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161章替你討回公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1章替你討回公道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王慧茹把秦小悠抱在懷裡,靜靜地講述著她的身世,不大的病房裡格外安靜。

王慧茹年輕的時候,嫁給了秦小悠的爸爸秦毅,並生下了女兒秦小悠。

秦家乃是京華城有名的古武世家,世代修鍊古武,然而,秦小悠的爸爸秦毅古武修鍊的天賦上卻並不突出,相當於一個古武廢材,十幾年修鍊都沒有突破內息境界,一度被家族所不重視。

對於古武世家來說,古武天賦將絕對家嘴裡的地位,修鍊不成,便不會有什麼地位。當初秦毅乃是秦家的嫡系,但由於修鍊天賦不行,逐漸邊緣化,最後徹底把他放棄。

因為自身天賦的限制,秦毅乾脆放棄了古武修鍊,默默的離開了秦家。

之後,他娶了普通人家的姑娘王慧茹,生了一個可愛的女兒秦小悠。

然而,秦毅的武學天賦不行,但商業天賦卻驚人。離開秦家之後,他孤身一人來到魔都,發展自己的事業,並把事業越做越大。

當年赫赫有名的藍海集團便是秦毅一手創建,涉及房地產業、製造業、零售業、服務業……等幾十個行業的巨無霸集團。

秦毅也成為了華夏上界的風雲人物,身價佔據華夏商人前三甲,成為了世界福布斯財富榜的常客。

商業上如此大的成就,幾乎超越了秦家的所有財富,自然落在了秦家人眼中。

那時候秦家人企圖招秦毅回去,並要求他把旗下的產業合併為家族產業,許若他一切家族產業都由他打理,給他決定性的權利。

秦毅拒絕了,他那時候的財富遠遠超越了秦家,又怎麼會答應如此荒謬的事情。一旦把產業與家族產業合併,那他的產業便不是他的了,而是變成了秦家的。

誰知道,秦毅拒絕後不久,便突然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面猝死,法醫檢測說壓力過大,導致心臟病發作,如此不明不白的就下了定論。

可王慧茹知道,自己丈夫身體很健康,而且根本沒有心臟玻又怎麼可能會心臟病發作而死。

身在富貴之家,平日里耳濡目染,王慧茹的見識自然遠非普通婦女可比,她知道自己丈夫的死一定不是什麼意外,裡面肯定有什麼陰謀。

果然。秦毅死後不久,秦家人便找上門來。告訴她們秦毅的所有產業。都將回歸秦家,跟她們母女一點關係都沒有。然後遞上了一份遺囑,遺囑上面寫著若意外死亡,所有財產歸秦家所有,下面則是秦毅的親筆簽名。

王慧茹知道,遺囑肯定是假的。秦家人偽造了遺囑。

當年秦毅跟她說過,為了以防萬一,他的確留了一份遺囑,不過遺囑上面寫的是不管他以何種方式死亡。所有財產都歸女兒秦小悠所有,根本不是什麼秦氏家族。

而那份遺囑,放在世界一個著名的保險公司裡面,但當她聯繫那個保險公司的時候,卻說那份遺囑早就讓人給取走了。除此之外,至於其他她則一概不知。

王慧茹一個女人,又怎麼跟一個偌大的秦氏家族斗,所以她果斷的放棄了所有財產的爭奪,抱著當時才一周歲的秦小悠逃離了魔都,偷偷回到了京華城當年秦毅留下的一個老房子里生活。

「媽,爸爸他……」

秦小悠趴在母親懷裡,眼淚浸濕了衣衫。

「你爸爸十七年前就死了,媽媽沒有騙你。」

王慧茹輕嘆了一聲,這件事情她一直不願意告訴秦小悠,就是怕她傷心,也怕她企圖找秦家報仇,所以才含糊其事,不肯明說。

憑她們母女的力量,又怎麼能跟那個龐大的家族斗。

當年秦毅的屍體都讓秦家人給奪走了,什麼都沒有給她們母女留下。多年來,她燒了一點秦毅的衣服,荒山上弄了一個衣冠冢,每年都會去拜祭一次,但她卻從來都沒有跟秦小悠說。

「你別怪他,小時候他很愛你,把你當心肝寶貝。」

王慧茹摸著秦小悠的腦袋,輕聲說道。她知道小悠對那個從未出現過的父親心中一直有著怨氣,因為別人都有爸爸,她卻沒有,像是一個野孩子。

每當看見別人家的孩子有著父母陪在身邊玩耍,她都會一個人偷偷躲著哭,學校里舉行一些有爸媽參加的活動,她都會一個人默默的回家,幫著媽媽做家務。

王慧茹看在眼裡,疼在心裡,卻又無法改變。

「我不怪他,我恨那個秦家……」

秦小悠默默趴在母親懷裡流淚,她一直想知道爸爸是誰,小時候一直幻想著父親的模樣,她哪怕爸爸的一張照片都沒有。

現在終於知道了,可她寧肯不知道,至少能讓她一直的幻想下去。

「王阿姨,那天出現在你病房裡的人,導致你病情惡化,應該就是秦家的人吧?」

莫問輕聲問道。

「你知道?」

王慧茹驚訝的望了莫問一眼,旋即苦笑一聲道:「都過了如此多年了,那個秦家還不放過我們母女。……」

那天秦家的人找上王慧茹,提出可以讓秦小悠返回秦家,成為秦家的大小姐。但必須立刻嫁出去,替秦家完成一樁政治聯姻。

原來,秦家與同為京城五大古武世家之一的王家聯姻,原本聯姻對象已經定下了,秦家的四小姐跟王家的三少爺結成連理。

但那個秦家的四小姐性子頑劣,生活作風有問題,成婚之前,竟然懷孕了!

如此情況,王家自然不可能再娶秦家的四小姐,否則還不成為笑話。

但秦家嫡系小姐中,除了最小的四小姐,另外三個都出嫁了。

而以王家三少爺的高貴身份,自然不可能娶秦家的旁系女子。

眼看著一樁重要的聯姻即將破滅,秦家人卻把注意打在了秦小悠身上。

當年秦毅也是秦家的嫡系,生下的女兒,若是秦家願意承認她的身份,自然就是秦家的五小姐,所以下嫁給王家,倒也算是門當戶對。

後來秦家人把秦小悠的照片給王家之後,王家很快就同意了秦家的再次聯姻請求,所以才有了秦家人找上王慧茹母女的一幕。

「我死都不會給秦家利用。」

秦小悠咬著嘴唇,小手緊緊攥著,那個秦家簡直欺人太甚,把她們母女當什麼了。

王慧茹輕嘆了一聲,秦家身為京華城五大古武世家,有多麼大的權勢很早以前她就聽丈夫說過了,憑她們母女,怎麼跟那個龐然大物對抗。

「王阿姨放心,有我在,沒人能動小悠。」莫問挑了挑眉頭,淡淡的道。

「謝謝你莫問,小悠能找上你,真是她的福氣。不過秦家勢力太大,你們如果真願意在一起,我建議你們趕緊出國,秦家人還管不到國外去,至於我這個老婆子,你們就不用管了。」

王慧茹抹掉眼角的眼淚道,她又怎麼還會看不明白,女兒跟莫問的關係,估計早就走一起去了。

莫問笑了笑,不置可否。逃出國?難道那個秦家還有胎息境界的高手不成。

即便有,把他給惹火了,他也要秦家毀一半。

安慰了王慧茹幾句,莫問便於秦小悠走出了醫院,一路上,秦小悠的情緒明顯很低落。

莫問把她抱在懷裡,摸了摸她的小腦袋,輕聲道:「放心,我會替你討回公道的,屬於你的東西,沒人能搶走。」

「莫問。」

秦小悠緊緊抱著莫問,像是抱著她的一切。

回學校的路上,雲小蠻給莫問打了一個電話,告訴他東西已經成功運回秦小悠的寢室,但語氣,似乎有些氣呼呼的,明顯很不高興。

把秦小悠送回寢室后,莫問便回到了自己的寢室里。

罕見的沒有看見東方翊坐在客廳里,這個寢室里的間諜,怎麼就沒有繼續監視著寢室里人的動向。

莫問回到自己的房間,盤膝坐在床上,眼中閃過一抹沉思之色。

一天的時間,遇上的事情太多。

沈靜意外跟他發生了關係,以後這個女人跟秦小悠之間又怎麼處理?

還有天華宮的事情,加入了朱雀殿之後,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現在又多了一個秦家,那個秦家能成為京華城五大古武世家之一,必然有著不小的勢力。

除此之外,還有那個一直沒有出現的大方派。

不知不覺,他感覺身邊的關係越來越複雜了,而時間也越來越緊迫,他知道,只有自己有足夠強大的力量,才能不管在什麼環境下,都立於不敗之地。

現在最緊迫的事情,便是修鍊,把修為提上身來,憑藉他前世的經驗,以他現在氣海境界中期的修為,想短時間內令修為突飛猛進,並不是容易的事情。

但也未必不行,畢竟他曾今是胎息境界的古武者,與尋常的古武者自然不同。

尤其是再次入夢后,他腦海中憑空多出了許多東西,眼界足足擴大了十幾倍,似乎有一張神秘的面紗正緩緩的拉開。

修真者!那個掌握了天地極致力量的存在,傳說中可以逆天改命,成仙證道的存在,那個可以追求永生,與天地同壽,與日月同輝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