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53章再次入夢(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3章再次入夢(求月票)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你是她未婚夫?」

吳剛瞳孔一縮,面色一下猙獰了起來:「你怎麼找到這裡的?」

不知道什麼,他總感覺眼前的少年有些眼熟,似乎從什麼地方見過,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

雖然他曾今坑了莫問一把,但他卻並沒有把莫問放在心,很多跟沈靜稍微走得近一點的人,不管是學生還是老師,有機會他都會陷害一把。

陷害了那麼多人,能記住的自然沒有幾個。

「不錯,你不是找我嗎,我現在來了。」

莫問勾了勾嘴角,玩謂那吳剛面前,他現在終於知道一個跟他素不相識,無冤無仇的宿管員為什麼會坑他。原來一切的原因還是出在沈靜身上。

紅顏禍水,就是這個意思么?

「既然你找死,那就別回去了,你們正好做一對亡命鴛鴦,不過在此之前,你會看見我跟你的未婚妻上演一場大戲的。」

吳剛嘿嘿冷笑了起來,從背後摸出一把菜刀,面色陰冷的逼近莫問。

他本就身材高大,又是學校的體育老師,練過幾手工夫。他相信對付一個普通的少人,簡直就是手到擒來,不費吹灰之力。

莫問聳聳肩,望著那自我感覺良好的吳剛,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

下一刻,他的身影就出現在吳剛面前,那吳剛還沒有反應過來,不明白怎麼回事。手的菜刀就消失不見了。而莫問,正勾著嘴唇站在他面前。手把玩著那把菜刀。

「你現在沒有刀了。」

兩手一撮,那柄鋼鐵製造的菜刀直接化為了一堆鐵粉,紛紛洒洒的落在地上。

「你……你……」

吳剛指著莫問說不出話來,望著那柄化為鐵粉的菜刀,他不可置信的狠狠後退了幾步,身體嚇得不停顫抖了起來。

面對未知的東西,總是最能引起人的恐懼心理。

「我跟你拼了。」

狗急了還會跳牆,貓急了還會咬人。逼上絕路的吳剛大吼一聲,自認為很勇猛的衝上前一拳打向莫問。

啪!

那吳剛才上前兩步,下一刻便倒飛了出去,臉上一個血紅的巴掌印,腦袋一歪,死的不能再死。

莫問隨手一巴掌,把他的腦袋給打斷了。

解決了吳剛。莫問才把目光望向床上的沈靜,不由皺了皺眉頭。

沈靜現在的情況,明顯是讓人下藥了,而且那藥性還很猛,現在早已沒有了神智。

莫問搖了搖頭,走到沈靜面前。把她身上的繩索解開,正準備利用金針之術封住她體內的藥效。

結果還沒有來得及取出金針,沈靜就像是瘋狂的小母狗一般撲了上來,一把將莫問壓在身下,艷麗欲滴的嘴唇狠狠地啃在莫問的嘴唇上。

日!初吻又沒了!莫問翻了一個白眼。暗道虧大了。

沈靜把莫問壓在身下后,像是一條不安分的小水蛇。不斷在莫問身上扭曲蠕動,八爪魚一般狠狠地抱著莫問,無意識的不斷給莫問來個全身摩擦按摩。

挺舒服的!

莫問心暗爽,那小嘴巴吐氣如蘭,散發著芳香,身柔軟無骨,妖嬈動人。簡直就是可遇不可求的極致享受,花錢都買不到。

沈靜趴在莫問身上蠕動,惹得他一陣陣熱血沸騰的感覺湧上心頭,整個都感覺快爆炸了一般,恨不得狠狠地不顧一切地把身上的小妖精壓在身下……。

不過莫問身為一個五好青年,怎麼能做出如此趁人之危的事情,那簡直太無恥了,太缺德了,太沒有節操了,太不符合他高大上的身份了。

所以,他拚命強忍住了,拚命地把腦海齷蹉的念頭祛除掉,保持著絕對的清醒。

嗯,絕對的清醒,心若明鏡,外邪不侵。

於是,他一動不動,任由沈靜在他身上蠕動,堅決不做趁人之危的事情。

或許從沒有經驗的原因,沈靜似乎除了蠕動,就不知道干其他的事情了,一張精緻的小臉憋得通紅,只知道抱著莫問死死不放手。

莫問閉著眼睛等了半天,像是一個任人宰割的小羊羔,結果發現沈靜沒有下一步動作后。

他翻了一個白眼,什麼情況?

他無奈的望了一眼懷裡的小女人,暗道我可是正人君,絕對不會主動趁人之危的。

罷了罷了,再讓沈靜挑.逗下去,他估計就再也控制不住了,到時候做出禽.獸不如的事情有違他本心,於是只能拖拖拉拉的從身上抽出一根金針,準備把沈靜體內的藥效給封鎖祝

然而,還沒有等他下針,身卻猛地顫抖了一下,一股令身體都即將爆炸的快感湧上心頭。氣血狂涌,血脈都似乎膨脹了……

一直柔軟無骨的小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抓在了他的命根上面……

下一刻,胸口的那個隨身攜帶的八卦盤再次發燙髮熱,然後眼前一黑,他就徹底失去了意識,所有的思維都陷入了無邊的黑暗。

黑暗,莫問做了一個夢,他夢見了自己回到了那個世界,那個屬於神醫莫問的世界,那個為了為了拯救妹妹,嘗百草,深入蠻荒險地尋找生機的莫問。

他發現自己回到了迷霧森林裡面,眼前的一切像是電影,又像是真實發生在他身上的事情,一幕幕如此清晰,如此的深刻……

迷霧山脈裡面,他遇上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短短一個月的事情的經歷,或許比他一生的經歷都豐富,他看見了世俗的人都看不見的東西。

天空飛舞的妖獸,小山大小的蠻荒凶獸,房大小的狼群,傳說還有著能飛天遁地的人類,但他卻沒有遇見……

迷霧山脈乃是傳說神仙的世界,凡人進入,死一生,所以外界的凡人,很少有人敢進入迷霧山脈。

莫問一介凡人,當他走入迷霧山脈的時候,一幕幕不可思議的事情便在他眼前發生。

很多次,他都差點死在了迷霧山脈裡面,生命危險隨時都可能在身邊發生。或許他運氣不錯,他在迷霧山脈裡面流浪了兩個月,竟然活了下來。

從沒有人知道迷霧山脈有多大,那似乎是一個無邊無際的世界,一個無邊無際的森林,裡面隱藏的東西永遠不為外界人所知。

終於有一天,莫問陷入了一個必死的局面,一條蛇身豹首的妖怪把他給緊緊纏繞住,張開血盆大口,準備一口把他吞掉。

然而,運氣似乎一直站在莫問身邊,千鈞一髮的時候,一道飛劍從天外而來,光芒一閃,那蛇身豹首的妖怪就緩緩地掉在了地上,身首異處,變成了一具屍體。

一個人救了他,準確的說,那是一個老頭,一個莫問認識的老頭。

十天前,他無意間遇上了一個身受重傷倒在叢林的老乞丐,那傢伙面色烏黑,衣衫襤褸,跟乞丐並沒有什麼差別。

那時候,老乞丐受了很嚴重的傷勢,嚴重到他都救不活,只能望著他等死。

但他還是幫老頭治療了,因為老頭是他在迷霧山脈裡面第一個遇上人類,所以命知道他會死,也簡單的幫他處理了一下傷勢,然後就離開了。

卻不想,這個老頭,不但沒有死,關鍵時刻倒是救了他一命,行善果然有善報。

後來,他跟著老頭去了他的師門,他說他是修真者,乃是能修鍊成仙的那一類傳說的人物。

當老頭駕駛著飛劍,帶著他御空飛行的時候,他就相信了。

世界上,真的有神仙……

他曾今遇見過金丹境的武者,以為金丹境界便是世間的極致,現在他才明白。

金丹境界,那才僅僅是開始。

老頭的門派乃是一個名叫神丹宗的門派,據老頭所說,神丹宗乃是這個世界最舵門派,勢力龐大,站在世界的巔峰之列。

而老頭,卻是一名超過了金丹境界的修真者,但在神丹宗裡面,地位並不是多高,只是一名普通的內門弟,資質在宗派里也並不出色。

但並不出色的他,卻是他需要仰望的存在,他一生被別人稱之為天才,似乎站在金字塔的尖端。

如今,才明白什麼叫做世界之大,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老頭為了報答莫問當初的相救之恩,把他帶入了神丹宗,通過考核后,他成為了神丹宗的一名記名弟。

神丹宗之人擅長於煉丹,醫人治病,修鍊輔助。煉製出的一些高級靈丹,據說能活死人肉白骨,能令一個人瞬間成為頂尖高手。

他也知道煉製一些丹藥,但與神丹宗的靈丹相比,簡直就是渣滓。

那一刻,他心再次充滿了激情,站在醫術巔峰上的他,再次找到了目標,並也再次找回了治癒妹妹莫冬兒的信心。

憑藉自身的醫術以及武學修為,他成為神丹宗的記名弟之後,努力學習,拚命修鍊,一刻都不敢鬆懈。

他獲得了神丹宗的基礎修真功法之後,便放棄了從小修鍊的日月回天經,專修神丹宗的功法,一心往那高處攀爬,企圖成為那些神話一般的人物。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驀然回首,莫問發現自己似乎根本不適合修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