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169章我是好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69章我是好人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莫問接過圖紙,仔細的看了一遍,然後吐了一口氣,果然不是什麼血靈芝,雖然他也沒有見過血靈芝實物,但至少能保證一眼能認出來。

畢竟神丹宗的煉丹房裡面有著各類靈草靈藥的描述玉簡,裡面有著很多靈藥的影像,跟看見實物沒有什麼區別。

但那東西雖然不是血靈芝,但卻是一株中品靈藥,對現在的莫問來說,實用價值可遠遠比血靈芝高。

那東西他認識,他那世界並不叫血靈芝,而叫血芝,雖然只差了一了一個字,但本質上面卻差遠了,根本就不能相提並論。

那血芝放修仙界裡面,同樣是一株靈藥,而且還是價值不菲的中品靈藥,莫問曾今用過血芝煉製丹藥,乃是他所使用的靈藥中,最高品階的靈藥了。

他在神丹宗裡面只是一個葯童,能允許他使用中品靈藥煉丹,還是煉丹師父看在他悟性高的份上,照顧了他一下。

如果圖紙上所標註的地方真的長有血芝,那他絕對勢在必得。

銀牙草才下品靈藥而已,結果沒有遇上銀牙草,反倒是遇上了更高級的血芝。

「這個藥材標註的地點,還要翻過一座山,不如我帶你前去尋找吧。」

莫問望著白富美笑眯眯的道,一副我是雷鋒,專門做好事的模樣。

「呃」

白富美狐疑望著莫問,總感覺這個傢伙不懷好意,之前求他救人都那麼難。現在會主動幫她找藥材?

「還是不要吧」白富美弱弱的說道。

「什麼不要吧,事情就這麼決定了。你休息一下,等會我們就繼續趕路。」

莫問眼睛一瞪,大手一揮就把事情決定了下來。

白富美低著頭,嘴唇蠕動了一下,還是沒有敢反駁。

她並不知道眼前的少年究竟是好意還是歹意。但卻知道如果眼前的少年對他們有歹意,她們只能任人宰割,現在的情況,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你叫什麼名字?」莫問挑了挑眉頭問道。

「我叫許倩芊。」許倩芊低著頭道。

「我叫莫問,以後你就叫我莫大哥吧。放心,有莫大哥在身邊,長白山裡面別說幾個歹徒,就算是有老虎獅子都不怕。」

莫問拍了拍許倩芊的肩膀。一副我罩著你的模樣。

許倩芊暗暗撇了撇嘴,有他在身邊,她才不自在,比老虎獅子都可怕。

「啟程吧。」

莫問把許倩芊手中的圖紙搶了過來,對比了一下地理位置,然後望著遠處的一座山峰道。

「我那保鏢」

許倩芊有些猶豫的道,她那些保鏢都受了傷,很難跟著她繼續走山路。按照她之前的想法,打算休息一天,然後在繼續上路。

「管他們幹什麼。讓他們在原地休息,找葯這種事情,我們兩個人就可以了。」

莫問翻了一個白眼道,他可不想身後跟著幾個拖後腿的傢伙。

「小姐」

保鏢隊長皺了皺眉頭,走上前道。身為保鏢,怎麼能讓小姐跟著一個來路不明的人走。而且那傢伙,明眼人都能看出,跟著他們肯定別有目的。

「怎麼?你有意見?」

莫問挑了挑眉頭,望著那保鏢隊長道。

那保鏢隊長見莫問望向他,渾身不自在,張了張嘴,卻是不敢說出話來。

「你們都原地休息,等我回來,如果五天內我回不來,你們就各自散去。」

許倩芊深吸了口氣,望著她那些保鏢道。

事已至此,他們反抗不了,只能按照莫問的意思辦,否則惹怒了他,不但他們會遭殃,而且事情的結果依舊不會改變。

她感覺自己剛出了虎穴,又進了狼窩。

「小姐」

保鏢隊長面色微變,一步踏前把許倩芊擋在了身後,眼睛卻望著莫問,另一名還能行動的保鏢也迅速過來,與莫問對峙著。

莫問背負著手,斜眼睨著那些保鏢,這是哪個安保公司培養出來的保鏢,簡直就是洗腦成白痴了。

「都聽我的,現在是命令。」

許倩芊皺了皺眉頭,低喝了一聲道。現在跟莫問作對,那不是找死么。

那些保鏢聞言,只能無奈的後退一步,把路讓了開來。

「倩芊小姐,你放心,我是好人,跟著我肯定不會有什麼危險。」

莫問滿意的點點頭,笑眯眯的道。

「我們走吧。」

許倩芊望著莫問冷冷的道,遇上這個人,算她倒霉,這個王八蛋,還好人

「你能不能走快點?」

山道上,莫問翻著白眼道,他後面老遠處,吊著一個苗條的小身影,一步步往山上挪。

許倩芊氣喘吁吁,汗水浸濕了衣服,累的根本說不出話來。

那個傢伙,難道不知道她是女生,一路上都不照顧她一點,還嫌她走慢了。

她走的本來也不慢,可那個傢伙不是人,走了兩三個小時的山路,跟沒有走一般,汗都沒出一滴。

他不休息倒也罷了,可也不知道讓她休息一下,只顧著往前走,不體諒一下別人。

「我不走了」

又走了一段距離,許倩芊都累的走不動了,心中越來越委屈,狠狠地把的登山包摔在地上,一屁股坐下來便不想動了。

再走下去,她估計會直接栽倒在地上。

「你幹嘛,不想找到草藥給你爸爸治病了?」

莫問無奈的又走了回來,望著賴在地上不走的許倩芊道。

「哼1

許倩芊狠狠地把頭扭向一邊,眼角默默的流著眼淚。

「都說了我背你,一會兒便能到那座山上。你非要說什麼男女授受不親,不讓我背。我能有什麼辦法?」

莫問攤開手,無語的道。

還哭!真是不知所謂,讓他背著山上,施展輕功,一點累都不用受。還能儘早走到目標地點。這麼雙贏的事情,她非不肯,寧肯自己走路,他能怎麼辦。

「那你就不知道照顧一下別人,停下來休息一下?女孩子的體力能跟男孩子比嗎?」

許倩芊抹掉眼淚,狠狠地瞪了莫問一眼。

「你想休息?那你說呀,你不說我怎麼知道,你可以說呀。你又不說。」

莫問很無辜的道。

許倩芊咬牙切齒的望著莫問,恨不得把屁股下的登山包砸他臉上。

還說

難道他沒有眼睛,沒有看出來她都快脫力了。明明知道她累的走不動了,還一個勁的催她。

「休息好了沒有?」

莫問嘴裡叼著一根雜草,倚在山壁上,等了半個小時,他一番眼皮,望著許倩芊道。

「沒有1

許倩芊輕哼一聲。把頭狠狠扭向一邊,故意跟莫問使氣道。

「那你不走,我可走了。繼續休息吧。」

莫問挑了挑眉頭,轉身便繼續開路,幾個閃身便消失在山道上。

等許倩芊反應過來,卻發現莫問早就不見了蹤影。

「哎」

她急的一下站了起來,背起登山包就往山上沖,結果追了一段距離。卻依舊沒有發現莫問的身影。

「王八蛋混蛋臭雞蛋」

許倩芊氣得眼淚都出來了,小臉煞白,那個混蛋不會真把她丟在荒山野嶺吧?

又追了一段距離,還是沒有發現莫問,許倩芊終於有些慌神了起來。

眼淚更是啪啪啪的不爭氣的掉了下來,半山腰上,把她一個人扔下。

而且圖紙還在莫問手裡,她也不可能再找到藥材了。

「哭什麼哭,都叫你走,你偏不走。」

背後冷不了丁的響起一道聲音,嚇得許倩芊差點跳了起來,猛地轉身,發現莫問就站在她身後,頓時一下蹲了下來,嚎啕大哭了起來。

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神經病!不見他哭,看見他了卻哭得更厲害。

「你到底走不走?」莫問翻了一個白眼道。

現在夕陽西下,再磨蹭下去,天黑之前都到不了山頂。

許倩芊默默地擦掉眼淚,起身跟在莫問身後,一隻小手卻抓著莫問的衣袖,生怕他一下又不見了一般。

「抓著。」

莫問從山壁上扯下一根藤條,一頭讓許倩芊抓著,另一頭自己握在手裡,像是拉小狗一般拉著許倩芊上山。

許倩芊輕哼一聲,虧得這個傢伙還懂得照顧一下別人。

黑幕降臨,天空星光點點,散發著淡淡的光輝,今晚月亮很好,一輪大大的月亮似乎掛在山壁上,隨手便能摸到一般。

莫問與許倩芊兩人,終於走到了山頂,到了目的地,許倩芊一下就癱坐了下來,雖然有莫問拉著,但依舊把她給累慘了。

莫問摸出圖紙,仔細的對照了一下位置,然後在山頂繞了一圈,最後發現北面有一處懸崖,像是絕地,根本無法過去。

他皺了皺眉頭,圖紙上面標註的位置,的確是這裡,難道那株血芝,生長在懸崖峭壁之上。

莫問往山崖下面望去,一片漆黑,深不見底,應該有兩三千米深。

雖然他夜能視物,但大晚上,尋找一株藥材,實在有些困難。

啊!

一聲尖叫聲劃破夜空,黑夜裡格外驚悚,聲音傳出老遠,不斷的回蕩著。

莫問挑了挑眉頭,許倩芊的聲音,她搞什麼?

身影一閃,便往許倩芊的方向飛奔而去。未完待續。

  • (快捷鍵:←)
  • 醫世風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