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127章很好,很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27章很好,很滑……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懸崖上,周家老頭望著下面一片雲海,皺了皺眉頭。

按理說,那少年抱著一個人從如此高的懸崖上跳下去,應該不會有活路了才對。別說一個少年抱著一個女人,即使換成他跳下去,一千多米高,恐怕也會摔成重傷,甚至摔死都有可能。

猶豫了一下,周家老頭還是決定下去探查一下,殺了他孫兒的人,他必須親眼看見他死透才甘心。

周家老頭左右望了望,發現並沒有下山的路,只能一咬牙,貼著崖壁緩緩跳下去。

他並沒有像莫問那般往外跳,而是貼著崖壁下滑,保持身體與崖壁的距離不超過一米,每當下落十幾米后,便一拳轟在崖壁上,生生在岩石上轟出一個洞,以此拖緩下降的速度。

方法雖然野蠻,但卻很管用,不一會兒,周家老頭便下降了百米,並且始終保持著身體平衡。

只是下面依舊一片雲海,可見度低,他無法看見下面的情況,不過想來,此時那少年應該依舊摔落崖底了。

就在他再一次一拳轟在岩壁上,減緩下降的速度時,一道身影詭異的一閃,速度之快,竟是一下就出現在了他面前。

緊接著,一張勾著唇角,一臉笑容的臉出現在他面前。

「老傢伙,你這樣下降速度太慢了,我幫你加速加速吧。」

莫問嘿嘿一笑,一腿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猛地抽向周家老頭,凌厲的攻擊掀起一道狂風,攪亂了雲海。

周家老頭心中大驚,此時已是來不及,只能硬生生接了莫問全力一腿。

砰地一聲悶響,巨大的力道把周家老頭砸飛了出去,徹底脫離了岩壁,往懸崖下跌落而去。

而莫問亦是因為反震力倒飛了出去,不過他出力的角度特殊,反倒是撞向了岩壁。

赤紅色的光芒一閃,握在他手中的腰帶就瞬間射入岩石中,再次把莫問的身影固定。

一切都是電光火石之間發生,縮在莫問懷裡的林晴甚至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剛才的交手就結束了。

望著下面的雲海,莫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如此高的懸崖,就算不把那周老頭摔死,肯定也會摔成殘廢。那周家老頭敗就敗在跟著莫問跳下懸崖,若是他不那麼大意,恐怕莫問一時間還奈何不了他。

手臂一震,那古怪的赤紅色金屬腰帶末端突然彈出一道森寒的刀刃,刺入岩壁兩三寸。那刀刃端是削鐵如泥,那堅硬的岩石面對那刀刃,宛如豆腐一般,憑藉莫問與林晴兩個人的體重,就把岩石給切了開來。

兩人開始緩緩下降,憑藉那刀刃的鋒銳,在岩壁上拖出一條深深的溝壑,端是恐怖之極。

林晴亦是瞪大了眼眸,望著那一路下切的尾部刀刃,世間竟然有如此鋒銳的兵器,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莫問手中那古怪的腰帶,究竟是什麼東西?難道是他的兵器不成?

林晴心中升起一個大大的問號,再次感到莫問是如此的神秘。

大概五分鐘,兩人才滑落到了山底,懸崖下乃是一條山溝,地面崎嶇不平,全是尖銳的岩石。

乖乖!

莫問暗道一聲,還好沒有從上面摔下來,否則不死也脫層皮。

他舉目四下張望,發現不遠處的地上有著一條血跡,那血痕往山溝內延伸,卻是沒有看見周家老頭的身影。

莫問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現在懂得躲了,躲得掉嗎?

他沿著血跡一路往前,不一會兒就出現在一個山洞前,血跡一路延伸到山洞裡面。

「林姐,咱們進去痛打落水狗。」

莫問開心的笑了笑,對落井下石這種事情顯然很在行。

林晴白了莫問一眼,這混賬怎麼就這麼壞。

莫問把林晴放下,一個閃身就鑽入了山洞裡。

山洞裡面的空間不小,大概有兩個房間那麼大,莫問剛一進來,一眼就望見了周家老頭縮在一個角落裡運功療傷,渾身破破爛爛的狼狽之極,一條腿似乎斷了,歪歪的躺在地上。

「小雜種,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莫問一個大活人走進來,周家老頭自然第一時間就發現了,頓時咬牙切齒,恨不得把莫問生吞活剝了,他活了這麼大歲數,還從來沒有吃過這麼大的虧。

「老王八,現在可不是你囂張的時候,人怎麼就沒有一點自知之明。」

莫問勾了勾嘴角,玩味的望著那氣息奄奄,已然是重傷難以爬起來的周家老頭。

「我跟你拼了。」

周建午心中恨的滴血,出道五六十年,最終成為了抱丹境界的武者,卻最終栽在了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手中,他怎麼能不發狂。

一掌拍在地上,周建午整個人一下就彈了起來,猛地撲向莫問。雖然他的雙腳斷了,但還有手,還有內力,拚死他也要拉著莫問同歸於荊

「既然你找死,那我就送你一程。」

莫問眼中精光一閃,手腕一抖,手中的那根古怪腰帶一瞬間分裂開來,變成七塊奇形怪狀的令牌四下紛飛,似是活物一般,在空中盤旋,瞬間把周建午包圍祝

山洞裡,轟鳴聲不斷,周圍的山壁都搖搖晃動。

山洞外林晴小手攥緊,緊張的等待著。她並沒有跟著進山洞,因為她知道跟著進去只會拖莫問的後退。

一刻鐘之後,莫問面無背隼矗衣服有些破損,上面還染著血跡。

而山洞裡,周建午張大著嘴巴,嘴裡不斷流出血液,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山壁上一根突出的石刺穿過他的胸膛,把他盯在了山壁上。

掙扎了兩下,身體便逐漸軟了下來,氣息全無,變成了一具屍體。眼中,依舊有著濃濃的不甘,若不是掉下懸崖導致他身受重傷,憑他抱丹境界的修為,又怎麼會死在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手中。

莫問抱著林晴再次飛上了懸崖,懸崖下面雖然有路,但深山裡隨便走肯定會迷路,所以只能原路返回,才能找到回去的路。

「莫問,感覺怎麼樣?」

林晴縮在莫問懷裡,一隻手撫摸著他的胸口,幫他順著氣,剛才跟那周家老頭一番交戰,莫問肯定受了不小的傷。

「嗯?很好,很滑,手感不錯。」莫問楞了一下,然後下意識的說道。

林晴聞言瞬間有了一種一拳打在莫問臉上的衝動,狠狠地把莫問托在她光潔大腿上的手打掉,惱怒的瞪了莫問一眼,臉卻紅的跟染了一層胭脂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