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33章他在哪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33章他在哪裡?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你幹什麼?」

蘇伯羽驚怒的望著秦小悠,她竟然私藏了一瓶濃硫酸隨身帶在身邊。想幹什麼?關鍵時刻好用來對付他不成?

果然,她從來就沒有妥協過,好一個歹毒的女人!

「你……你別過來……否則……否則我就潑你……」

秦小悠不,端著濃硫酸的手不停地顫抖,眼中儘是彷徨之色。

「你別忘了,你可是欠了我的,怎麼?現在想抵賴了。」

蘇伯羽冷笑道,陰沉的臉望著秦小悠,從口袋裡掏出一張手帕把手上的濃硫酸擦掉,上面燒傷了一大片。

「我……可以補償你,欠你的錢……以後我都會還給你。」

秦小悠哆哆嗦嗦的退到樹根下,左右張望,尋找逃走的辦法。

「你以為你還的起嗎?別幼稚了。」

蘇伯羽詭異的笑了笑道:「今天可由不得你了,欠債還錢,天經地義。」

「把她抓起來。」

蘇伯羽冷冷的道,憑藉有一瓶濃硫酸就能威脅他?未免太天真了點。

他話音剛落,陰暗處就一左一右走出兩道身影,正是跟在蘇伯羽身邊保護他安全的古武者,雖然蘇伯羽不是古武者,但卻花了不少代價招募了一些貪圖錢財享樂的低階古武者。

「你們別過來……」

秦小悠驚恐的舉著手中的硫酸瓶子,緊張的望著那兩個青年男人。

可惜,她的威脅一點作用都沒有,那兩人又豈會把一個小女子放在眼裡,冷笑著一步步逼近。

秦小悠轉身想跑,可根本跑不掉,一眨眼就有一個青年出現在他身邊,把她當成小雞一般提來起來。

「放開我……你們放開我……」

秦小悠驚恐的不斷掙扎,可又哪裡掙脫的得了一名古武者的手掌心。

「你不是喜歡莫問嗎?處處為他著想,你那麼喜歡他,我倒想知道,他知道你是一隻破鞋后。還會不會要你。」

蘇伯羽猙獰的大笑起來,冷冷的道:「把她的衣服脫了。」

一名青年上前準備把緊攥在秦小悠手中的硫酸瓶奪走,以免等會傷了少主,而另一人則抓著秦小悠,開始扒她的衣服。

秦小悠頓時急了,狗急了還會跳牆,兔子急了還會咬人,當下端著濃硫酸就往兩人身上潑,那兩人嚇了一跳,趕緊閃開,。由於距離太近,依舊有一些濃硫酸潑在他們身上,頓時一個個痛的齜牙咧嘴。

「你別逼我,否則我就潑你了……」

秦小悠顫抖著道,緊張的攥緊手裡的硫酸瓶,雖然剛才潑硫酸的時候,有一些濃硫酸也落在她手上,但她卻絲毫也不敢放開此時唯一能保護她的硫酸瓶。

「你反了。」

蘇伯羽冷哼一聲,對著手下命令道:「還等什麼,把她抓起來,賞金100萬。」

那兩名青年對視了一眼,只能再次緩緩走向秦小悠,這一次他們卻不敢大意,企圖先奪下她手中的濃硫酸瓶再說。他們雖然修鍊了古武,但等級太低,不可能躲得過濃硫酸的潑灑。

望著兩個不懷好意的人接近自己,秦小悠情急之下猛地把硫酸往蘇伯羽臉上潑去。

蘇伯羽面色大變,急忙抽身後退,結果後腳下一塊石頭把他絆倒,頓時昂面摔倒在地,而濃硫酸恰巧從空中落下,卻並沒有潑在蘇伯羽臉上,而是……潑在了蘇伯羽的褲襠里……

一道白煙從蘇伯羽的褲襠里冒出,伴隨著一聲聲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蘇伯羽雙手捂著襠部,躺在地上不斷打滾,面龐都痛苦的扭曲在了一起。

「少……少主你沒事吧……」

那兩名青年面色大變,趕忙上前攙扶起蘇伯羽,如果少主出了事,他們可沒有好果子吃。望著蘇伯羽褲襠里依舊不斷冒出的白煙,兩人一點都笑不出來,反倒是嚇出了一身冷汗。

「給我把她抓起來,我今天非把她給辦了不可。」

蘇伯羽夾著腿,雙手捂著襠部,聲音尖銳沙啞,像是一個掐住了脖子的太監。

「你們別過來……」

秦小悠緊張的望著那兩人,不停的後退。但她又怎麼可能逃得過他們的手掌心,手裡的濃硫酸只夠再潑一次了。潑完了,她就成了一隻任人宰割的羊羔了。

她眼中升起一抹絕望,不管如何,她都不能讓蘇伯羽玷污了她。

望著不斷接近的兩名青年,她猛地咬著嘴唇,還未等那兩名青年接近,便把濃硫酸往自己臉上潑去……

「你……你……」

望著面目全非的秦小悠,蘇伯羽指著秦小悠半天說不出話來,世界上竟然還有如此瘋狂的女人!

「蘇伯羽,你不是喜歡我嗎?不是把我當成公主嗎?不是準備把我娶回蘇家嗎?那你現在來娶我啊1

秦小悠狠狠地把空瓶子摔在地上,嘲防:「別虛偽了,你那噁心的嘴臉我看著就噁心。告訴你,我就是喜歡莫問又怎麼了?至少他能不斷讓我感到貼心的溫暖!你算什麼東西?別裝翩翩公子了,你以為你是情聖?你就是一個衣冠禽·獸。」

她從來都沒有想過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給一個令她噁心的人,一直以來不過都是虛與委蛇,迷惑蘇伯羽而已。

「賤女人1

蘇伯羽一巴掌把秦小悠打翻在地,氣得渾身發抖,半天說不出話來。

那一巴掌他卻並沒有討到好,一隻手掌瞬間灼傷,被濃硫酸腐蝕了一大塊。秦小悠現在就像一個刺蝟,渾身都碰不得。

手掌鑽心的疼痛,氣得他又給趴地上的秦小悠狠狠地補上了一腳。

蘇伯羽的兩名護衛面色發白的站在一邊,一個柔弱女子發起狠來,剛烈的簡直令人害怕,兩人心中都有些生寒。

「蘇伯羽,你永遠別想得到我,你這隻臭蟲……畜生……」

秦小悠捲縮在地上,全身鑽心的疼痛令她動都不敢動一下,她感覺自己就像一個泡在水裡的雪糕,一點點的融化著。

蘇伯羽陰沉著臉把手上的濃硫酸擦掉,一瞬間他所有的興緻都消失了,再也沒有了在秦小悠這個女人身上花一點心思的欲·望。

他知道他再一次輸給莫問了,輸得徹底,輸的可笑。

緩緩地轉身走出小樹林,再也沒有看秦小悠一眼的興趣,他現在只想找到莫問,把那個混蛋碎屍萬段。

「秦小悠,算你狠!我蘇伯羽第一次在一個女人身上敗得如此徹底,不過你以為你這個樣子,莫問還會喜歡你嗎?別幼稚了,你不過是我跟他之間爭鬥的一個犧牲品而已。」

蘇伯羽的腳步停頓了一下,冰冷而充滿嘲諷的話在小樹林里回蕩。

秦小悠默默的流著眼淚,受傷的望著藍藍的天空……

你在哪裡?秦小悠突然很想見到莫問,有很多話想跟他說,但她又再也不想見到莫問了。

……

莫問並不知道京華城發生了什麼,此時他正跟著華夏大學的團隊,返回學校的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