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145章女人離不開男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5章女人離不開男人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莫問微微眯著眼睛,花叢中,有著一株艷麗的花朵,嬌艷欲滴,楚楚動人,紫青相間的光彩,深邃而迷人。

紫青花乃是出了名的美麗花朵,但所謂越美麗的東西越危險,放在紫青花身上,再恰當不過。

早晨的時候,紫青花乃是純紫色,晚上的時候,紫青花乃是純青色,而正午,卻是紫青相間。

純紫色與純青色的時候,都會無形中釋放劇毒,接觸后必然會在體內悄悄的種下毒素,日積月累之下就會徹底爆發。只有正午天地間陽剛之氣最旺盛的時候,紫青花的顏色青紫相間,才不會釋放毒素。

對於紫青花的習性,雲家之人顯然不了解,否則也不會堂而皇之的把紫青花種植在自家盆栽里。

眼前的紫青花,乃是一株成熟體,莫問並沒有猜醇的卻是,紫青花上面,還讓人動了手腳,那動手腳的人很高明,表面根本不能看出什麼,但暗地裡,卻能把紫青花的毒素擴大三四倍以上。

難怪雲小蠻的爸爸會才接觸了幾天就中毒了,從目前的情況看,顯然有人居心叵測,企圖害死雲小蠻一家。

「這株紫青花,不能再放在你們雲家了,否則你們雲家所有人,都會中毒而亡。」

莫問勾了勾嘴角道。

「此花既然對莫小友有用處,那莫小友便拿去吧,全當雲家對莫小友的感謝。」

雲德光輕嘆了一聲,神色間突然有些落寞。

「那多謝雲老了。」

莫問抱了抱拳。接著提醒道:「送此花給雲老的人,居心叵測,心懷歹意。」

雲德光微微點頭,卻並沒有說什麼。

莫問見雲德光心中明白,也不多言,上前一步便把紫青花取了過來,連著花盆端在手裡。

雲老身居高位,接觸的世面自然與常人不同,而且他也修鍊了古武,雖然不是很高明。只是一個通脈境界的古武者。但既然入了門檻,那肯定有著一些不同尋常的過往。

關於別人的秘密,莫問沒有興趣知道,他只對眼前的成熟體紫青花感興趣而已。

雲老體內的紫青花毒素因為他的金針封穴之術全部鎖在了體內。不爆發的情況下幾乎對身體沒有什麼影響。但云小蠻的爸爸卻是不同。剛剛發作了一次的雲志海此時已陷入了昏迷中,全身上下都呈現青紫色的光暈,與當初的雲老很相似。不過卻沒有那麼嚴重而已。

接下來,莫問再給雲老施展了一套針灸之術,不過這一次可不是金針封穴,而是直接把他體內的紫青花毒全部給徹底祛除。

推開房間,一間陳設簡單,但卻有著一番大氣風格的室,寬大的床上,躺著一個中年男人,此時正有一名相貌端莊的中年女人坐在床邊照顧著。

「媽媽,我終於把莫大哥找到了,爸爸有救了。」

雲小蠻一馬當先的走入房間中,一把抱住那個中年女人激動的道,小臉上儘是興奮。

「小蠻,你真嗎?」那中年女人眼中閃過一抹驚喜,一下站了起來,往門口望去。

門外只有兩個人,一個雲德光,一個自然就是莫問。

她趕忙把兩人請了進來,有些緊張的問道:「莫問神醫,我丈夫他能徹底治好嗎?」

「放心。」

莫問遞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眼神,笑了笑後走到床前,望了那病床上的中年人一眼,雖然全身上下都有紫青色籠罩,但卻並不是多麼嚴重,畢竟他中毒才半個月而已。

紫青花毒並不是見血封賀,反倒是一種慢性毒,難纏就難纏在很難治好,只能一步步看著生命走向盡頭,這比一次性毒死更折磨人的身心。

莫問望了望病人,又望了望雲小蠻等人。雲老會意的拉著雲小蠻與那中年女人走了出去,緩緩把門關上。

等眾人都出去了之後,莫問才走到雲志海面前,一掌按在他的胸口上。

那隻手掌,瞬間通紅明亮,宛如一個燒紅了的鐵塊,瞬間就把雲志海胸口的衣服燒成了灰燼。

一瞬間,一道火熱的內氣沖入雲志海體內,莫問整條手臂都冒出了火光,下一刻火光蔓延,逐漸籠罩雲志海全身,像是一個人躺在火焰里。

修鍊九陽神功的人,乃是極陽之體,萬毒不侵,世間很少有能令九陽神功都剋制不了的毒。

故此九陽之火的祛毒效果,乃是世間一等一的祛毒之法。

不過並不是每一個修鍊了九陽神功的人都敢幫別人祛除毒素,因為九陽之火霸道剛烈,若是對人體不夠了解,對九陽之火的控制不能隨心所欲,那麼別說祛毒,恐怕會直接把病人的身體焚燒成灰燼。

莫問乃是神醫,對人體的了解罕有人能相比,對九陽之火的控制,亦是爐火純青,所以他才敢利用九陽之火侵入雲志海體內給他祛毒。

雖然他還有其他方法能把紫青花毒給徹底逼出來,但都沒有九陽之火簡單直接。

一分鐘后,雲志海身上開始升騰出一道道青紫色的煙霧,那些煙霧一出雲志海的身體,便在火焰中緩緩融化,最後消失於無形。

大約只有五分鐘,莫問便從房間里走了出來,面色平靜如水。

「莫大哥,我爸爸他……」

站在門外等待的雲小蠻立刻迫不及待的問道,雲小蠻媽媽與雲老也第一時間望了過來。

「已無大礙,調養幾天,就會徹底好了。」莫問道

……

「莫大哥,謝謝你。」

雲小蠻開車把莫問送到了華夏大學門口,臨別的時候。她從車窗里伸出一隻小腦袋道。

「報酬我已經收了,沒有什麼可謝。」莫問笑道。

「錯了,那株該死的紫青花才不能當成謝禮,改天我一定送上一份隆重的謝禮給你哈。」

雲小蠻輕哼一聲,對那紫青花顯然很仇視。

「趕緊回去吧,別到處亂跑。」

莫問揮揮手道,雲小蠻一個十六七歲的小丫頭開著車子滿大街的跑,讓交警逮住了那就好玩了。

「走就走,你就那麼想趕我走。」

雲小蠻白了莫問一眼,氣呼呼的開著車子離開了。

現在下午四點。學校里幾乎沒有課了。莫問直接回了寢室,寢室里依舊靜悄悄,別說人影,鬼影都沒有一個。

莫問很奇怪。寢室里的人。雖然說是華夏大學的學生。但做的事情,根本與學生這兩個字搭不上邊,而且一個個都挺忙似的。不知道都忙一些什麼。

他回到自己的房間,關著門研究起了那個養魂玉雕刻的佛像,裡面有著明教第34代教主的武學感悟,他現在還沒有研究透徹,裡面的東西太博大精深,不是一天兩天能領悟。

第二天早晨,莫問在前往食堂吃飯的路上,一路上都有人在討論關於秦小悠的事情。

身為學校里排名第三的校花,秦小悠自然屬於學校里最受關注的一類人,尤其是她毀容的那段時間,有關於她的消息簡直像是大爆炸一般瞬間傳播整個學校。

誰知道,才幾天的時間,秦小悠又再次回到了學校,而且詭異的是,她哪裡有半點毀容的跡象,一如既往的美麗,甚至比以前還更美麗。

臉蛋上不僅沒有疤痕,皮膚反倒像是一塊美玉,沒有任何一點瑕疵,散發著細膩動人的光暈。

一時間,不知道事情真相的人,幾乎都以為那是謠言,而知道事情真相的人,卻被如此詭異而不可思議的事情震驚的說不出話來,甚至有些人還在懷疑之前所見的是不是幻覺。

對於這種事情,莫問並不怎麼關心,別管說什麼。

「莫問。」

剛走到食堂門口,一道熟悉的聲音驀然響起。

一眼望去,食堂門口站著兩個女孩,不是秦小悠與王小菲又是何人。

兩個女孩都是天生麗質,站在人口流量大的食堂門口,自然是引來無數人的關注。

「站在門口乾什麼?」莫問不解的問道。

「人家小悠還不是為了等你。」

王小菲白了莫問一眼,這個傢伙神龍見首不見尾,整天不知道忙些什麼,小悠昨天晚上開始就念叨著他,今天非要在食堂門口等到莫問不可。

「等我幹什麼?走吧,進去吃飯。」

莫問挑了挑眉頭道。

王小菲白了莫問一眼,這個傢伙的情商未免也太低了一點。

秦小悠則紅著臉,主動上前抱著莫問的胳膊往食堂裡面走。

王小菲無奈的嘆了口氣,女人愛上了一個男人後,果然一分鐘都離不開。男人愛上女人,十天半個月不見估計都跟沒事人一般。

「莫問,之前的事情,我跟你道個歉,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原諒了小女子吧。」

王小菲兩隻手捧著一杯奶茶,對著莫問敬了敬道,之前教室里,她給了莫問一耳光,雖然沒有打中,但沒有弄清楚緣由的情況下,那也是她不對。

昨天秦小悠就跟她說了,原來莫問並不是故意躲著不去看望她,而是人在魔都,並不知道京華城發生的事情。

而且秦小悠的燒傷,還是莫問治療好的,她昨天晚上望著秦小悠那細膩白嫩,絲綢一般的皮膚,恨不得自己也毀容一次,然後讓莫問給治療。

「道歉就說說?」

莫問嘴裡啃著一個包子,含糊不清的說道。而秦小悠則端著一碗熱騰騰的稀飯,把他拌涼著。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