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43章大方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3章大方派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蘇伯羽不管怎麼說都是蘇家第三代嫡系,蘇家裡面地位不低,他父母亦是蘇家的實權派人物,現在發生了這種事情,恐怕難以向他父母交代。

「別管他,這個孽障,若不是他到處惹是生非,蘇家能發生這種事情?」

蘇秉承冷哼一聲,面無表情的道。

周圍的人聞言心中發寒,誰都沒有想到老爺子會如此無情,不管怎麼說,蘇伯羽都算是他的親孫子,雖然不是他最喜歡的那一個,但也是親的埃

「你們懂什麼,剛才那人說了,若是把這孽障放了,還會找上我們蘇家。難保他不會暗中監視我們的行為,若是他因為我們把這孽障放了,或者提前殺了,又再次找上門來,我們如何能抵抗?」

蘇秉承無情的說道,身為一家之主,自然以家族為重,個人利益與安危,與一個家族相比,簡直不值一提。現在吳居士都死在了那少年手中,憑藉蘇家,根本無法抵抗如此恐怖的古武者。

若是他再找上門來,無所顧忌的大開殺戒的話,蘇家或許就真的滅門了。

周圍的人聞言都倒吸了一口冷氣,那個少年的恐怖還歷歷在目,為了一個幾乎註定會死掉的蘇伯羽去冒這個險,眾人很識趣的都第一時間閉上了嘴巴。

「家主,難道這事就算了,我們蘇家還從來沒有吃過如此大的虧。」

一個六旬左右的老頭憤憤不平的道,蘇家之人不管走到哪裡都受人尊敬,蘇家人一直以來都習慣了高人一等的姿態,還從來沒有這麼憋屈過。

「算了?殺了我蘇家二三十口人,就這麼算了,那我蘇秉承這一生也白活了。」

蘇秉承眼中閃過一抹陰冷的光芒。兩隻手掌緊緊地攥著,今天的事情,簡直就是一生以來的奇恥大辱,他一張老臉,可謂丟盡了。

「那……家主準備如何對付那個狂妄的少年?」

一個人猶豫了一下問道,周圍眾人的目光也都聚集了過來。

「這就不是你們關心的事情了。」

蘇秉承陰冷的望了眾人一眼,淡漠的說道:「都該幹什麼幹什麼去,今天的事情誰若是出去亂說,別怪我翻臉不認人。還有那些死掉的人,都好好下葬吧。」

他微微嘆了一口氣。然後獨自一個人往後院走去。

眾人中,只有一個老者跟在了蘇秉承身後,很快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家主,你打算把此事彙報給天華宮了?」

周圍沒有人後,那跟在蘇秉承身後的老者才開口說道。眼中閃過一抹凝重之色。

他乃是蘇家僅有的兩名氣海境界的古武者之一,之前一個死在了莫問手中。現在只剩下他一人了。身為古武者。自然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事情,蘇家只是俗世間的尋常家族,並不是古武者勢力,想對付那恐怖的少年,唯一的辦法只有請求華天宮的幫助。

其實,他並不希望蘇家把今天的事情告上華天宮。雖然華天宮足夠強大,對付那個少年輕而易舉,但華天宮未必會殺了那少年,身為審判機構。並不是每一個犯了錯誤的古武者都會不留情的抹殺。

相反,很多時候都會給一些人將功贖罪的機會,尤其是像那個少年,年輕有為,天賦如妖,天華宮恐怕更不會傷害這種少年天才。

天華宮表面上似乎只是喜歡管閑事,維護古武界與俗世界的平衡,掌管一切秩序。但很多時候,華天宮的真正意義,還在於培養華夏新一代古武人才,不斷造出足夠強大的新鮮血液。

一些足夠強大的古武勢力都知道這才是華天宮的最核心目的,若是家主把那少年告上華天宮,如此天賦如妖,年少有為的少年人,恐怕華天宮懲罰是小,培養是大。

而且如此一來,蘇家就徹底得罪了那個少年,日後會發生什麼,恐怕誰都不知道,如此實乃不明智之舉。

所以,他倒是希望蘇家能咽下這口氣,息事寧人,別再去招惹那麼一個恐怖的少年,畢竟今天蘇家雖然顏面盡失,但損失也不是特別大。

「惠安,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認為這件事情,還能由得我做主么?」

蘇秉承苦笑一聲,他怎麼會不明白其中的道理,一個能擊殺抱丹境界古武者的少年,他活了一輩子,都是第一次見識到如此恐怖的年輕人。

面對這樣一個人,能不去招惹,他也不想再去得罪,之前對蘇家眾人說的話,不過都是場面話而已。

面對這種層次的爭鬥,蘇家幾斤幾兩他還是很清楚。

「家主,你的意思是?」

那名叫惠安的老者心中一驚,似乎也意識到了什麼。

「不錯,吳居士死在我們蘇家,你以為這件事情還能就這麼算了么,如果我們蘇家不做出什麼表示,恐怕不等那少年前來報復,大方派就第一個饒不了我們。」

蘇秉承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倒不是為了蘇家死的那個幾個人而讓他有多麼不顧一切,蘇家家大業大,什麼都缺,就是人不缺。為了一點損失的顏面,他也犯不著再去得罪那個來歷都不明的恐怖少年。

但有些事情,不是他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他現在也是身不由己。

惠安聞言亦是沉默了,那吳居士會死在蘇家,決定是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一個意外。而吳居士乃是大方派的長老,如此不明不白的死了,而且還是為了蘇家,他們蘇家若是不給出一個交代與態度,恐怕大方派這一關就過不去。

以大方派霸道的行事作風,肯定不會放過那個少年,但也未必會放過他們蘇家。

「此事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大方派的強大你也知道,或許那個少年來不及報復我們蘇家,大方派就把他給滅掉了,如此一來,我們也是沒有什麼風險。」

現在,蘇秉承只能期待往最好的方向發展了,希望大方派直接把那少年給滅殺了,那他們蘇家不但相安無事,還出了一口惡氣。

至於華天宮,跟華天宮打過交道的人都知道,幾乎沒有什麼可指望的。

莫問剛回到學校,手機鈴聲就響起了,他的手機就那麼幾個人知道號碼,能找他的人,估計除了沈靜與顧靜曼之外,不會再有其他人。

然而,手機上顯示的卻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莫問眼中閃過一抹意外,誰會給他打電話?

「莫大哥,是你嗎?」

接通電話后,裡面傳出一道嬌柔的聲音,有點熟悉貌似,莫問挑了挑眉頭,驀然想起此人不是雲小蠻又是何人,她怎麼會知道他的電話號碼?

「雲小蠻嗎?你爺爺的病怎麼樣了?」

莫問笑著道,雲小蠻找他,除了她爺爺的病,應該不會再有其他的事情。

「莫大哥,總算找到你了。」

雲小蠻的聲音里儘是驚喜,但又略帶著一些哭腔,似乎遇上了什麼很急的事情。

「怎麼回事,難道你爺爺的病又發作了?」

莫問皺了皺眉頭,雲小蠻爺爺的病不應該現在就發作才對,他對自己的醫術倒是很有信心,不出意外,兩個月內不可能發作才對,現在才一個半月,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不是,我爸爸得了同樣的病,都大半個月了,現在都快不行了,莫大哥你再不出現,我就恨你一輩子。」

雲小蠻抹著眼淚道,上次莫問只留給了她一個qq,她試圖加莫問為好友,結果一個多月都沒有加上,她都快急出病來了,到處找人問他的下落,也都是不知道他在什麼地方。

一周前,她發了幾百個驗證消息后,終於有一天驚喜的發現加上了他。

可然後,就木有然後了……

一周內她不斷給莫問發了七八百條信息,可就是沒有迴音,頭像始終都是暗的,她都快徹底崩潰了。

今天意外從韓建功院長那裡得知莫問乃是華夏大學的學生,輔導員就是沈靜,於是她找上了沈靜,才獲得了莫問的電話號碼。

「又有人染上了紫青花毒?」

莫問挑了挑眉頭,據他所知,紫青花毒並不會傳染才對,雲家怎麼還會有人中毒?

突然,莫問似是想到了什麼,驀然問道:「你們家是不是有一株早上是紫色,晚上是青色的花?」

「莫大哥你怎麼知道?那株花是爺爺的寶貝,據說從緬甸那邊弄過來的稀有品種,世界上很是罕見。爺爺可寶貝的很,每天都悉心照料,爺爺住院后,都是我爸爸照料……」

雲小蠻的話語突然停頓了一下,似乎也一下意識到了什麼。

「莫大哥,你的意思不會是,那株花……」

雲小蠻的聲音有些顫抖的道,如果那是真的,那麼一切都可以解釋了。

「不錯,那株花乃是奇毒之花,接觸多了便會中毒。」

莫問淡淡的道,眼中卻閃過一抹驚喜、紫青花對普通人來說,或許是劇毒之物,甚至一些古武者也碰不得。但對他來說,卻是葯中聖品,可遇不可求的寶貝。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