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41章弄死蘇伯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1章弄死蘇伯羽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一手寒冰,一手烈火,兩手相合,寒冰與烈火都消失了,只有一團無形無色的氣團緩緩跳動著。

禿頂老頭一拳將至,磅的氣勢籠罩而下,吹的地面飛沙走石,衣衫獵獵。

莫問雙手抱元,猛地往前一推,雙掌與禿頂老頭襲來的拳頭撞在一起。

轟!

一道無形的氣浪以兩人為中心席捲而開,瞬間擴散在整個花園,地上那碎裂的女神雕像水泥塊,在氣浪的推動下紛紛拋飛了出去。

而那些距離兩人較近的蘇家人,亦是在氣浪的推動下撞飛了出去。

那禿頂老頭瞬間就拋飛了出去,撞在蘇家莊園一根巨大的門柱上,把那門柱撞成了幾節,屋檐都坍塌了一般。他倒在廢墟中,嘴裡鮮血狂噴,抽搐了兩下就萎靡了下去。

至於莫問,亦是撞飛了出去,不過他早有準備,氣沉丹田,千斤下墜,所以並沒有拋飛出去。但在氣浪的推動下,他的身子向後拖動了百米,地下拖出一條深一尺,長百米的溝壑,觸目驚心。

一抹血跡從他嘴角流下,那一招之下,他亦是受傷了。

陰陽融合他現在還掌控不了,貿然使出對敵,卻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數。

不過與禿頂老頭相比,他受的傷輕多了,畢竟他早有準備,第一時間避開了最兇猛的撞擊。

而那禿頂老頭卻是並不知道陰陽融合的厲害,不但不避退,反倒是兇猛的主動撞上去,力撼陰陽融合的爆發,他不死誰死……

莫問望了遠處那廢墟堆一眼,那個抱丹境界的禿頂老頭亦是躺倒在地。再無了氣息。

雖然殺死一個抱丹境界的古武者有著取巧之嫌,但結果卻是他死了,莫問卻還好好的活著。

他抹去嘴角的血跡,眼眸冷漠的望了蘇家眾人一眼。

此時,莊園里人仰馬翻,死的死,傷的傷,還有一些人趁機逃走了,那蘇家家主蘇秉承此時也已不見了蹤影。

他冷笑一聲,身影一閃。一連在空中掠出數十道殘影,幾個閃身就出現在蘇家莊園內園。

剛準備把那些人一個個逮出來,卻發現一群人迎面走了過來。

「少俠饒命。」

蘇秉承走在最前面,嘴裡連呼求饒,不斷輯首行禮。那吳居士都死在了眼前的少年手中。蘇家便沒有了任何依仗。他知道蘇家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像眼前之人那無所顧忌的行事作風。一個不慎。很有可能滅門。

莫問挑了挑眼眸,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因為他發現人群中,終於有著一個他想看見的人——蘇伯羽。

「把那孽障押上來。」

蘇秉承一揮手,跟在後面的兩個大漢立刻押著一個青年走到莫問面前,面無表情的腿腳踢在青年腿彎上。把他押著跪倒在地。

「少俠請贖罪,此子任憑少俠處置。」

蘇秉承小心翼翼的望了莫問一眼,恭敬的說道。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莫問淡漠的說道。棄車保帥,一個家族的人能做到這種程度,也夠冷漠無情的了。

此時,蘇伯羽臉色煞白,嘴唇發青,顫顫抖抖的跪在地上,他做夢都想不到最後會是這麼一個結果,上天給他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他竟然被家族給出賣了,無情押到莫問面前領罪。

「蘇伯羽,我好像跟你說我,你想跟我斗,我奉陪。但你如果牽扯一些無辜的人,那麼你一定會後悔活在這個世上。」

莫問冷漠的望著跪在地上的蘇伯羽,不急不緩的道。

「莫問,你放了我,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你。」

蘇伯羽哆哆嗦嗦的道,再也淡定不下來了,誰都怕死,他雖然害了不少人,但輪到他的時候,他卻比誰都害怕。失去了家族的依仗,他就是一條可憐的蟲子。

「放了你……」

莫問嘴角微微上挑,伸手一抓,蘇伯羽便憑空飛了起來,落在了他手上:「放心,我現在不會殺你。殺了你太便宜了。」

他一掌拍在蘇伯羽身上,一冷一熱兩道龐大的內氣猛地撞入他體內。

下一刻幾道悶響聲響起,蘇伯羽的雙手雙腳全部炸裂,血肉橫飛,撒了一地。

慘叫聲不斷從蘇伯羽嘴裡響起,竭斯底里的凄厲,面部扭曲,眼睛翻白,嘴裡流著哈喇子,身體不停的抽搐。

莫問淡漠的把變成人棍的蘇伯羽扔在地上,面無表情的擦了擦手掌上的血跡。

蘇家的一干人等嚇得面色發白,一個個忍不住的顫抖,那少年太狠了,簡直就是殺神。

蘇伯羽並沒有死去,跟一個圓球似的在地上打滾,身體一抽一抽的痙攣。奇怪的是,四肢炸裂,他並沒有流出多少血,像是體內的血管全部封住了一般。

「把他裝到木桶里,別管他。若是七天之內,我發現他死掉了,還會找上你們蘇家。」

莫問淡淡的說道。蘇伯羽短時間內不會死,如果外力不干擾,七天七夜之後,才會死去。所謂的生不如死,就是如此。

「是,一切按照少俠的吩咐辦。」

蘇秉承倒吸了一口冷氣,只感覺一股子寒氣從腳底直接衝上腦門,一個少年人,能有如此狠毒的心,簡直就是可怕。

但此時,莫問說什麼就是什麼,蘇秉承哪裡敢違逆,當即吩咐人找一個木桶,把蘇伯羽裝了進去,然後擺放在大門口,以表示懲戒。

「今天殺了蘇家不少人,你們想報復我,隨時都可以找我。但還是那句話,別耍什麼花招,牽扯一些無辜的人進來。否則,你們整個蘇家的人都會是第二個蘇伯羽。」

莫問撂下一句話,便轉身往莊園外走去,他自然不會認為事情就這麼容易解決了,蘇家死了這麼多人,能不想著報復他?現在屈從不過是權宜之計罷了。

若是放在那個世界,莫問直接就把蘇家給徹底滅了,根本不用考慮以後會引起什麼麻煩。

但現在,他有那個心,恐怕也很難做到。

走出蘇家莊園,莫問的身子停頓了一下,面無表情的道:「你到底出不出手,痛快點。」

他身邊並沒有人,周圍空蕩蕩的一片,似乎在跟一團空氣說話一般。

「你違反了規則,理應受到處罰,但我沒有把握能抓了你。」

沉默了幾秒,一道聲音突然詭異的響起。下一刻一個陰暗處走出一道身影,身材高瘦,面目蒼老,又是一個老頭。

剛才莫問殺了那禿頂老頭后,正準備在蘇家大開殺戒,結果一道強大的氣息驀然闖入了莊園里,併發出一道氣勢隱隱鎖定住了他。

他肯定,若是當時在蘇家大開殺戒,此人肯定會出來阻饒。

這人修為很強,遠超那個禿頂老頭,應該有著抱丹境界中期的修為。對於這種等級的古武者,莫問亦是沒有把握應對。

所以當時蘇家之人妥協,莫問也就順著台階下了,把蘇伯羽給殺了,其他人自然也無關緊要。

「你是什麼人?閑事倒是管的很寬。」

莫問眯著眼睛,緩緩轉身望著那老者道,此人給他的感覺有些危險,所以他也不敢擅自妄動。

「管閑事?」

那高瘦老者笑了笑:「你倒是說對了,我的職業就是管閑事,自我介紹一下,在下華天宮白虎殿執事朱慶義,想必你應該知道我的來意了。」

「天華宮?」

莫問挑了挑眉頭,他第二次聽見天華宮這三個字了,上一次還是他鬧市中殺了蘇家兩名供奉,結果把天華宮的人給引了出來,現在殺上蘇家,天華宮的人又出來了。

「你們天華宮都喜歡管閑事嗎?我殺蘇家的人,跟你們沒有關係吧?」莫問淡淡的道。

「你難道不知道天華宮在古武界的意義?」

那高瘦老者目光古怪的望著莫問,他真不知道還是假裝不知道?天華宮維持華夏古武界秩序已有四百年歷史,古武中人豈有不知道天華宮的道理。

「華天宮的意義?維護世界和平?主持正義?」莫問嘲沸Α

「看來,你倒是不知道天華宮存在的意義,否則也不會貿然殺上蘇家大門。」

高瘦老者若有所思的望著莫問,正常情況下,若是想殺一個人,有很多種方法。絕對不會像這個少年這般肆無忌憚的殺上一個大家族中,而且還準備滅門。

「我不需要知道你們存在的意義,你現在想如何?抓我,還是殺了我。」

莫問冷笑道,他不喜歡拘束,不管是前世還是今生,都是如此。

「抓不了你,也殺不了你。以你的年紀,有如此能耐,端是驚世駭俗,如果我所料不差,你應該是從隱武一脈出來的人吧?」

高瘦老者嘆了一口氣,之前他雖然晚了一步,但莫問擊殺禿頂老頭的時候他恰巧趕到,一個抱丹初期境界的高手,他憑藉抱丹中期的修為想擊殺都很困難,眼前的少年卻做到了,如此實力,他亦是沒有什麼把握能抓住他。

如此年紀,又有著如此實力,又不知道天華宮的古武者,除了那個隱武一脈,他想不出還會有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