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163章黑店與白富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3章黑店與白富美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莫問背著登山包,穿著旅行鞋,裝備齊全后出了門。

他走到沈靜家門口,敲了敲門,離開之前,還是先跟沈靜說一聲比較好,否則他突然消失了,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沈靜今天沒有課,恰好在家,不一會兒就開了門。

「你來幹什麼?」

沈靜一眼望見莫問,頓時小臉一板,兇巴巴的道。

「過來看看你,不歡迎?」

莫問笑呵呵的一把推開門,大大咧咧的走了進去。

「不歡迎。」

沈靜輕哼一聲,抱著胳膊坐在沙發上,斜眼望著莫問。

平常莫問來,她都會很客氣的泡杯茶,現在別說茶了,白開水都沒有喝。

「跟你請個假。」

莫問笑著走到沈靜身邊坐了下來,一隻手就搭在了沈靜肩膀上。

「文明點,誰跟你很熟似的。」

沈靜一把將莫問的手拍開,挪動著小肥臀跟莫問保持了一段距離。

「幹什麼,咱都老夫老妻了,還那麼生分。」莫問聳聳肩道。

「誰跟你老夫老妻了,臭不要臉的,再胡言亂語,我就把你趕出去。」沈靜狠狠地瞪了莫問一眼。

莫問嘿嘿笑了笑,不敢再繼續挑逗沈靜了。

「你請假幹什麼?」

沈靜挑了挑眉頭,平時不上課,天天逃課也就罷了,現在好端端還請假。她知道,若是一兩天時間,莫問絕對不會開口跟她請假,那對天天逃課的人來說根本就是多此一舉。

只有時間長了,才會假惺惺的跑來請假。因為學校每周都有系裡的人前往班上檢查,發現人不見了。又不請假,又多次發現他不在,那就別想畢業了。

「有事。」莫問半躺在沙發上,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了一杯水。

「這就是你請假的理由?」

沈靜輕哼一聲,這個理由未免也太敷衍了一點,有人這麼跟老師請假的?還把不把她這個班導放眼裡了。

「我今天來的目的是為了告訴你一聲,請假只是順帶,離開學校的日子裡,別太想我了。」

莫問勾了勾唇角,淡淡的說道。

「鬼才想你。」

沈靜橫了莫問一眼。冷聲道:「請假多少天?我的許可權只能給你申報七天假,超過了七天你必須到學校里請,學校里同意了你才能走。」

「那就七天吧。」

莫問聳聳肩,七天時間也差不多了,有可能會更長。但多出幾天那也是無所謂的事情。

「你盯著我看幹什麼?」

沈靜古怪的望了莫問一眼,他老盯著她的肚子看幹什麼?肚子有什麼好看的。看也應該往上面看。呸……想什麼呢!沈靜暗罵自己怎麼跟莫問那樣沒羞沒臊了起來。

「你說。現在你肚子里有沒有我們兩個人的寶寶呢?」莫問很神經質的問道。

「你作死把你。」

沈靜頓時俏臉通紅了起來,拿著拖把將莫問給趕了出去,這個混賬東西……

莫問摸著鼻子,鬱悶的望著砰地一聲關上的大門,無奈的走下了樓。

沈靜倚在大門上,咬著嘴唇。心情突然很複雜了起來,不知為什麼,莫問突然說離開,她心理竟然有著一點不舍。難道自己已經對那個混蛋有了依賴心理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裡面不會真的有他們的孩子吧?那天的事情之後,她並沒有去醫院裡檢查過,回來也沒有做什麼防禦措施。雖然她是醫生,但現在也不知道肚子里是什麼情況。

不過那天乃是她的安全期,懷孕的概率並不大,幾率很校

念及此,沈靜微微鬆了口氣,未婚生子,那可真沒有臉見人了。

莫問背著登山包,登上了前往長白山的路途。

長白山位於吉省,白山市與邊州市境內,從京華城過去,路途可很遠。

莫問並沒有選擇坐飛機過去,因為潛意識裡,他並不喜歡飛機上那種人身安全不受自己掌控的感覺,坐汽車,對他來說會比坐飛機穩妥不少。

上了長途大巴后,莫問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從背包里摸出一個遮陽帽,往腦袋上一蓋,便呼呼大睡了起來。

等他醒來的時候,車子已經在路上,估計走了不斷的路程,車子上的乘客也都滿了,鮮有空位。

莫問發現自己身邊坐了一個人,一個年輕的女人,大約二十齣頭,相貌倒也不錯,很漂亮。身上的穿著打扮很時尚,皮膚白嫩,雙手光滑,應該屬於富家大小姐的類型,簡單點說就是白富美。

那白富美顯然也發現莫問睡醒了,見他望過來,很有禮貌的對著他笑了笑,露出兩個小酒窩。

莫問挑了挑眉頭,便不再關注那美女,把太陽帽一蓋,繼續睡了起來。

那白富美一愣,還從沒有見過如此沒有禮貌的人。

她也不再理會莫問,摸出一個mp3,把耳機塞耳朵里聽著音樂。

時間過得很快,不一會兒天色漸漸黑暗,半天的時間過去了。從京華城到白山市坐大巴至少二十個小時,中途還必須解決乘客的吃飯問題。

傍晚,大巴車開到了一家野外的飯店,除了莫問所乘坐的大巴車,飯店外面還有很多輛各型各色的長途車子,都選擇在這個飯店裡整頓落腳。

「吃飯了。」

前面的兩個司機吆喝了一聲,便打開了車門,走下了車去。

車上的乘客陸陸續續的下了車,只有一些並不准備在飯店裡吃飯的乘客留在了車上。

莫問望了車窗外面的飯店一眼,翻了一個白眼,便閉上了眼睛,那哪叫飯店,亂糟糟的一片,環境很差,瞧上一眼便沒有吃飯的興趣,不明白為什麼生意還那麼好,難道附近就沒有了其他飯店了不成?

以莫問現在的修為,別說一天不吃飯,便是一個星期不吃飯都影響不大,雖然說不上辟穀的境界,但也不會像常人那般一日三餐不能少。

他身邊的那個白富美,倒也沒有下車,從包包里摸出一個麵包,一小口一小口的啃了起來。

正當莫問準備繼續睡一會兒,等待車子再次啟程,卻有三四個大漢上了車,一路吆喝道:

「都tm下去吃飯,坐在車上幹什麼,不吃飯想餓死是吧,想餓死不用那麼麻煩,我直接弄死你們。」

一個光著膀子,人高馬大,身上有著猙獰刺青的肌肉大漢走在最前面,後面還跟著幾個同樣面色不善的人,手中拿著鐵棍,一路上不斷的趕著還坐在車子上的人下車。

那些人一個個凶神惡煞,面色猙獰,手中還握著兇器,留在車子上的乘客頓時引起一陣恐慌,一個個不敢違逆,老實巴交的下了車。

「都給我下去吃飯,不吃飯的人我們黑狗飯店很不高興,不高興我們就會幹出一些極端的事情來。」

一個大漢把鐵棍敲在椅子上,發出砰砰砰地響聲以恐嚇眾人。

乘客們一下就明白,遇上了黑店,早就聽說長途路線上有著很多強買強賣的黑店,不講道理,強迫旅客消費。

一些無良的司機跟這些黑店合作,故意把車開到黑店的地盤上,到了地方,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荒野之外,可謂叫天天不靈叫地地不應,勢單力孤的旅客只能無奈的聽從那些地痞惡霸的。

這種事情,不怎麼在長途線上走的旅客只是聽說,現在竟然真的遇上了。

那些還留在大巴上的乘客倉皇的下了車,知道今天避免不了被黑店宰一頓。不用想都知道,那飯店裡的東西肯定貴的嚇人。

那幾個兇惡的大漢一路往裡走,驅趕著乘客,很快就走到了莫問面前,發現莫問在睡覺,頓時一張臉黑了下來。

「睡你大爺,趕緊給我滾下去,不想活了。」

為首的大漢眼眸一瞪,狠狠地一腳踢向莫問。然而,他一腳卻沒有踢中,莫問的腿不知道什麼時候橫移了一尺,結果他一下踢在座位下面的鋼架上,由於用力過猛,頓時疼的齜牙咧嘴,差點慘叫了出來。

「草泥馬,你還敢躲?」

那大漢倒吸一口冷氣,彎下腰一隻手扶著腳,兇狠地瞪向莫問。

莫問伸手把遮陽帽取下,露出一張清秀的臉,淡漠的望了那大漢一眼,正準備說話,結果旁邊一道頗有些憤怒的聲音響起。

「你們還講不講道理?強買強賣那是違法的。」

坐在莫問身邊的白富美實在看不下去了,把手中吃了一半的麵包塞進包包里,憤怒的瞪著那些仗勢欺人的大漢。

「違法?嘿嘿,告訴你,現在我們就是王法,說的話就是法律。」

有人敢出來頂撞他,那大漢也楞了一下,望著莫問身邊那美麗的女子,眼睛一亮,不露痕的閃過一抹淫.穢之色。

「那你們是不講道理了?」

那白富美有些氣笑了,冷冷的望著那幾個大漢,竟是頗有些說不出的威勢。

「哎喲小ni,不講道理又怎麼了?趕緊滾下車去,否則後顧自負。」

那兇惡的大漢冷哼一聲,陰沉的望著那白富美,腦海中琢磨著等會怎麼把這個大美人給弄上手。

「通常不講道理的人,我也不會跟他講道理。」

白富美挑了挑眉梢,氣勢一下就強大了起來,冷冷的道:「給我打殘他們,一群人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