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52章我就是她未婚夫……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2章我就是她未婚夫……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人在哪裡?」

莫問陰沉的放下手機,面無表情的望著東方翊道。初步確定沈靜遭綁架了,是不是還有其他什麼內幕還需要進一步確定。

「人在長安街一個公司的倉庫里,距離學校差不多五千米,坐標……」

東方翊笑了笑,不急不緩的道。

「別廢話了,直接把地址寫在紙上,然後畫一個地圖給我。」

莫問不耐煩的道,還坐標?這麼高端的東西,告訴他也不知道在哪裡。

東方翊翻了一個白眼,心中暗罵了一句土鱉。然後拿起莫問的手機,很快輸入了一串數據,指著上面的圖標到:「你跟著這個箭頭的指示走,可以找到那個人所在的倉庫。」

莫問掃了手機屏幕一眼,發現上面有著兩個點,紅色的點就是他所在的位置,而綠色的點就是長安街那個倉庫所在的位置,中間隔著一條條街道與建築,很清晰。

「不錯,果然是高科技。」

莫問滿意的點點頭,二話不說一個閃身就消失在了原地。

「土鱉。」

東方翊嘴角抽搐了一下,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不過這話,他也只敢等莫問走了才敢說。

一個昏暗的倉庫,裡面堆積著一層層貨物,內部則是一個供人休息的小房間,裡面亮著昏暗的燈光。

小房間里的陳設很簡單,一張床,一張桌子。幾張凳子,一個柜子,除此之外便沒有了什麼傢具。

此時,床上斜躺著一個女人,雙手雙腳都反著綁住了,像是一個縮在一起的蝦米。嘴巴讓一張膠帶封住了,只能不時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那遭綁架的人,不是沈靜又是何人。

小房間門口,則坐著一個赤.裸著上身的人,頭上戴著一個黑色頭罩。遮住了臉。手中夾著一根煙。不時緊張的往外面張望,從他不斷顫抖的手指可以看出,他很緊張。

他的另一隻手,綁著繃帶。上面還有著血跡。顯然有什麼東西把他的手割傷了。

過了許久。他焦慮地看了看手機,發現並沒有出現匯款過來的消息提示,不由皺了皺眉頭。

「臭bio子。你那個未婚夫還沒有匯錢過來,是不是不管你了?」

那人狠狠地把煙頭摔在地上,走到沈靜面前粗魯的把她嘴巴上的膠帶撕掉,語氣陰森的道。

沈靜悶哼一聲,強忍著痛楚,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兩千萬,你以為那麼容易就能轉賬?你以為銀行你家開的?兩千萬點鈔時間都不止一個小時,必須經過很多道手續才能完成轉賬。」

她的話自然是忽悠那綁匪的,現在網上銀行那麼發達,兩千萬轉賬根本不用多久。不過她相信眼前的人根本就不懂,因為他那模樣,就不像是見過錢的人。

「莫問怎麼還不來……」

沈靜心中暗暗焦急,她之所以騙綁匪說莫問就是她未婚夫,家裡很有錢,目的就是為了讓莫問知道她遭受綁架了。她知道以莫問的本事,一定能把她救出來。

「哼,兩千萬,那可是不小的數目,你那未婚夫真的願意為了你付出這麼多錢?」那人聲音突然有些怪異起來。

「他會給的,他很愛我,而且兩千萬對他來說不算什麼。」

為了穩住綁匪,沈靜只能不斷撒謊,心中祈禱著莫問能快點趕來。

「嘿嘿,兩千萬,買一個大美女的心,對於有錢人來說,的確並不算什麼。」

綁匪詭異的陰笑了起來,伸手摸了摸沈靜的臉,邪笑道:「不過我可不會把這麼漂亮的美人兒送還回去。你是我的,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為了等這一天,我等了很久了。」

「什麼?」

沈靜面色微變,眼前的人,難道不是為了錢?而且他的意思,似乎早就有預謀了,難道此人她之前就接觸過不成。

「我的大美人兒,看看我是誰吧,我暗戀了你那麼久,追求了你那麼久,你卻始終對我不假辭色,你說我有多傷心……傷心的我想把這個世界都毀滅掉了。」

那人突然一把摘下頭罩,瘋狂的大笑了起來,臉上儘是得意之色。

「吳剛,你……」

沈靜望著眼前的人說不出話來,氣得渾身發抖,此人不是那個學校男生寢室的宿管員又是何人。

他管理著學校的男生宿舍,同時兼任學校的體育老師,平時挺老實的一個人,卻不想會做出這種事情。簡直就是衣冠禽.獸,枉為人師。

「很驚訝吧?沈靜,你對我不屑一顧,把我當成一隻臭蟲,有沒有想過會有今天,為了等這一天,我策劃了很久了。」

吳剛冷笑一聲,望著沈靜那誘人的身材臉上儘是淫.邪之色。今晚,他就能得到他夢寐以求的東西了,他怎麼能不高興。

「瘋子。」

沈靜咬著牙齒,從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出現這種事情,吳剛追求她的時候,她根本就沒有在意,因為追求她的人太多了,她不可能知道每一個人心中的想法。對待每一個不喜歡的人,她都是以相同的方式處理。

哪裡會料到,會遇上這麼一個心理變ti。

這人她甚至都沒有什麼印象,唯一的印象就是,他疏忽大意的把莫問弄到那個怪物寢室去了,為了這事,她還找學校的領導告了他一狀。

「你把我放了,你現在是犯法你知道嗎?綁架強.奸,敲詐勒索,夠你坐一輩子牢了。你把我放了,我可以不去警局告你。」

沈靜試圖利用柔懷政策勸說吳剛,她認為吳剛怎麼說都是一個大學老師,應該懂一點法律。

「放了你?」

吳剛陰笑一聲:「別做夢了,為了這一天,我不知道等了多久。我已經準備好了出國護照與飛往美國的機票,等你那個未婚夫把錢打在我那個國外的銀行賬戶里,我馬上就飛出國外,立刻成為了千萬富翁。」

「至於你。」

吳剛從兜里掏出一個瓶子,yn盪的笑道:「今晚我會好好的伺候你,讓你欲.仙欲死,要死要活。對了,你還是處.女吧,終於可以體驗一下什麼叫做魚水之歡了。」

他把手中的瓶蓋子打開,從裡面倒出三四顆粉色的膠囊,似乎嫌少了,想了想又倒出了四五顆,他一把捏住沈靜的嘴巴,把七八顆膠囊全部都塞進了她嘴裡。

嗚嗚嗚!

沈靜不斷掙扎,可又哪裡是吳剛這個大男人的對手,一手捏著她的下巴,一手拿著礦泉水往她嘴裡灌,不一會人七八顆葯就全部吃下去了。

「知道這是什麼嗎?」

吳剛得意的晃了晃手中的藥瓶,淫.邪的笑道:「世界上最猛烈的春藥,鐵娘子吃了都會變成盪.婦,石女吃了都會獸性大發,等會有你求著我操.你時候。」

他嘿嘿直笑,口水都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你個禽.獸,混蛋,畜生,快把我放了。救命1

沈靜終於急了,那古怪的葯吃下去之後,她只感覺渾身不自在,一股股熱氣從小腹處散發而出,猛地沖入她的大腦,控制她的思想,眼睛都有些模糊不清了,隱隱約約出現了幻覺。

身體發燙髮熱,一股燥熱感令她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嘿嘿,你叫吧,叫破喉嚨都沒人理你。」

吳剛淫笑道,等著沈靜體內的藥性進一步發作,到時候,任她是貞潔烈婦,都會變成最淫.盪的蕩婦,還不是任他擺布。

「你個畜生……救命……」

沈靜開始神志不清了,身子捲縮在一起,脖子上雪白的肌膚染上了一層艷麗的粉色,緊緊咬著嘴唇,眼眸泛著迷濛的水霧,嘴裡吐氣如蘭,無意識的在床上扭動著。

「媽的,怎麼還沒有匯款過來,那小子不會是把沈靜放棄了吧。」

吳剛不耐煩的在房間里踱步,望著床上誘人的一幕,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液,心中痒痒,更焦急了起來,不斷望向手機屏幕,查看是否有匯款過來。

可惜,等了半天,都沒有反應。

床上,沈靜臉頰通紅,已經開始無意識的呻yn了起來,聲音嬌媚動人,撩人之極。

「操,等不及了,先把這娘們上了再說。」

吳剛實在忍不住了,精蟲上腦之下,哪裡還顧得上那麼多,猛地脫掉身上的衣服,只剩下一條褲衩,正準備撲上chung,狠狠地蹂ln床上的美嬌娘。

門外驀然傳來一聲巨響,下一刻關著的門四分五裂,一個面色冷峻的少年走了進來。

「你是什麼人?」

吳剛光著膀子,穿著一條褲衩,準備撲上chung的動作凝固在空中。

「我就是沈靜的那個未婚夫,你找我?」

莫問勾了勾嘴角,玩味的望著那個形象不雅的男人。他驚訝的發現,眼前的這個人他竟然認識,不正是開學的時候,那個故意把他分到怪物寢室的宿管員么。

此人無緣無故的坑了他一把,他還沒有來得及找他算賬,結果他自己卻撞了上來。

他第一時間就發現了床上的沈靜,發現她衣衫整齊,還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后,心中微微鬆了一口氣。這個房間隱藏在倉庫深處,不知道的人還真很難找到,好在他的追蹤術沒有白學,一路循著蛛絲馬跡找了過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