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50章修燈泡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0章修燈泡去了……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那個沈靜老師有事沒事就找莫問,小悠你可小心了。」王小菲湊上前神神秘秘的道。

「哦,那我們先回寢室吧,我相信他。」秦小悠抱起課本道。

王小菲徹底敗給了秦小悠,悶頭悶腦的跟著秦小悠走出了教室。

沈靜的辦公室有兩個,一個在行政大樓,一個在教師公寓。不過沈靜找莫問,從來都是在自己的公寓裡面,不會去行政大樓。

「找我幹什麼?」

莫問挑了挑眉頭道,語氣不太友好,誰讓沈靜上課的時候故意整他。

「莫問呀,你是不是該兌現承諾的時候了?」沈靜給莫問到了一杯茶,笑眯眯的道。

「承諾?什麼承諾?」莫問挑了挑眉頭,抱著胳膊道。

「別裝了,你敢抵賴,我就天天給你找事。」沈靜輕聲一聲道。

「最毒婦人心。」莫問翻了一個白眼道。

「那你教還是不教?都過去一個多月了,中醫學系統知識你應該也學的差不多了吧。」

沈靜挑了挑眉頭道,對莫問那個心臟治療按摩手法,她可一直念念不忘,因為她就是心臟科的醫生。

「教,敢不教嗎?」莫問聳聳肩道。

「知道就好。」

沈靜得意的揚了揚尖峭的下巴,她可是莫問的老師,有這個身份,不怕莫問不妥協,哼哼。

「那現在教你吧。」

莫問翻了一個白眼,那個心臟疾病按摩手法。只是一個大路貨而已,教給沈靜那都是無所謂的事情。

以前教不了,那是因為兩個世界的知識不通,可會意不可言傳。但現在系統的學習了中醫學,跟沈靜講解就很容易了。

十分鐘后,依舊是沈靜的客廳里。

「嗯,不錯,右邊,再右邊,嗯。左邊。再左邊。」

莫問趴在沙發上,哼哼唧唧的道。

沈靜則緊繃著臉,面色發黑的坐在莫問身邊,兩隻小手放在莫問的肩膀上。不斷的揉捏著。

「怎麼回事。再左邊一點。手法準確一點,肩井穴在哪裡都不知道。嗯!不錯,力道再沉一點。」

莫問半眯著眼睛。慵懶著指揮者。

沈靜咬牙切齒的按照莫問教的手法學習著,那個心臟按摩的手法,真是這樣嗎?她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怪怪的感覺。

「力氣又小了,都說了力氣要沉要穩,你這悟性,唉……換一個人,這種天賦我絕對不會教。」

莫問趴在沙發上一邊享受著沈靜的按摩,一邊唉聲嘆氣的道。

「往下,繼續往下。按住心俞穴與肺俞穴。嗯,對,就是這樣,繼續……」

……

半個小時后,莫問有點睡眼惺忪,若不是還要指揮沈靜,估計已經睡著了。

「嗯,繼續……繼續……別停下來……」嘟嘟囔囔的聲音從莫問嘴裡不時發出。

「不按了1

沈靜終於忍受不了了,氣得一下站了起來,狠狠甩了甩酸痛的手腕。她現在有種在莫問臉上狠狠踩上幾腳的衝動了。

「累了?」

莫問懶懶的抬起頭望了沈靜一眼,「累了你可以坐在我身上按嘛,我又不是不答應,為了讓你儘快學會,我犧牲一點也沒有什麼的。」

「犧牲你個大頭鬼。」

沈靜狠狠地瞪了莫問一眼,他倒是舒服了,自己穿著裙子,做他身上?他倒是想得美。

「你到底還學不學?」莫問挑了挑眉頭道:「不努力怎麼能學會那麼高明的醫學手法?你以為這是大路貨色,隨便就能學會的?跟你講,悟性不夠又不努力的人,一輩子都學不會。」

「哼1

沈靜輕哼一聲,委屈的把頭扭向一邊,哪有這樣教別人的,簡直就是欺負人。

「不學我可走了,還沒有吃晚飯呢。」莫問摸著肚子從沙發上爬了起來。

「不許走。」沈靜咬著嘴唇狠狠瞪了莫問一眼。

「餓了沒有力氣,怎麼教?」

莫問駕著腿,斜躺在沙發上,一副不吃飽飯沒有力氣的模樣。

「反正你必須教會我,否則不準走,你答應了我的。」沈靜輕哼了一聲。

「那你悟性實在不行,總學不會我該怎麼辦?」莫問無奈的攤開手道,一副不是我的錯,你是自己的問題的模樣。

「難道學生不夠聰明,老師就不管不顧了?有一點為人師長的樣子嗎?」

沈靜把頭扭向一邊,一副不想搭理莫問的模樣。

「教,怎麼不教了。但總要先吃飽飯吧,皇帝都不差餓兵,吃飽了飯才有力氣教不是。你快去做飯吧,等老師吃飽了,什麼本事都教給你。」

莫問擺出一副很講道理的模樣。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吃死你。」

沈靜狠狠地瞪了莫問一眼,憤憤不平的走進了廚房。怎麼老感覺有點不對勁,繞來繞去,又繞到了原點上。

不一會兒,一大桌子菜端上來了,香氣襲人。

莫問大馬金刀的往餐桌上一坐,望著桌子上豐盛的飯菜,很滿意的點了點頭。

「吃吧。」

沈靜板著臉,盛了一碗飯重重地放在莫問面前。

「沒下毒吧?剛才你可說了要吃死我。」

莫問握著筷子準備夾菜,又猶豫了一下望著沈靜道。

「你可以不吃。」

沈靜咬牙切齒的道,真想把這個混蛋給趕出去。為了不看著莫問就生氣,沈靜端著一碗飯,獨自坐到沙發上去吃了。

「你吃飯不吃菜的嗎?」莫問扒著飯菜,含糊不清的道。

沈靜端著一碗白米飯坐在沙發上使勁的攪拌。似乎碗里的白米飯跟她有仇一般。

「關你什麼事。」沈靜把頭扭向一邊,懶得理會莫問。

「對了,我忘了一件事情。」

莫問突然一拍腦門,似是想起了什麼,沈靜嚇了一跳,莫名其妙的望著他。

「我還有事,先走了,下次再來。對了,下次多準備點菜,今天的菜少了點。」

莫問起身就往外走。腳步匆匆。一會兒就出了門,不見了蹤影。

「你……」

沈靜望著莫問的背影,半響說不出話來。

「這個混蛋,以後再也不做飯給他吃了。」

沈靜咬著牙狠狠地一跺腳道。飯桌上一大桌子菜。動都沒有動幾下。飯也就扒了兩口。人就不見蹤影了。

天色漸暗,食堂門前,兩道身影站在門口很久了。引來了不少怪異的目光。

「小悠,別等了,他估計早就忘了。」王小菲輕嘆了口氣道。

「小菲,你快去吃飯吧,別等我了,我現在還不餓。」

秦小悠默默地低下了頭。

「都說了別等了,他有沈靜大美人陪著,哪裡還會想起你?別傻了,吃飯去吧,為了這種男人餓肚子多不值得。」

王小菲很不理解秦小悠到底在堅持什麼,都等了一個半小時了,食堂里的人都走光了,她還等,再等下去,食堂里飯都沒有了。

「他會來的。」

秦小悠咬著嘴唇,緊攥著小手,她相信他一定會來的,因為她說了會在食堂門口等他。

「你簡直入魔了,不可理喻。」

王小菲真想一巴掌拍在秦小悠的腦袋瓜子上把她打醒,怎麼女人一旦墜入愛河,智商就變這麼低了。

「小菲,你快去吃飯吧,別等我行嗎。」

秦小悠聲音里含著一絲哭腔,一顆顆眼淚從眸子里掉下來,默默地滴落在地上。

王小菲輕嘆了一聲,不再說話了,只是拉著秦小悠的手,默默的站在她身邊。

又等了半個小時,食堂里的人差不多走光了,秦小悠與王小菲依舊孤零零的站在門口,跟兩尊雕像似的。

「小菲,我們去吃飯吧,去五樓,我請你吃。」

良久,秦小悠默默地擦了擦眼角的眼淚,黯然的拉著王小菲的手往食堂里走。

王小菲拍了拍秦小悠的手背,卻不知道改說什麼。食堂五樓,吃頓飯可要幾百塊錢,以小悠的家境,未免也太困難了點,不過她知道,小悠今天心情不好。

「等等,我也還沒有吃飯,帶上我吧。」

遠處一道身影一閃就跨出十幾丈距離,眨眼間就出現在秦小悠身後,速度可謂驚世駭俗,不過一路上好在沒有人看見。

說話的人不是莫問又是何人,他站在秦小悠身後,搓著手,尷尬的笑道。

秦小悠猛地一下就轉過來身來,望著身後的人,眼淚眼下就啪啪啪的又掉了下來。

「別哭,別哭,我剛才……剛才有點兒忙……」

面對秦小悠的眼淚,莫問都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之前在沈靜家吃飯吃到一半,才驀然響起,秦小悠說會在食堂等他一起吃飯。

以他對秦小悠的了解,知道她肯定會一直等他,直到他出現為止,所以才迫不及待的跑了過來。

「之前沈靜老師找我……她家裡燈泡壞了,找我幫忙修理……」

莫問左右望了望,乾笑著解釋道。

「我知道你很忙,餓了吧,去吃飯吧。」

秦小悠低著頭,默默地抱著莫問的胳膊往食堂里走。

「對,吃飯去,五樓,今天我請客,山珍海味隨便點。」

莫問很豪氣的一揮手,大步往食堂樓上走去,秦小悠不跟他鬧彆扭,他自然求之不得,心中鬆了口氣,樂呵樂呵的就往樓上走去。

「說謊之前,請把你嘴角的飯粒擦掉。」

王小菲故意走到莫問身後,對著他的耳朵咬牙切齒的道。還沒有吃飯?鬼才信你,還修燈泡?從沒有見過一個燈泡要修兩個多小時的奇葩。

「呃……」

莫問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栽倒在地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