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49章莫晴天(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49章莫晴天(求月票)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當年明教最強盛的時候,也做不到統治天下的地步,遠沒有華天宮這樣的高高在上與超然物外。畢竟還有很多能與明教相提並論的古老而龐大的勢力。

華夏幾千年歷史,文化源遠流長,裡面藏著很多不為人知的東西。論底蘊,明教甚至都排不上號,一個如此龐大的文明古國,自然很不簡單。

很早很早以前,乃是百家爭鳴的時代,各種強者能人不斷湧現,你方唱罷我登台,各領風騷數百年。

但近四五百年,卻演變成了華天宮一家獨大,統治天下群雄,長久而不衰。為什麼會如此,裡面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一切都是未知之謎。

「對華天宮有興趣的人很多,不差你一個。」

東方翊笑了笑,勾著嘴唇道:「我認為,你還是把心思放在一個叫大方派的古武界勢力上會更有意義一些。」

「大方派?」莫問挑了挑眉頭,眼中閃過一抹不解之色。

「蘇家那個抱丹境界的古武者,名叫吳東,乃是大方派的一個長老。」東方翊抿了一口紅酒,淡淡的道:「那個大方派勢力不小,而且行事霸道,你殺了他們一個長老,以大方派的行事作風,肯定會找上你尋仇。」

「那大方派有多強?」莫問挑了挑眉頭。

「大方派有一個胎息境界的頂尖高手,至於抱丹境界,估計不下於二十人,放在古武界中。亦可稱之為準一流勢力了。」

東方翊勾了勾嘴角道,惹上大方派,莫問以後恐怕很難消停了。

能有胎息境界這種絕頂高手的古武勢力,放在整個古武界都是頗有名氣的大勢力。一個胎息境界,堪比千軍萬馬,很多抱丹境界的古武者,一輩子都不可能踏入那個境界。

莫問聳聳肩,不置可否,一口飲盡杯中的酒液后,便起身回到了房間中。

晚上。莫問依舊堅持打坐修鍊。幾乎每一天,他都在努力修鍊,從沒有荒廢過。因為他知道,任何一個世界。只有足夠強大。才能立足。才能隨心所欲,無拘無束;才能令別人敬畏,令別人不敢招惹。

例如那個華天宮。如果他足夠強大,能超越一切,任何人都不敢跟他爭鋒,那又何須顧忌什麼。

還有那個大方派,一個門派的力量,對他來說亦是有著很大的危險。

不努力,那就滅亡。身在樊籠里,身在別人統治的世界中,不守規矩的下場亦是滅亡。

所以,他必須努力修鍊,令自己不斷強大起來。只有超脫一切,才能無所顧忌。

放在以前,他或許還沒有什麼信心。但現在,有了一世經驗,有了三部神功,有了明教第34代教主的武學領悟,有了血心草對身體的改造,一切都變成了有可能。

或許他能再進一步,踏入那個傳說中的金丹境界,甚至超越那個境界都有可能。

不過修鍊之路,重在循環經濟,日久年深的積累。

那次在顧家堡意外修成了氣海境界中期,導致莫問的內氣增長了足足一倍有餘。但因為奇遇獲得的東西,卻未必屬於自己。所有最近幾天,他都在不斷的鞏固境界,把外力化為自己的力量。

有著一世修鍊經驗的莫問深深明白,只有自身基礎夠紮實,才能突破更高層的境界。

有些古武者一生都卡在一個境界上無法突破,很多時候並不是天賦不夠,而是心態不夠,修鍊的時候過於急功利近,導致走上了歪路。

接下來幾天,莫問正常上課念書,閑余時間則研究醫術,晚上則修鍊古武。

或許蘇家的事情才發生不久,大方派與華天宮都還沒有找上他。

而他,卻被沈靜給纏上了。

……

一處罕有人煙的山脈深處,一道修長的身影立於五千米高的山峰之巔,下面一片雲海翻滾,波濤似海,氣象萬千。那身影一襲白裙,身姿曼妙,臨風而立,衣衫獵獵,似天外飛仙,清冷孤傲,頗有幾分會當凌絕頂一覽眾山小的氣勢。

「姐姐,此次殺劫,你有幾分把握度過?」

那清冷的身影背後,還立著一道人影,此人亦是一襲白衣,身材修長,十指如玉,眉目如畫,相貌很是妖孽,像是男人,又像是女人,給人詭異的感覺,一張絕對中性的臉,卻令人看著很舒服,有著很強烈的視覺享受。

她,若是女人,肯定是世間上最美麗的女人。

他,若是男人,必然是天底下最有魅力的男人。

一個很矛盾,但又很融洽的結合體,不男不女,卻又跟藝術品那般完美。

「若是之前,只有五成半;但現在,有了養魂玉后,應該有九成可能。」

莫晴歌負手而立,望著身下的雲海,眼眸宛如那煙海一般深邃,身上有著一股說不出的廣闊氣度。

「給你養魂玉的那人,倒是有些意思。」

莫晴天勾了勾嘴角,很妖孽的笑了笑,他與莫晴歌那純粹的美不同,身上始終有著一股子說不出的邪魅味道。

「他?」

莫晴歌垂著眸子沉吟了一下,然後道:「很奇怪的一個人,我看不透他。」

「姐姐你看不透,那是因為你不想看透。多少年了,你還是第一次主動去關注一個人。」

莫晴天抿著嘴唇笑了笑,他不相信世間有他姐姐看不透的人。

「天兒,有些事情你不明白,別胡思亂想了。」

莫晴歌笑了笑,她所說的看不透,那是真的看不透。

一個人能知道殺戮之體的人,一個能講出只有閱歷豐富的人才能講出的故事的人。一個擁有養魂玉,並知道養魂玉能剋制殺戮之體的人,一個十八歲前還是經歷空白的學生,十八歲后卻展露崢嶸,能力驚人的人。

把一切聯繫起來,就會發現似乎所有的事情都撲朔迷離了。

「姐姐,我可以幫你去調查他,只要你願意。」莫晴天笑了笑道。

「算了,那是人家的私事,跟我們有什麼關係。」莫晴歌搖搖頭道。

「據我所知。不久之後。天華宮與大方派的人都會找上他。」

莫晴天望著遠處的雲海,抿著嘴唇道,他很好奇姐姐對那個莫問究竟是什麼態度,能令姐姐關心的人。太罕見了。

「把他招入朱雀殿吧。憑他的能力。倒是有那個資格。」莫晴歌沉吟了一下道。

「朱雀殿從來不招男人,姐姐你可破壞了規矩哦。」

莫晴天玩渦Γ他很想知道一個大男人混在一群女人堆里。那會是什麼情景。

「規矩那是人定的,現在姐姐就是規矩。」莫晴歌淡漠的道。

「知道了。」

莫晴天無奈的笑了笑,能如此淡漠的說出這麼霸道的話,恐怕只有姐姐才有這個資格。

「天兒,你去吧。萬一我渡殺劫失敗,你應該知道怎麼做。」

莫晴歌睨了身後的人兒一眼,眼眸中閃過一抹嘆息。

「姐姐……」

莫晴天張了張嘴,望著不再言語的姐姐,只能黯然的把話吞了回去。

姐姐依舊不讓他留下,寧肯獨自面對那可怕的殺劫,他知道一旦姐姐失敗,那會是什麼後果。

「天兒明白了。」

莫晴天低垂著頭,默默的轉身而去。

山巔之上,只剩下了一道孤寂的身影……

莫問趴在課桌上打盹,下午的時光,不睡覺實在太浪費了。

秦小悠坐在莫問身邊,手中握著一把摺扇,一邊聽課,一邊給莫問扇扇風降暑。

所以莫問睡的很舒服,做了一個很好的美夢,夢見了……

美夢正當關鍵的時刻,一道拍桌子的聲音砰地一聲響起,像是地震一般搖晃了兩下,嚇得莫問一下就醒了。

「你幹什麼?」

莫問惱怒的瞪著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身邊的一道身影,不是沈靜又是何人。日,差點沒有把他給嚇陽.痿了。

「上課的時候,不許睡覺。」

沈靜狠狠瞪了莫問一眼,一手抱著課本,一手握著教師鞭;為人師長的氣勢一下就體現的淋漓盡致。

上她的課都敢睡覺,簡直太不尊重人了,其他老師的課那還得了。

「……」

莫問無語的望著沈靜,上課睡覺又不是他一個人,怎麼就找上他?跟他有仇是吧。

「不準睡覺。」

沈靜瞪了莫問一眼,然後得意的走回了講台。

「都說了,沈靜老師的課別睡。」

秦小悠白了莫問一眼,輕輕拍著他的後背給他壓驚。

莫問翻了一個白眼,他倒是忘了,這節課好像是沈靜的課。他上課前就睡著了,所以誰上課也壓根就不知道。

「上你的課,多管閑事。」莫問拍了一下秦小悠的小腦袋道。

秦小悠輕哼一聲,幽怨地白了莫問一眼,受欺負了,就知道欺負她出氣。

「莫問,下課到我辦公室一趟。」

下課的時候,沈靜對著莫問說了一句,才轉身離開教室。

「沈靜老師叫你幹嘛?」

秦小悠好奇的問道,不會是莫問上課睡覺,沈靜老師準備罰他吧?

「天知道,過去瞧瞧。」

莫問聳聳肩道,優哉游哉的走出了教室。

「那晚上我在食堂門口等你一起吃飯。」秦小悠趕忙對著莫問的背影喊了一句。

——————————————————————————

求月票喲,兄弟姐妹們給力點呀,滿地打滾賣萌討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