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14章明教殘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14章明教殘餘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莫問挑了挑眉頭,望著顧靜曼的目光有些不善,明明她死皮賴臉以姐姐自居,現在倒成了他厚著臉皮認姐姐。

「哦,你就是那個救了小曼的莫問小友?」

老者眼中閃過一抹驚訝,此蒲團上站了起來,倒是挺客氣。顯然,之前顧靜曼在老者面前提過莫問。

「老人家有禮了。」莫問抱了抱拳道。

「老頭顧喜成,莫問小友快請坐。」

老者很是客氣的抱拳回禮,隨手一招,遠處一張椅子就憑空飛起,一下落在莫問身邊。

莫問也不拘束,大馬金刀的就坐了下來。

「小曼兒,你怎麼把莫問小友帶家裡來了,現在顧家堡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真是胡鬧。」

顧喜成瞪了顧靜曼一眼。

他語氣雖然有些嚴厲,但神色間卻並沒有什麼責怪之色。

「爺爺,莫問答應明天代表我們顧家堡出戰了,他的能力你知道,肯定能幫上我們大忙的。」

顧靜曼吐了吐舌頭,顧喜成面前,她倒是老實的跟個乖乖女似的。

「莫問小友願意幫助我顧家堡,老頭在此感謝了,不過我還有一事相求,希望莫小友能答應。」

顧喜成沉吟了一下,望著莫問的目光閃過一抹精光。

「不知顧老有何相求?」莫問挑了挑眉頭道,顧家堡的人倒是一點都不跟他客氣。

「明日一戰,希望莫小友別參與,帶著小曼兒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顧喜成沉聲說道。

「爺爺……」

顧靜曼聞言,頓時就急了,爺爺什麼意思?

「小曼兒,不止是你,族中其他人我也會作安排的。」

顧喜成搖搖頭,制止了顧靜曼說話,「周家與唐家聯合起來對付顧家堡,顧家堡抵擋不住的,以我對那兩家的了解,絕對不會輕易放過顧家堡的人,所謂約戰一事,恐怕另有貓膩,我必須做好最壞的打算才行。」

「爺爺,那周家與唐家也沒有什麼厲害的,難道我們顧家堡還怕了他們不成?而且周家與唐家兩個老傢伙也受了重傷,沒有他們兩個抱丹境界的古武者,其他人還想奈何我們顧家堡不成。」

顧靜曼緊攥著拳頭道,爺爺的意思明顯打算放棄顧家堡,做出棄車保帥的決定。

「此事我意已決,你不用多說了,現在就離開吧。」

顧喜成微微閉上眼睛,似乎沒有商量的餘地。

「我不會走的。」

顧靜曼咬著嘴唇,狠狠地甩袖離開,她不可能拋棄顧家堡獨自離開。

莫問挑了挑眉頭,跟著顧靜曼後面,也準備出門。

「莫問小友,請稍等。」

顧喜成望著顧靜曼的背影,輕嘆了一聲。

「顧老還有何事?」

莫問頓了頓,轉身問道。對於顧家堡的家事,他一個外人自然不好過問。

「莫問小友,小小年紀便能以通脈境界的修為擊敗氣海境界的古武者,實乃天縱奇才。不知你師從何人,屬於何門何派?」

顧喜成沉吟了一下,如此說道。他倒希望莫問有個不小的來頭,如此才能正真幫助顧家堡,否則憑他一人之力,實在杯水車薪,還不如讓他離開,免得反而害了他。

「無門無派,一個無根之人而已。」莫問有些自嘲的笑了笑。

「哦。」

顧喜成微微點頭了點,眼中閃過一失望,他倒不是認為莫問無門無派,只當他不願說而已,既然不願意說,自然也不可能讓背後的師門幫助他顧家堡。

「莫問小友,周家與唐家狼子野心,早就打著顧家堡的注意,不可能輕易放過顧家堡的人,明日約戰一事,不符合周唐那兩個老傢伙的性格,處處透著不同尋常的味道,老朽雖然活了一大把,但眼睛還沒有瞎。」

顧喜成望著窗外的天空,略微低沉的道:「家門不幸,顧家堡出了叛徒,否則顧家堡哪裡會落得這般境地。」

「叛徒?」莫問挑了挑眉頭,他倒是第一次聽說此事,顧靜曼並沒有跟他說,或許她都不知道這種事情。

「不錯,說起來,那還是幾十年前的恩恩怨怨了……」

原來,顧喜成這一代有三兄弟,顧喜成排行第二,上面還有一個大哥,下面還有一個三弟。

當年顧喜成在三兄弟中天資最高,古武一道上面的造詣遠遠高出兩名兄弟,最受上一代顧家家主的賞識。

上一代顧家家主死後,把家主之位傳給了顧喜成,此事引起了老大顧喜福的不滿,從此兄弟不合,家族矛盾越發劇烈,最後甚至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由於顧喜成的修為勝過顧喜福一籌,又繼承了家主之位,顧喜福自然不是對手。

最後顧喜福一脈,從顧家堡分裂了出去,在外面自立門戶。

「說來慚愧,兄弟相爭,禍起蕭牆。」顧喜成輕嘆一聲,面色有些蕭瑟的道:「我懷疑顧喜福回來了,而且跟周家與唐家勾結在了一起,引狼入室,當真是其心可誅。」

「顧老或許多慮了,你那只是懷疑而已。」莫問笑了笑道。

「我也希望我多慮了,但願吧……」

顧喜成並沒有因為莫問的話而有什麼僥倖之色,顯然對那個猜想深信不疑,至於原因是什麼,他就沒有跟莫問說了。

「莫問小友,顧家堡不平靜了,你或許從小曼兒那裡知道一些,老頭也不隱瞞,關於那明教藏寶圖的事情,顧家堡確實有,不過只有四分之一的圖紙而已,若是有完整的藏寶圖,顧家堡恐怕早就尋到了,還會龜縮雲台山這個角落裡么。」

顧喜成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明教藏寶圖落在顧家堡手中已有幾百年歷史了,若是憑藉藏寶圖能找到寶藏,還能等現在。

但他把藏寶圖殘缺不全的事情說出去,恐怕也沒有人相信,人心就是如此,不親眼見證,不會死心的。而且明教乃是四百年前縱橫天下的曠世大教派,極盛時期甚至掌管一國之命脈,明教的藏寶,誰不會動心?

「不知顧家堡從何得到那明教藏寶圖?」莫問心中一動,那明教藏寶圖,怎麼會落在顧家堡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