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72章肯定能摔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2章肯定能摔死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莫問懶得搭理許倩芊,跟在黑衣老者身後鑽入了山洞中。許倩芊見此,不敢一個人留在外面,趕忙跟了進去。

山洞裡面的空間並不大,大概只有二三十平米,四處都是雜亂的石頭與遍地雜草。

山壁之上,爬滿了樹藤,裡面似乎有風洞,不是傳出怪異的風聲,大半夜的倒是挺嚇人。

「血靈芝便在那裡。」

黑衣老者此時不敢違逆莫問,第一時間便指著山壁上一株草藥道。

那藥材像是靈芝,但又有些不想,通體赤紅,散發出瑩瑩光芒,黑暗中,頗有些顯眼。

黑衣人不提醒,莫問也第一時間發現了那株長在山壁上的血芝。

他瞳孔一縮,大步走到血芝面前,仔細觀察了一番。

果然,一株成熟體的血芝,那可是中品靈藥,對現在的莫問來說,簡直可遇而不可求。

他觀察了一下四周。血芝周圍果然一顆雜草都沒有,生長血芝的地方,不可能再生長其他植物,所有的天地靈氣與生命精華都會讓血芝全部吞噬掉。

「摘取血靈芝之前,必須利用處.女心室血澆灌,否則一旦摘下,立刻便會枯萎。」

黑衣老者望著那株血芝道。

若是血芝那麼好摘取,他早就摘走了,又何必把許倩芊騙到此處,現在還因為引出莫問而差點失去了性命。

身為藥王府的人,自然對一些藥材的習性很了解。尤其是血靈芝,他特意到藥王府的書庫裡面查找了一番,發現血靈芝不能以正常的方式摘取,否則將一無所獲。

所以他才一直不敢動那株血靈芝,生怕十幾年苦等白費了工夫。

黑衣老者說著話的時候,目光卻是望向了許倩芊,眼中閃過一抹詭異之色。

他把許倩芊騙到山頂,目的便是殺了她取心室血澆灌血靈芝,現在那個少年若是準備把血靈芝取走,那肯定少不了這個女孩。

黑衣老者那陰森的目光令許倩芊嚇得身軀微微一顫。微微後退一步。警惕的望著那個黑衣老頭。

她此時才想起,摘取血靈芝之前,還必須取走她的性命才行。

那是什麼鬼藥材,還要別人的命才能摘走。

「處n心室血澆灌?」

莫問聞言勾了勾嘴角。玩味的望著許倩芊。繞著她周圍走了一圈。似乎在考慮什麼。

「你要幹什麼?」

許倩芊吞了一口唾液,緊張的望著莫問,身軀不受控制的顫抖了起來。

早知如此。她剛才寧肯呆在山頂上,然後趁機逃走。可她把摘取藥材,還要她的命的事情給忘了……

「為了一株聖葯,你說你是不是應該奉獻一下?」

莫問勾了勾嘴唇,笑著說道。

「別……我……我……不是處.女……了……」

許倩芊咬著嘴唇,越說到後面,聲音越小了起來。

「不是處.女了?」莫問瞪大了眼睛,大驚小怪的道。

「對……不是了……不是了……」許倩芊拚命的點頭,又使勁的搖頭。

「那我檢查一下,看一下倒是是不是。」

莫問挑了挑眉頭,說著便擼起衣袖,一副準備上前檢查的模樣。

許倩芊聞言尖叫一聲,驚慌失措的退到山壁腳下,慌張的望著莫問,撿起一塊石頭與他對峙。

「別……你別過來……」

「別信她的,她還是處子之身。」

黑衣老頭幸災樂禍的道,身為藥王府的門人,他自然一眼便能看出許倩芊是不是處子,否則也不會騙她到山頂了。

今天若不是許倩芊把莫問帶來,他也不會有如此下場,現在許倩芊淪落到他一般境地,他自然不會不落井下石。

「他都說你是……」

莫問抱著胳膊,玩衛。

摘取血芝,自然不用什麼處子之血澆灌,那都是邪門歪道。或者說,一些不懂的普通人摘取血芝的方式,放在修真界,只會令人笑掉大牙,通過一些特殊的手段處理,便能摘取了,何必那麼麻煩。

所以他只是故意嚇唬嚇唬許倩芊而已,誰讓她之前罵他了。

「嗚嗚……」

許倩芊望著兩個大男人都盯著她,終於有些抗不住壓力,抱著一塊大石頭哭了出來,眼淚跟斷了線的珍珠項鏈一般。

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這就哭了?太沒有用了吧,女人果然是水做的。

他踱步走到許倩芊面前,一隻手微微挑起她的下巴,邪邪的道:「嘖嘖,梨花帶雨,這麼漂亮的美人兒,還真有些不捨得殺。」

「大人,需不需要小人代勞,保證處理的很乾凈?」

黑衣老者聞言,立刻諂媚的低頭彎腰,一副狗奴才的模樣。

「你一邊去。」

莫問睨了那黑衣老者一眼,懶得搭理他,自顧自的走到血芝面前,研究了一會兒,從背包里摸出一把小刀左右擺弄,然後一把將血芝從山壁上扯了下來。

黑衣老者見莫問如此草率的將血靈芝摘下,瞪大了眼睛,身子都僵硬了一下,眼中閃過一抹心痛之色。那可是血靈芝啊!他竟然就這樣摘下來了,本來還對血靈芝抱有幻想的他,立刻就心灰意冷了起來。

完了,那株血靈芝徹底毀在了那個少年手中。

許倩芊倒是鬆了口氣,拔下血靈芝之後,那說明莫問不會再殺了她澆灌那株鬼藥材。

莫問拍了拍手上的灰塵,把手上那株血芝隨手扔進了背後的背包里。

黑衣老者卻是瞪大了眼睛,張大了嘴巴。直愣愣的望著莫問。

剛才那株血芝,怎麼沒有立刻化成灰燼,怎麼可能?

難道什麼地方出錯了?或者那株藥材並不是血靈芝?那也不可能,他守了十幾年,不可能出錯。

「那血靈芝,你怎麼……」

黑衣老者指著莫問,半響說不出話來。

「誰告訴你摘取血芝,一定要澆灌什麼處n心血?邪門歪道。」

莫問不屑的笑了笑,那個藥王府,估計也就是一個半吊子的東西。入不了他的眼。

現在他的眼界。可不再是以前了。以前他的目標,那是成為超越金丹境的巔峰古武者。但現在,他的目標是成為一個修仙者,雖然那一步很困難。但他一定會去努力嘗試。

「莫問。你……」

許倩芊指著莫問。半響說不出話來,氣得小臉通紅,胸前的兩隻小白兔起起伏伏。便是她心情很憤怒,很不高興。

此時她怎麼會還不明白,剛才莫問明顯是在故意戲弄她。

這個混蛋……王八蛋……臭雞蛋……為什麼要這麼壞……

許倩芊委屈的眼淚又流了出來,剛才可把她嚇壞了,他就知道欺負人。

「你什麼你!一點都不知道感恩,我可是冒了很大的風險好吧,萬一那老頭說的是實話,一株聖葯就毀了,這可是無價之寶埃」

莫問走到許倩芊面前,拍了一下她的小腦袋,一副我付出了很多的模樣道:「我對你多好,寧肯冒著一株聖葯被毀的風險,都不捨得殺你,視金錢如糞土,把友情放在一位,天底下還會有我這麼好的人嗎?你難道不應該心存感激嗎?」

黑衣老頭嘴角抽搐了一下,無語的翻了一個白眼。這種話,三歲小孩都不會相信,虧那傢伙能厚著臉皮說出來。

許倩芊輕哼了一聲,狠狠地把頭扭向一邊,心中暗罵了一句厚顏無恥,她相信莫問的話才有鬼。

「大人,您看現在血靈芝已經到手,是不是把我放了?」

黑衣老頭走上前,不停地躬身行禮道。

「把你放了?」

莫問挑了挑眉頭,露出一副思考的模樣。

「別放了他,這個老頭陰險狡詐,不是好人,以後他肯定會找你報復的。」

許倩芊狠狠地瞪了黑衣老頭一眼,這個老頭以給她爸爸治病為由,把她騙到長白山,目的卻是為了殺了她取血養葯,不僅治療爸爸的希望破滅了,還陷入了生命危險的境地,簡直就是一個卑鄙無恥,陰險狡詐的老不死。

「別放了他?」

莫問繞繞頭,一副猶豫不決的模樣。

「我不會報復的,請相信我,大人如此厲害,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報復您埃」

黑衣老頭在心中把許倩芊惡毒的罵了千百遍,最毒婦人心,果然女人不能得罪,人家很記仇的。

「鬼才相信你。」

許倩芊冷眼瞪了黑衣老頭一眼。

「不放了他那怎麼辦?」

莫問攤了攤手望著許倩芊,一副不知道怎麼處理的模樣。

許倩芊聞言,亦是有些苦惱了起來,難道把黑衣老頭關在山洞裡永遠都出不去?

「要不,把他給……」

許倩芊指了指山洞外,又往下指了指,幫著莫問出謀劃策。

那意思,自然是把黑衣老者扔下懸崖。之前莫問示範了一次,她倒是記住了。

「萬一,他沒有摔死怎麼辦?」莫問有些苦惱的繞繞頭。

「那麼高,肯定能摔死的。」

黑衣老者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倒是希望莫問把他扔下懸崖,那多少還有一線生機。若是直接出手把他給殺了,他就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所以他現在很希望莫問能採納許倩芊的辦法,把他給丟下懸崖……

————————————————

親愛的讀者們,求點月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