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132章小悠驚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2章小悠驚變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莫問勾了勾嘴角,把佛像理所當然的放入了自己兜里,佛像本就是明教第34代教主留給後人的寶貝。他同時修鍊兩部神功,還是明教的新一代教主,自然只有他才有資格繼承佛像。

此佛像裡面蘊含著諸般武學至理,他剛才見識的才不過百分之一,以後修鍊,佛像對他的幫助將會很大,站在巨人肩膀上的人,才是站的最高的人。

而且,通過剛才的感悟,他修鍊的九陽神功與九陰神功產生了奇妙的變化,竟是令他的修為直接突破到了氣海境界中期,實力足足提升了一倍,這倒是令他意想不到的好事。

第二天,雲台山古武界傳出周家與唐家兩位抱丹境界的家主同時死亡的消息,一時間,宛如一場地震席捲整個雲台山地界的古武者勢力。

周家與唐家兩名抱丹境界的家主一死,意味著兩家名存實亡了,再也不是雲台山三大家族之一,除非兩家能再出一名抱丹境界的高手。

而顧家堡,經過此次事件之後,無疑成了雲台山古武界第一勢力。第二天,就有一些雲台山大大小小的古武勢力上顧家堡拜山門……

這些事情莫問並不知道,因為他當天晚上就不辭而別了,甚至顧靜曼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走了。

……

京華城,華夏大學裡面依舊充滿著磅的朝氣,傍晚的餘暉里,一對對少年少女成雙成對的結伴在操場散步,歡聲笑語,追追打打,緩解著一天緊張學習之後的壓抑情緒。

蘇伯羽很鬱悶,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因為他在操場上等了半個小時,秦小悠卻還沒有出現,見她一面,比見國家領導一面都難。

不僅因為如此,還有一件事情令他差點就瘋了,險些沒有把家裡的傢具全部砸了。因為那個蘇家請來的前輩高人,並沒有把他的隱疾治好,反倒是一籌莫展,一點辦法都沒有。

他已經有整整一周都沒有碰過葷了,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個不可思議的事情。那個直接把他變成了太監的人,他恨不得扒他的皮,喝它的血!

他不知道莫問在他身上動了什麼手腳,以至於抱丹境界的前輩高人都一籌莫展,現在能治好他的人,恐怕只能找那個莫問。

可一周了,莫問都沒有出現,他調查了一下,才知道原來莫問跑魔都去了,而且還是跟著沈靜一起去的,想著兩人結伴而行的畫面,蘇伯羽就嫉妒的想殺人。

他現在就想一個充滿氣的輪胎,有氣無處可撒,憋的跟個王八似的。

還有秦小悠,他花費了那麼多周折,又是裝好人,又是裝謙謙君子,又是溫柔示愛,甚至都拋出了殺手,承諾以後娶她進蘇家的門,當蘇家的大少奶奶。

可一周下來,別說感動秦小悠,連她一隻小手他都還沒有摸過,整天人都找不到。他還從沒有見過如此頑固的女人。

對於平民人家的姑娘,蘇伯羽向來是無往而不利,稍微上點心就能把她們迷得團團轉,可碰上秦小悠,他幾乎每天都在碰壁,腦袋都碰出血了。

尤其是知道秦小悠喜歡莫問,每天都在打聽莫問的情況后,他簡直氣炸了,感覺自己就像一個**,挖莫問的牆角不但沒有挖成,反倒是惹了一身騷,現在連那個男人最基本的功能都沒有了。

蘇伯羽陰沉著臉,他忍不下去了,當衣冠禽·獸脫掉外衣之後,他就是一隻禽·獸。蘇伯羽從來就沒有把自己當過好人,所以他干那麼多**不如的事情也心安理得。

「你找我幹什麼?」

足足等了一個小時,秦小悠才姍姍來遲,若不是蘇伯羽用她母親的醫療費威脅她,她根本不會下來。

「沒事就不能找你?」

蘇伯羽冷淡的道,尖峭的下巴微微上挑,眼中閃過一抹暴虐之色。

「沒事我就先上去了,還有功課沒有做完。」

秦小悠低著頭,眼中閃過一抹忐忑,今天蘇伯羽有些奇怪,怎麼不再裝溫文爾雅的翩翩公子了,這種反常令她有些害怕。

「做功課?做個狗屁功課,跟我來,我有話跟你說。」

蘇伯羽冷笑一聲,每天不是這個理由就是那個理由,難道他是閻王嗎?就那麼令她害怕。

「有話在這裡說,我還有事。」

秦小悠後退一步,警惕的望著蘇伯羽。蘇伯羽的態度令她升起一抹危險的感覺。

「今天可由不得你,跟我乖乖的過來。」

蘇伯羽嘲諷的望了秦小悠一眼,本少爺不跟你玩了,你不是喜歡莫問嗎,莫問讓我不能人道,我就用手指把你給破了。

蘇伯羽上前一把扯住秦小悠的胳膊,把她往身後的密林里拖。

「救命!救命1

秦小悠大驚失色,大呼救命,猛地用手中的包包砸蘇伯羽的腦袋。

可她一個女孩子,又怎麼會是蘇伯羽的對手。

蘇伯羽拉著她的胳膊,幾乎拖著往密林里走。周圍的學生有很多都聽見了秦小悠的救命聲,但見那人是蘇伯羽后,一個個都沉默了……

「放開我……放開我……你想幹什麼……」

秦小悠不斷掙扎,卻還是讓蘇伯羽拉扯到了密林深處。

「幹什麼?當然是干一些男人女人之間乾的事情。」

蘇伯羽邪笑著道。

「你個畜生,放開我,你答應了我不強迫我。」

秦小悠通紅著眼眸道。

「我說的話你也信,那是放屁,怎麼了?」

蘇伯羽挑了挑眉頭,說著伸手準備去扒秦小悠的衣服。

「滾開……你滾開……」

秦小悠哭著從手提包里摸出一個瓶子,猛地拔開瓶塞,裡面的液體頓時賤了出來,一股濃濃的硫酸味充斥在空中,那些濺落在地的液體冒出一股白煙,地上的枯樹葉腐蝕了一大片。

蘇伯羽嚇了一大跳,趕忙放開秦小悠,饒是如此,還是有一滴濃硫酸濺在手上,立刻腐蝕了一大塊,皮膚泛白,痛的他齜牙咧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