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160章小悠的身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0章小悠的身世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韓建功聞言微微一愣,旋即笑了笑道:「好的,回頭我跟財務科的人說一下。」

對於莫問堅持付醫療費,韓建功倒是能理解,像莫問這種有大能耐的人,不可能因為一點錢而欠別人的人情,錢對他們來說不過是紙而已。

給韓建功留下一個電話后,莫問便走出了他的辦公室,雖然韓老頭不斷拉著他閑聊,但他可沒有那個閑工夫。

走出韓建功的辦公室,莫問便一路往王慧茹的病房走去,今天除了付給醫院醫療費,還有一個目的就是順帶看望一下王慧茹。

結果剛走到單間病房前,裡面便傳出不小的爭吵聲。

「你別忘了,小悠終究是我們秦家的人,現在我們準備把她領走,你有什麼資格拒絕?」

一個淡漠的中年人的聲音從房間里傳出,令剛走到門口的莫問都愣了愣。秦家人?秦小悠的父親么?

秦小悠從小就是單親家庭,一直不知道她父親是誰,只知道他姓秦,所以她也姓秦。

很多次,她都因為沒有爸爸而偷偷的哭,莫問知道她對她父親有著很大的憧憬。

難道,房間里的人是秦小悠的父親,來找秦小悠了?

莫問眼中閃過一抹疑惑,緩緩推開了門。

房間里,除了王慧茹與秦小悠,還有三個穿著一身黑色西裝的男人,三個人都很嚴肅,一副公事公辦的模樣。說的話一副官腔,根本不給別人講道理的機會。

「小悠不是你們秦家的人,她早在十八年前便被你們趕出了秦家,從小到大你們都沒有撫養過她,你現在跑出來說她是你們秦家的人,簡直就是厚顏無恥。」

王慧茹雙手緊緊抓著被子,神情激動的道。

而秦小悠則貼坐在母親身邊,默默抹著眼淚。

「反正她是我們秦家的人。跑不掉的,現在我只是通知你,並沒有跟你商量的意思,明天我便會把小悠接走。至於讀書,我們秦家家大業大,自然會給她請私人教師。」

為首的中年人睨了秦小悠一眼,淡淡的說道。

「你們滾,我才不會跟你們回去。」

秦小悠眼眸通紅的瞪著那一群人,一邊撫摸著母親的後背給她緩氣。

「如此沒有禮貌。這就是你教出來的女兒?一點家教都沒有。」中年男人皺了皺眉頭,冷哼一聲望著王慧茹道。

「我就是沒有家教,怎麼了?一個沒有爹的野孩子而已。高攀不上你們秦家。」秦小悠抹掉眼角的眼淚。冷冷的道:「你們滾,我跟你們沒有一點關係。」

「放肆……」

那中年人冷冷地掃了秦小悠一眼,一股冰冷的氣勢突然破體而出,籠罩在秦小悠身上。

秦小悠面色一白,身子縮了縮,瑟瑟發抖了起來。感覺周圍的空氣都似乎下降到了零點。

中年人冷笑一聲,一個小丫頭片子敢如此跟她說話,簡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果然,上樑不正下樑歪,秦毅的女兒能是什麼好東西。

「回不回秦家。那可由不得你,雖然你頑劣了一點。當不得一個大家族的大小姐,但一顆歪瓜裂棗,我也有辦法把它矯正了。」

中年人伸手扶了扶眼鏡框,面色淡漠的道,似乎他說的話,便是真理,無關乎別人同不同意。

「她叫你們滾,沒有聽見嗎?」

一道平淡的聲音突然在房間里響起,一個少年淡漠的走進了房中。

「莫問。」

秦小悠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情不自禁的叫了一句,眼淚又啪啪啪的掉了下來。

莫問給了她一個安慰的眼神,雖然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眼前這幾個人,明顯來者不善,不像是什麼好東西。

「難道耳朵聾了,沒有聽見?我叫你們滾出去,否則後顧自負。」

他冰冷的望了那中年人一眼,面無表情的道。

「你是什麼狗東西?跑出來亂吠。」

中年人眸光一冷,森寒的望著莫問,房間里突然冒出一個少年,令三人都有些意外,從剛才秦小悠的表現可以看出,他似乎認識王慧茹母女。

一個少年如此囂張的跟他們說話,難道是秦小悠的男朋友?

中年人腦海中閃過一抹念頭,下一刻眸光一寒,陰冷的望著莫問道:「你跟秦小悠什麼關係?」

「狗東西?」

莫問勾著唇角笑了,下一刻他身影一閃就出現在中年人面前。

之前中年人威嚇秦小悠的時候,身上有內氣波動,可見此人乃是一名古武者。

對於秦家的人,莫問並不熟悉,不知道什麼來頭,但不管他們是什麼人,惹到他頭上,便別想好過。

勁風撲面而來,人影一閃,眼前便多了一個人。

中年人面色微變,二話不說一掌拍出,直奔眼前之人的心臟。

然而,一隻修長的手掌詭異的探出,一下抓住了他的手掌。

下一刻,嚓一聲,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那中年人的手掌一下變成了一團,直接被莫問捏碎了。

啊!

一道慘叫聲響起,中年人疼的瞬間滿面冷汗,面部都扭曲了起來。

莫問勾了勾嘴角,一腳把中年人踢翻在地,一隻腳踩在他的腦袋上,淡淡的道:「說了讓你滾,你不滾。」

「你……上,廢了他。」

劇烈的疼痛令中年人說話都有些不清晰,身在倒在地上抽搐著,眼中儘是吃驚與憤恨之色。

跟在中年人身後的兩個人如夢初醒,對視了一眼。二話不說閃身而上,一左一右圍攻莫問。

「一群廢物東西,出門囂張之前,先掂量一下有沒有那個資本。」

莫問冷哼一聲,隨手一抓,頓時一道寒冷刺骨的氣息從他身上驀然發出,周圍的空氣似乎都一瞬間凝固了,一道可怕的寒氣瞬間把周圍一丈範圍內籠罩。地上驀然凝結了一層冰霜。

那兩名一左一右包圍而來的秦家人身子一僵,動作驀然慢了下來,臉上與眉毛上都凝結了一層白色的冰霜,那可怕的寒氣幾乎把他們體內的血液凝固。

兩人攻向莫問的招式頓時不攻自破,甚至無法保持原有的姿勢,面對那恐怖的威壓,站都有點站不穩,更是沒有了一點再出手的勇氣。

莫問隨手一拍,一道無形的波紋擴散。瞬間把兩人撞飛了出去,倒在地上鮮血狂噴,血液中似乎都凝固著冰渣子。

「抱丹……抱丹境界……」

那兩人不可置信的望著莫問。眼中儘是驚駭之色。那威壓。那可怕的氣勢,恐怕只有抱丹境界的前輩才能擁有。

一個少年,竟然有著抱丹境界的修為,難道今天出門沒有看黃曆,撞上鬼了!

那莫問腳下的中年人亦是瞪大了眼睛,張大著嘴巴半天說不出話來。

「滾出房間。下次再讓我看見你們,便殺了你們。」

莫問一腳把地上的中年人踢出七八米遠,神色淡漠的道。

三個人都不是什麼厲害的角色,古武者中也才通脈境界而已,古武的大門都沒有進入。若不是因為在醫院裡。到處有著攝像頭,不好隨便殺人。他一掌便能把三個人一塊兒拍死。

「你……」

中年人從地上爬起,驚恐的望著莫問,剛才那可怕的寒氣,令他現在都不受控制的顫抖著。

半響,他才緩過一口氣來,陰沉的道:「你是什麼人?我們乃是廄五大古武世家秦家的人,若不想得罪我們秦家,你最好別多管閑事。」

知道自身奈何不了莫問,他知道抬出背後的家族,企圖憑藉秦家的聲威壓下莫問的氣焰。

秦小悠關乎秦家與另一個強盛的古武世家的聯姻關係,他必須把她帶走。

「再不走,你便永遠別走出去了。」莫問睨了那人一眼,淡淡的道。

「你有種,希望到時候你別後悔。」

中年人陰冷的撂下一句狠話,陰沉的走出了病房,他身後的兩名屬下亦是立馬跟在背後,走了出去,那跟冰窟似的房間,他們一刻都不想多待。

「王阿姨,你們別擔心,有我在,那個秦家奈何不了你們。」

莫問笑著走到病床前安慰道,那個神秘的秦家出現,似乎給了秦小悠母女很大的打擊。

秦小悠見莫問走過來,一下就撲在他懷裡委屈的哭了起來。

莫問拍著秦小悠的肩膀安慰,目光卻望向了王慧茹,關於秦小悠身世的問題,王慧茹肯定隱瞞了什麼沒有說。

王慧茹抹點眼睛的眼淚,望著莫問勉強的笑了笑:「莫問,謝謝你,沒有你,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

「王阿姨客氣了,我會保護小悠的,你不用擔心。」

莫問抿著嘴,眼中閃過一抹罕見的寒氣,他保證過不會再讓小悠受到傷害。

「莫問,你可是一名古武者?」

王慧茹眼中閃過一抹欣慰,望著莫問輕聲問道。

「不錯。」

莫問微微頷首,王慧茹顯然知道古武者的一些事情,見識不像普通的家庭婦女。

不過那個秦家應該是一個古武世家,如果王慧茹曾今是秦家的媳婦的話,那知道古武者並不是奇怪的事情。只是他很奇怪,明明身為秦家的少奶奶,王慧茹母女為什麼會落得如此下常

「你肯定很好奇秦小悠的身世吧?」

王慧茹苦笑了一聲,眸光含淚的望了望女兒,知道有些事情,已經瞞不住了。

秦小悠目光緊緊地盯著自己的母親,身子緊繃,下意識的抓緊了莫問的手。

關於自己的身世,她曾今問過媽媽無數次,可媽媽就是不說,現在終於要告訴她了么?

兩行眼淚默默的從她眼角落了下來。

如果您覺得網不錯就多多分享本站謝謝各位讀者的支持

,!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