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58章你的面子算個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58章你的面子算個屁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那傢伙怎麼還沒有來?」

秦小悠輕哼一聲,有些不滿的皺了皺眉頭,老是遲到,真是討厭,一點風度都沒有。

「小悠,等誰吶?」

一行三人走出校門口,其中一個女生一眼就看見了秦小悠,挑了挑眉頭,走上前問道。

「等人。」

秦小悠望了那女生一眼,笑了笑道,卻並沒有說等誰。

那女生名叫陳欣怡,跟秦小悠一個寢室的舍友,平時倒是能說上幾句話,但關係並不是很好。

上次就是這個女生,想花錢把她的項鏈買走,但她沒有同意,所以兩人關係有著微微的隔閡。

王小菲知道那事後,還罵了陳欣怡一頓。

「等莫問吧?」陳欣怡笑道。

身為秦小悠的室友,她又怎麼不知道秦小悠跟一個名叫莫問的男生關係很密切,很可能發展到了男女朋友的關係。

秦小悠不置可否的抿嘴笑了笑,並不回答陳欣怡。

「跟你介紹一下,他是我的男朋友鄭雲德,大三的學長,現在還是吉他協會的社長,學校里的知名人物哦。」

陳欣怡挑了挑唇角,頗有些傲然的道。

跟在她身後的兩人都是男生,個子挺高,長得也很不錯,其中一個人緊挨著陳欣怡,穿著格子襯衫,白色的長褲,手腕上戴著一個名牌手錶,似乎還是勞力士。

他對著秦小悠微微一笑,給人很陽光帥氣的感覺。

鄭雲德雖然不是學校里知名的十大少。但也是一名很少歡迎的男生,不僅家境不錯,而且學習還很好,尤其是擅長唱歌,一手吉他彈得很有水準。

常人眼中,這種人就是那種典型的高富帥,受女孩子追捧的那種。

陳欣怡長相倒也不錯,很甜美,皮膚白嫩,倒追了鄭雲德不斷的時間。才把這個很多女生心目中的白馬王子追到手。

秦小悠禮貌性的笑了笑。並沒有說話。陳欣怡喜歡炫耀,有事沒事就喜歡說他的男友,雖然她第一次見鄭雲德,但也知道他的一些事情。

「小悠。很高興認識你。」

跟在陳欣怡身邊的另外一人。一步踏出。掛著微笑伸手到秦小悠面前道。

「哎,何少,剛準備介紹你。你就迫不及待了,是不是看見了小悠大美人所以就迫不及待了。」

陳欣怡打趣的白了那何少一眼,抿嘴笑道:「小悠,他叫何明閣。何少可是京華城何家的人,他大哥何明亭可是十大少中排名第五的大人物哦。」

陳欣怡望向何明閣的時候,眼中瞬間閃過一抹怪異的曖.昧之色

望著眼前熱情的何少,秦小悠眉梢微蹙,微微後退了一步,並不跟他握手,矜持的笑道:「原來是何少,敬仰大名。」

這話自然是客氣的話,之前秦小悠可不認識什麼何明閣。

「小悠,難得碰巧遇上,一起出去吃個飯吧,今天我做東。」

何明閣笑了笑,似乎並不怎麼尷尬的收回了手,望著秦小悠笑道。

「對呀小悠,何少請客,可不能不給面子哦。」陳欣怡趁機附和道。

「我今天約了人。」

秦小悠搖了搖頭,拒絕的意思很明顯,她可沒有興趣跟幾個陌生人出去吃飯,何況她還在等莫問呢。

「小悠,今天何少生日,不去不太好吧,捧個場,意思一下也沒有什麼吧。」

陳欣怡的聲音微微提高了幾分,何少親自請她,她都不去,簡直就是給臉不要臉。

本來她可不想讓秦小悠跟著去,心中正想著怎麼把這個豪門大少爺勾搭上,但現在何少明顯對這個秦小悠有意思,她不站出來說話的話,恐怕難免會讓何少心中不快。

「說了不去就不去。」

秦小悠皺了皺,別人過生日關她什麼事情,莫名其妙。

氣氛一時間緊張了起來,陳欣怡都沒有想到,明明知道何少的身份,小悠還如此不給面子。

何明閣亦是面色僵硬了起來,眼中閃過一抹怒火,什麼時候有人敢如此拒絕他。

「小悠,不給何少面子,這可不太好,大家一個學校里的人,以後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陳欣怡聲音低沉了一些,隱含著威脅的話語很明顯。

「給誰面子?」

驀然,一個突兀的聲音從幾人後面響起,秦小悠望向幾人身後的人,眼眸中頓時閃過一抹喜色。

「莫問。」

秦小悠輕叫一聲,快步走上前抱著莫問的胳膊,親昵的舉動一點都不掩飾。

莫問挑了挑眉頭,望著三個大門口圍堵著秦小悠的人,眼中閃過一抹玩味之色。

他剛走出校門,便看見了幾個人跟秦小悠在說話,之前還以為他們都是秦小悠的朋友,走近后聽見他們談話才明白不是這麼一回事。

「你就是莫問?」

陳欣怡挑了挑眉頭,望著莫問道。她並不認識莫問,雖然跟秦小悠一耳光寢室的人,但她卻並不是中醫系1413班的人,因為秦小悠的寢室缺一個人,所有由其他班的人填補進來。

她後來才搬入秦小悠的寢室,所以跟秦小悠寢室里的中醫系1413班的學生並不是很熟。

「你是誰?」

莫問淡淡的道,他怎麼會看不出來,眼前這個女人壓根就不懷好意。

「我是秦小悠的室友。」

陳欣怡眼中閃過一抹怒色,之前她問莫問的話,對方理都不理,還反過來問她,未免也太沒有禮貌了一點。

「今天我約秦小悠出去玩一會兒,你沒有意見吧?」陳欣怡冷冷的道。

「你怎麼知道我沒有意見?」莫問笑了笑道,還有這麼自我感覺良好的女人。

「你……」

陳欣怡挑了挑眉頭,這個莫問未免也太不識好歹了點。

「今天何明閣少爺生日,你不會不懂規矩吧。」

陳欣怡深吸了口氣,把何明閣抬出來道。

至於何明閣與鄭雲德,此時則抱著胳膊看戲,並沒有說話的意思,一個莫問,還沒有資格跟他們對話。

「什麼規矩?」

莫問勾了勾唇角,他還真不知道別人過生日,對他來說有什麼規矩。

「你是裝傻還是真傻?不給何少面子,有什麼後果你應該清楚。」

陳欣怡冷哼一聲道,她知道想把秦小悠搞定,就必須先把莫問搞定,現在把何少的身份抬出來,不怕他不服軟。

她眼中,莫問屬於典型的軟蛋,當初蘇伯羽欺負秦小悠的時候,差點害秦小悠毀容,弄得全校皆知,身為秦小悠的男朋友,都不見他出來放個屁,甚至愣是奈逄觳豢銑隼矗醫院都不敢去看望一下。

這種人,不是一個廢物是什麼?她就不明白,秦小悠為什麼還跟這種男人在一起,簡直就是犯賤。

當初蘇伯羽與秦小悠鬧出的事情,雖然陳欣怡知道一點,但知道的並不具體,畢竟那事除了當事人,誰都不知道具體的事情經過,別人都是道聽途說得來的,什麼版本都有。

她也只是以為,當初秦小悠受的傷並不嚴重,在醫院裡治療幾天就好了,並沒有傳聞中毀容那般凄慘,秦小悠出院之前,她還幸災樂禍了好幾天。

而秦小悠的解釋,只是針對班上,並沒有跟別人說。所以很多人眼中,莫問都是一個懦弱的軟蛋形象,很多人都瞧不起,感嘆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給何少面子?」

莫問挑了挑眉頭,淡淡的道:「他的面子算個屁。」

「你……」

陳欣怡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著莫問,不明白他的膽子為什麼突然這麼大,難道他還不知道何少的身份?

那站在一邊看戲的何明閣臉色也僵了僵,今天已經有兩個人不給他面子了,那秦小悠倒也罷了,可莫問算是什麼東西,敢說他的面子算個屁。

「莫問,何少可是京華城何家的人,那個十大少中何明亭的何家,你別不識好歹。」

陳欣怡氣勢洶洶的瞪著莫問道,那模樣似乎她就是何家的人一般,明明狐假虎威還不自知。

她以為莫問不知道何少的身份,所以才敢如此囂張,那何明亭乃是十大少中排名第五的人物,地位還在蘇伯羽之上,而何明閣則是何明亭的親弟弟,雖然不是十大少,但也足以跟十大少相比了。

「你再嗦,可別怪我抽你嘴巴子。」

莫問睨了陳欣怡一眼,然後不再理會她,轉身對著秦小悠道:「走吧,咱們逛街去。」

說著,拉著秦小悠的小手就準備離開,三個自以為是,以自己為心中的二世祖他還沒有那個興趣去搭理。

「你……」

陳欣怡今天已經是第三次氣得說不出話來,而且還是跟在何少身邊,她本以為有何少在,她說的話應該份量不低,很少有人敢不聽,可還真就有人不鳥她。

那跟在權貴少爺身邊的優越感,似乎一點都沒有體現出來。

那何明閣也有些站不住了,那莫問可是當著他的面不給他面子,如果他不有所表示,恐怕傳出去都會成為一個笑話。尤其還是當著兩位美女的面,他還對那個陳欣怡有點興趣,如果壓不住場面,威嚴何在?

「你給我站祝」

何明閣一步踏前,擋住了莫問與秦小悠,下巴微微抬起,眼中頗有些盛氣凌人的望著莫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