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68章血靈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8章血靈芝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莫問的突然出現令那幾個師兄弟都嚇了一跳,尤其是他手中還提著一個他們的人,一看就是來者不善,跟他們不是一路人。

「你說什麼?」

為首的師兄腦門上青筋跳動,整個人都陰沉了下來,望著莫問就像看一個死人。

他祖割那傢伙想死也別如此直接,活膩了吧。

「你耳朵聾了?你祖宗,這回挺清楚了沒有?」

莫問笑眯眯的道,似乎不是在罵人,而是在跟一個人聊天一般。

「你找死。」

為首的師兄陰森的望了莫問一眼,下一刻身影一閃便是撲向莫問,氣勢凌人,一副欲把莫問碎屍萬段的模樣。

莫問勾唇笑了笑,望了望手裡的屍體,然後隨手把屍體拋出。

頓時,那屍體像是炮彈一般撞向那個撲上前的師兄。

那師兄一驚,閃身企圖躲開,但卻駭然的發現,一道恐怖的氣勢驀然從天而降,瞬間籠罩在他身上。

他感覺自己像是掉在了水銀裡面,周圍的空氣沉重的像是液態金屬,把他緊緊給壓縮住,動彈一下都不容易。

稍微停頓一下,那表面布滿寒冰的屍體便撞了過來,把他給撞飛了出去,可怕的推動力像是一座大山壓在他身上一般,幾乎把他直接給壓扁。

撞出二十多米,那師兄才倒在地上,至於那具撞人的屍體,則瞬間四分五裂,化為一堆冰渣子。

噗嗤!

為首的師兄吐了一口鮮血,鑽心的疼痛游遍全身,感覺身體像是散架了一般,身體失去知覺,半天爬不起來。

他知道,剛才那一撞,他全身至少有十幾處骨骼碎裂,瞬間把他變成了一個殘廢。

這還不是他最驚駭的地方,最恐怖的是那個少年的修為,他發現面對那個少年,他根本就不堪一擊。

剛才那道威壓,簡直太可怕了,像是門派中抱丹境界的老前輩才能擁有的威壓。

怎麼可能!

一個年紀還不如他大的少年,能有如此可怕的修為?

他簡直就是不可置信,他自小在山門裡學武,修鍊之日長達二十年之久,現在不過才通脈境界初期的修為,那個少年恐怕還沒有二十歲,便是他從娘胎里開始修鍊,又怎麼可能會有如此可怕的修為?

另外幾名師兄弟見師兄一招都接不下,嚇得一個個都面色發白,驚恐的望著莫問。

下一刻,腳底抹油,轉身就跑。

現在他們現在哪裡還有姦淫女子的心情,能逃過一劫便是謝天謝地了。

「你們這群混賬東西」

為首的師兄見那些師兄弟拋下他就跑,頓時氣急敗壞了起來,一點義氣都沒有,就算逃跑,也至少把他給帶上,只顧自己逃命,算什麼師兄弟。

「別跑了,一個都跑不了。」

莫問勾了勾唇角,從他們的聊天中就可以知道,應該是長白山裡面一個古武門派的弟子,身後肯定有門派背景,放他們回去,難免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現在殺人滅跡多好,不用擔心有什麼隱患。

他微微一抬手,三道銀藍色的光芒便一閃而出,瞬間飛射出上百米距離。

下一刻,三名逃跑的人動作全部都僵立在了原地,一道道龜裂的痕從他們身體表面擴散,隨後化為一堆冰渣掉落在地上,烈日的照射下,緩緩的融化著。

三道銀蛇寒釵在空中微微一繞,又飛射了回來,藍光一閃,便落在了莫問手中。

「你」

為首的師兄驚恐的望著莫問,三個師兄弟眨眼便死在了他手中,而且死的如此詭異,他簡直不是人。

「別殺我我什麼條件都可以答應你」

他驚恐的挪動著身子後退,渾身上下都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死亡的感覺第一次如此的近,他終於知道什麼叫做絕望了。

他雖然殺過不少人,手中粘著血腥,但輪到他的時候,卻發現一切如此的恐怖。他不想死他還年輕門派里的師姐都還沒有答應他的追求他怎麼能死掉,憑藉他的資質,能有一個很好的未來,死掉就什麼都沒有了。

為首的師兄不斷的求饒著,掙扎著身子跪爬在地上,不斷給莫問磕頭。

莫問卻壓根望都沒有望他一眼,好奇的擺弄著手裡一支手槍,手槍的威力他知道,雖然對他構不成威脅,但對通脈境界一下的古武者來說,卻有著不小的威脅。

而且還只是一把普通的手槍,並不是特製的手槍,便有如此威力。

而修鍊古武的人,很多人資質不行,可能一輩子都修鍊不到通脈境界。

一輩子修行,還不如一把手槍,現代科技的威力,倒是誰都不能忽略。

畢竟手槍乃是最初級的玩意,還有機槍、狙擊槍、大炮、導彈、核武器…

如果國家決心用這些先進的熱武器對付古武者,恐怕古武者很難抗衡。

當然,莫問只是隨便相信,基本不可能發生動用大威力熱武器對付古武者的場面出現,畢竟古武者如此之多,根深蒂固。若是國家容不下他們,真跟古武者為敵,準備剷除他們,必然會發生很恐怖的混亂,恐怕整個國家都會崩潰。

領導者也不敢如此做,畢竟古武者不敢跟軍隊正面為敵,但暗殺幾個人卻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莫問拉開保險栓,隨手給了那個領頭師兄一槍,瞬間把他的腦袋打爆。

剛跑過來的白富美看見如此血腥的一面,頓時面色都白了白,不過好在她倒也有一點見識,並沒有嚇得驚叫出聲。

「他們…」死了?」

白富美望著莫問,語氣有些顫抖的道,她跑過來才不到一分鐘時間,那些厲害的歹徒便全部死了。

「死了便死了,難道你還希望他們活著,然後把你」

莫問挑了挑眉頭,隨手把手槍扔在地上。

此時,躺在地上的四個黑衣保鏢中有兩個爬了起來,還有兩個受傷太重,倒在地上起不來。

「傷得重不重?」

白富美擔憂的上前,從登山包裡面拿出一些藥物與包紮帶。

「小姐,他是…」?」

為首的保鏢望著莫問,張了張嘴道。剛才那一幕太驚人了,眼前這個少年,簡直就是一個殺神,那恐怖的能力,令他心中發寒。

身為保鏢,對每一個陌生人都有著警惕心,莫問的出現,無疑會給他保護的對象增加威脅,雖然剛才莫問救了他們所有人。

「他…一個朋友。」

白富美也不知道如何解釋莫問的事情,只能如此說道。

白富美與受傷輕一點的保鏢隊長忙活著包紮與護理傷員,莫問則抱著胳膊,依靠在一塊大岩石上面,嘴裡叼著一根雜草,無聊的望著山水風景。

「謝謝你1

許久,白富美才走了過來,微微低著頭道。

「救你們可不是為了一句謝謝。」莫問挑了挑眉頭道。

「我知道。」

白富美點了點頭,接著道:「我之所以跑長白山裡面,目的就是為了尋找一株草藥,給我爸爸治玻」

「找一株草藥?什麼草藥?」

莫問好奇的道,一株革葯救能治病?如此簡單的話,恐怕外面到處有賣,也不用跑長白山這種地方了。

「我爸爸得了一種怪病,跑遍了世界各地都治療不好,心灰意冷的時候,我遇上了一個神醫,他說以前他也遇到過這種病例,曾今利用一株藥材治療好了那個病人。」

「他說那種草藥,只有長白山裡面才會生長,而且很是稀少,那時候他在長白山裡面有幸遇見兩株,但卻只有一株成熟的,還有一株並沒有成熟,所以他才采了一株,那株幼小的血靈芝應該還在長白山裡面,現在估計成熟了。」

白富美有些憂傷的說道,那怪病折磨了爸爸幾年,現在有了唯一的希望,她不可能放棄。

而且她必須治療好爸爸,否則一個大家族就崩潰了,那些人天天巴不得爸爸早點死掉,然後好瓜分家產。

此次前來長白山尋葯,她除了請了四個保鏢,並沒有告訴任何人,甚至為了不讓那些親戚發現她的目的,她還故意坐大巴車前來白山市,以此降低別人的注意力。

「血靈芝?」

莫問聞言嚇了一跳,眼睛都瞪大了,血靈芝那可是神丹宗都很罕見的聖葯,那東西除了修真界中,凡俗世界不可能有,長白山裡面真有血靈芝?

他並不知道血靈芝有多大的價值,只知道一株血靈芝,那可是足以令一些修仙老妖怪爭破頭的東西。

「你確定是血靈芝?」

莫問皺著眉頭道,兩個不同的世界,很有可能名字相同,但東西卻不相同,這種事情並不罕見。血靈芝乃是奪天地造化的天地靈粹,即便生長在長白山裡面,恐怕凡人也別想染指。

「不知道。」

白富美搖了搖頭,她此次前來便是尋找血靈芝,並沒有見過血靈芝。對於那血靈芝的了解,都是那個神醫告訴她的。

「這是那個神醫給我畫的地圖,上面有那株血靈芝的生長地點與畫冊。」

白富美從登山包裡面摸出一張圖紙遞給莫問道。

*

*

*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