說,蘇省範圍內,不管發生了什麼,都沒有我顧靜曼調查不出來的事情。」

顧靜曼挑了挑尖峭的下巴,眼中閃過一抹傲然之色。

莫問所託顧靜曼幫忙的事情,自然就是林晴失蹤一事,之前顧靜曼打了一個電話,才過了半個小時,就有了林晴的消息。

據顧靜曼所說,那林晴落在了周家手中,而且還正是與顧家堡為敵的那個周家。

「姐姐可沒有跟你開玩笑,那周家大公子周崇軒昨晚並沒有在周家,而是出現在南伽寺的香會上,此人自認為風·流倜儻,實則**如命,以前也經常做出劫擄姑娘家的事情。」

顧靜曼眼中閃過一抹厭惡,顯然對那個周崇軒很沒有好感。

「那林晴現在身在何處?」莫問皺了皺眉頭。

「此時估計已經前往周家的路上了。」

顧靜曼柳眉微蹙,那周崇軒可不是什麼好貨,劫擄了人家姑娘大多關在他在雲台山的一處城堡里,金屋藏嬌,過著皇帝一般的生活。

莫問聞言,微微閉上了眼睛,那個周家,估計還必須去上一趟了。

車子在路上飛馳,不一會兒便駛入了一個郊區的一個豪華莊園里,裡面佔地廣闊,花園,泳池,亭樓應有盡有,主別墅前的草地上,還有一塊綠草茵茵的飛機坪。

顧家堡位於雲台山深處,自然不可能坐車過去,平常出入都是使用直升機。

蘭博基尼在草坪上一個甩尾漂移停了下來,此時飛機坪上停著一架民用飛機,但似乎改裝過了,給人金屬野獸一般的狂野視覺衝擊。

飛機邊上,還有幾名檢修員與飛行員在調試著飛機。

顧靜曼下了車,便立刻有人恭敬的跑過來,替她打開了機艙的門。

「弟弟,此去雲台山大概兩個多小時的路程。」

飛機上,顧靜曼對著莫問道。

不一會兒,飛機已經緩緩起飛,一頭扎入了空中。

莫問挑了挑眉頭,身體下意識的緊繃了一下,飛行在空中,這麼不受控制的感覺令他很不舒服,潛意識裡面就產生了一抹警惕。

以他現在的修為,若是出現什麼意外,從高空掉落下去,很有可能就掛了。即使不死,都是重傷。

若是還有胎息境界的修為,他倒是不會有這種想法,因為胎息境界的高手,可以憑藉體內磅的內氣攪動空氣,可以在空中滑翔一段時間。

傳說中金丹境界的人,甚至可以平地飛起,凌空虛渡一段距離。

當初莫問就見過這種人,面對如此高手,在他面前想逃都不太可能。

不一會兒,飛機就深入了大山之中,在雲霧繚繞的群峰之間穿梭。

飛行員顯然很有經驗,駕駛著飛機很流暢的在山裡飛行。

大約兩個多小時后,飛機出現在一座巨大的古堡上空,勻速在古堡周圍盤旋了一周,等古堡燈塔亮了綠燈之後,才緩緩降落。

古堡里顯然有著防禦系統,不明飛機擅自進入會受到攻擊。

「這就是顧家堡,有著170多年歷史,怎麼樣?是不是很壯觀。」

顧靜曼跳下飛機,驕傲的望著莫問道。

顧家堡在雲台山附近發展了一兩百年,當初還是清朝的時候,他們就在此紮根,經營多年,底蘊之雄厚,自然不用說。

富過三代出名門,像顧家堡這種有著一兩百年歷史的家族,乃是名門中的名門。

顧靜曼那自然而然流露出來的貴氣,與出身的家庭是分不開的。

「小姐,您回來了,老爺子剛還找你,叫你過去一趟。」

剛走下飛機,一名下人模樣的中年人便走了過來,微微躬身道。

「爺爺找我?」

顧靜曼眼中閃過一抹疑惑,昨天爺爺身受重傷,應該在閉關療傷中才對,怎地出關找她幹什麼?

「我馬上過去。」

顧靜曼微微頷首,扭頭對著莫問道:「弟弟,跟我去見見爺爺把,能請到你,他肯定很高興的。」

「走吧。」

莫問微微點頭,既然答應了顧靜曼,那自然由她安排。他能出力就出力,不能出力了,他難道不會跑?估計周唐兩家,應該沒有什麼能讓他逃跑的人。

跟在顧靜曼後面,一路往顧家堡深處走去,這個顧家堡還真是氣派,一路上僕人雜役隨處可見,還有很多人甚至有著武功的底子。

顧家堡的家底倒是不薄,很多僕人甚至都有著不錯的修為。

兩人一前一後走入一間古樸的樓閣中,顧靜曼在外面響了兩下門,然後便束手立著。

「小曼兒么?進來吧。」

裡面響起一道有些老的聲音,然後兩邊的門就自動打開了。

莫問挑了挑眉頭,好一手引氣的功夫,這個顧家堡的老爺子倒是有些能耐,估計不是尋常的抱丹初期古武者,應該接近抱丹中期了。

房間里很空蕩,並沒有什麼傢具與裝飾品,第一眼就給人單調的感覺。

不過空間卻很大,幾根盤龍柱聳立,像是一個大殿,頗有些恢弘大氣。

最裡面,一名老者盤坐在一個蒲團上面,鬢髮皆白,面容蒼老,年歲顯然不小了。

不過這個老頭坐在那裡,卻無形中給人一股壓力,令人不由自主的嚴肅起來。

「爺爺,你怎麼不閉關療傷,找我有什麼事呀?」

顧靜曼直接無視了那老者散發出的威嚴,很親昵的走到老者身邊坐了下來。

「小曼兒,你帶了客人回家,不給爺爺介紹一下?」

望著莫問跟著顧靜曼身後進來,老者眼中閃過一抹訝然之色,小曼兒可很少帶客人回來,而且還是一個年輕俊俏的少年。

「他呀?就是那個我跟你說的,厚著臉皮要認我做姐姐的弟弟。」

顧靜曼斜斜的睨了莫問一眼,笑嘻嘻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