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154章叫一聲夫君來聽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4章叫一聲夫君來聽聽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莫問發現,修聊功法,反倒是諸般不如意,修為始終停滯不前,反倒是修鍊日月回天經,速度奇快,每天都有進步。

後來他才知道,修真功法只有從小修鍊,才能有所成就,像他這種半路出家的人,修真之路基本堵死了,不管多麼努力,都很難有成就。

萬念俱灰之下,莫問只能捨棄了神丹宗的修真功法,再次撿起了自己的日月回天經。

接下來三年,莫問都生活在神丹宗裡面,身份只是一名卑微的記名弟子。

不過饒是如此,好處也很多,身為記名弟子,也有機會獲得很多神奇的丹藥。

有了外力的輔助,他的武學修為突飛猛進,成為了一名金丹境界的武者。

但武者放在修真門派中,根本就不值錢,地位低下,從來都不受重視。

好在那個老頭沒有忘記他,通過關係給了他一個煉丹房葯童的職位,可以學習煉丹之術。

雖然學習的都是最簡單的丹藥煉製之法,但對他來說,已經是很意外的驚喜了。

他拚命的努力學習,每天瀏覽大量丹書與藥材古籍,促使自己每天都進步一點,時間長了就會有長足的進步。說不定有一天,就能治好妹妹莫冬兒的玻

山上學藝三年,終於有一天宗門允許了他的請假,可以讓回家探望一番。

他興奮的離開了宗門,但穿過迷霧山脈的時候,卻遇上了危險。

一隻狼頭獅身,渾身長滿了鱗片的強大妖獸一路追殺他,雖然他此時有著金丹境界的修為,但依舊不是那些強大妖獸的對手。

最後在那妖獸瘋狂的追殺下。他走投無路之下無奈地跳下了萬丈懸崖,以為會摔個粉身碎骨,殞命在迷霧山脈裡面。

天空卻詭異的閃過一抹閃電,當他即將掉下崖底的時候,似乎觸碰到了什麼禁制,一個烏黑的黑洞驀然出現,瞬間把他吞噬,下一刻他就消失不見了蹤影……

……

莫問緩緩睜開眼睛,眼中籠罩著一層迷茫,有些分不清虛幻現實。望著狹小的房間,依舊是那個倉庫里,依舊是那個小房間,依舊是那張床上。

一切似乎只是一瞬間,但莫問卻在那個世界生活了三年。三年的經歷,酸甜苦辣。歷歷在目。宛如昨天。

他甚至有些弄不明白,到底哪一個才是真實的他。

憑空的,他又多出了三年記憶,那三年,他在迷霧森林裡面掙扎求生,成為了神丹宗的記名弟子。那個還沒有完成的夢,果然再次出現了。

莫問下意識的伸手想去觸摸那掛在脖子上的八卦盤項鏈,手剛動了一下,卻猛地傳來一陣細膩絲滑的觸感。溫軟如玉,手感很好。

心中剛升起這個念頭,莫問驀然嚇了一跳,猛地往身下望去,只見一個赤.裸裸的身子縮在他懷裡,肌膚雪白,透著粉紅的光暈,一頭長秀髮披在粉背上,形成了鮮明的色彩對比。

什麼情況?

莫問不解的眨了眨眼睛,迷迷糊糊的晃了晃頭,他身下怎麼會有一個人?

但隨後,他就猛地想到了什麼,差點沒有嚇得跳了起來。

拔開秀髮,果然一張美麗的臉蛋映入眼帘,似乎正在熟睡著。

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瞄了自己身上一眼,果然一絲不掛,而身下的人兒,亦是如此。

嘶!

他倒吸了一口冷氣,昨晚發生了什麼?不會真的那個了吧!

為了求證心中的想法,莫問微微抬起半個身子,一隻手抓住沈靜的一個腳腕,向兩邊分開,腦袋前伸往裡面望去。

「猥瑣。」

沈靜終於裝睡不下去了,狠狠一腳踢開莫問,雙腿緊緊地合併在一起。

「呃……」

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尷尬的笑了起來,原來這女人在裝睡……

床上一灘血跡,此時他哪裡還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哼。」

沈靜咬著嘴唇,赤.裸相見,此時她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半個小時前她就醒了,那時候莫問跟個死豬似的睡的香,當發現自己的情況后,她徹底嚇得六神無主了,縮在床上動都不敢動一下,狠狠地不斷告訴自己在做夢,一點不是真的。

但不管如何,那都是自欺欺人罷了,等莫問醒了之後,她知道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雖然她明白莫問一定會過來救他,但卻從沒有想過見到莫問之後,會是這麼一個場景。

昨天那個吳剛給她餵了葯之後,她就知道大事不好了。果然,還是出事了。

不過人卻換了,變成了莫問,而不是那個吳剛。這一點,令她心中微微舒服了一點,心中鬆了口氣,潛意識裡似乎並不怎麼抵觸莫問。

「昨晚……呃……情況是這樣的……」莫問尷尬著臉,支支吾吾的解釋道。

天地良心,雖然他承認沈靜昨晚是有點誘人,但他也絕對不會做趁人之危的事情……一切都是意外,只是意外而已。

沈靜壓根就不停莫問解釋什麼,咬著嘴唇,像是一隻母獅子一般狠狠地盯著他,眼睛眨也不眨,看的莫問都有些心虛了。

昨晚究竟是個什麼情況,其實他也搞不明白!當時他準備給沈靜解除體內的藥效,結果莫名其妙的那個神秘八卦盤就開啟了,然後他直接掉到了夢裡,至於現實發生了什麼,他一點都不知道。

所以他也很冤枉,昨天他可是正正噹噹的英雄救美,忍住了所有誘hu,坐懷不亂,臨危不懼,妥妥的正人君子,五好青年。

可結果怎麼就會變成這個樣子……

「別解釋了。」

沈靜面無表情的起身,忍著下體的疼痛,默默地穿著衣服。從頭至尾都懶得搭理莫問,似乎看都不想再看莫問一眼,

莫問繞了饒頭,明明是他好心好意前來救她,怎麼最後都成了他的錯。

「喂喂,你想逃避責任是吧?我還是處男,你把我上了,拍拍屁股就想走?世界上哪有這種好事。」

莫問一邊穿衣服,一邊委屈的道。

「我還給你負責?」

眼睛能殺人的話,沈靜的眼神估計能殺死莫問千百遍了。她真有一種把莫問的腦袋塞進馬桶里的衝動。

「不然你以為?」

莫問翻了一個白眼:「我保存了十八年的身子,就這麼讓你霸佔去了,現在你吃光抹凈了,然後當做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

面對莫問這個王八蛋,沈靜氣得說不出話來。心中委屈的想哭,卻又奈何不了他。只能默默地坐在床沿上抹著眼淚。他就知道欺負人。一點都不考慮別人的感受。

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無奈的道:「別哭了,換成我對你負責行吧。」

「你滾遠點,誰稀罕……」沈靜抹著眼淚,望都不望莫問一眼。

「再哭,信不信我把你扒光了再吃一遍?」

莫問故作兇狠的道。昨天晚上莫名其妙就**了,他甚至都沒有感受到那個是什麼滋味,人生第一次,不明不白的就沒有了。他找誰說理去?難道也跟個小娘們似的抹眼淚?

「你敢。」

沈靜心中本就委屈,此時正沒有地方撒氣,莫問還敢火上澆油。

「我怎麼不敢。」

莫問挑了挑眉頭,一個虎撲就把沈靜壓在身下,抱著她一滾又上了床,一隻手就開始不老實了起來。

「放開我。」

沈靜不斷掙扎,可又怎麼會是莫問的對手,面對莫問,一點戰鬥力都沒有。

「別……」

見莫問真的準備跟她在這種鬼地方做那種事情,一點玩笑的意思都沒有,沈靜頓時繳械投降了,她第一次也是不明不白就沒有了,難道第二次還要在這種鬼地方?

「那你聽不聽話?」莫問惡形惡狀的道。

沈靜輕哼一聲,咬著嘴唇,狠狠把頭扭向一邊。

「聽不聽?」

說著,莫問的手又開始活動起來,已經開始攻城拔寨了。

「聽……」

沈靜知道,再不妥協的話,莫問估計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只能又委屈的讓步了。

「這才乖。」

莫問滿意的點點頭,把沈靜放開,還很體貼的幫她整理了一下衣服。

「跟我發生了關係,那就是我的女人,知道沒有?」

莫問挑了挑眉頭道。他的思想一直都是那種很傳統的古人思想,都跟他那個了,那就是他的女人,以後自然不可能再讓她去嫁給別人。

「神經玻」

沈靜還從沒有見過這麼無恥而且不講潰鬼才是他的女人。

「反正你逃不出我的手中心,以後不準跟別人的男人有什麼關係,保持三米以上的距離。知道嗎?否則我會很生氣,生氣了後果很嚴重。」

「來,叫聲夫君來聽聽。」

莫問得意的笑了笑,賤賤的伸出手摸了摸沈靜水靈的臉蛋。

「死遠點。」

沈靜一把打開莫問的咸豬手,心中暗罵一聲厚顏無恥。

整理好衣服,剛準備起身,沈靜的身子猛地顫抖了一下,指著牆角的一具屍體顫聲道:「他……」

此時她才發現,牆角還躺著一個人,而且還是一個死了很久的人。

她一眼就認出了,那人不是吳剛又是何人。她之前還不明白,莫問怎麼把她從吳剛手中救出來的,現在才知道,原來吳剛已經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