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173章火焰花(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3章火焰花(求月票)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不行不行,萬一沒有摔死,以後你還是會找上我報仇。」

莫問搖著頭道。

「那怎麼辦?」許倩芊眨了眨眼睛。

「當然是直接把他給殺了。」

莫問嘿嘿一笑,目光望向了黑衣老頭,放虎歸山這種事情,他可不會做,而且黑衣老頭背後還有一個藥王府,放他回去不是找不自在么。

許倩芊出的餿主意,也只有她才能想出來。

「別殺了我……」

黑衣老者聞言面色大變,他就怕莫問直接殺了他,那他就一點活路都沒有了。

莫問根本就不理會他,一伸手,一道詭異的吸扯力發出,瞬間便把黑衣老頭攝入了手中。

「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別說我……」

黑衣老頭不斷掙扎,驚恐的道。

「秘密?」莫問挑了挑眉頭,玩味的玩著黑衣老者。

「你必須保證不殺我。」黑衣老者喘了口氣道。

「你那個秘密還是留到陰曹地府去跟閻王說吧。」

莫問冷哼一聲,一道龐大的內氣瘋狂的鑽入黑衣老者體內,猛地把黑衣老頭的生機摧毀掉。

「白石峰上面有一株白炎花,遠比血靈芝珍貴,我知道具體位置,地圖在我身上。」

臨死之前,黑衣老頭焦急的說道,一口氣便把話說完了。

可莫問的動作卻絲毫也沒有停下來,切斷了他所有生機。內腑五臟頓時全部停止工作。

黑衣老者最後望了莫問一眼,眼中閃過一抹詭異的笑容,似乎有仇恨,又有些幸災樂禍。

那株白炎花,乃是長天派守護多年的聖葯,就在這兩天便會成熟,等待摘採的時候。屆時,必然會嚴加防範,派遣大量高手,莫問冒然闖入。企圖摘走白炎花。那絕對是必死無疑的下常

他即便死了,也不能讓莫問好過,所謂借刀殺人,便是如此。

莫問把黑衣老者的屍體丟在地上。一卷地圖從他身上掉落了出來。滾出了老遠。

他略有所思的望了地圖一眼。便把那地圖撿了起來,嘴角勾起了一抹玩味的笑容。

兩世為人,黑衣老頭目的不純。他又怎麼會看不出來,不過裡面究竟有什麼貓膩,他倒是一時半會看不出來。

許倩芊倒吸了一口冷氣,對莫問的心狠手辣有了更深的認識,論陰險狡詐,那黑衣老者估計在莫問面前只是一個小孩子。

她跟這個可怕的少年相處了如此之久,還能完好無損,當真是不容易。

莫問打開地圖看了一眼,地理環境應該還在長白山裡面,上面標註了一個叫白石峰的地方。

當他看見地圖右上角的一株花朵模樣的圖案時,瞳孔微微一縮,眼中閃過一抹驚喜之色。

火焰花!

上面畫的圖案,竟然是火焰花圖案!

火焰花!放在修真界,那都是很出名的靈藥,價值之大,遠在血芝之上,用途之廣,亦是血芝無法相比。一株火焰花,對任何會煉製丹藥的修真者來說,都是罕見的寶貝,因為火焰花太稀少了,別說凡俗界,修真界亦是找不出多少。

火焰花屬於最出名的成長型靈藥,因為成長狀態的不同,分為很多個等階。

因為顏色的不同,等階的高低也不同。最低等階的火焰花便是白色;然後是紅色、橙色、黃色、青色、藍色、紫色……據說最高等階,還有傳說中的七彩火焰花。

不過能有一株白焰的火焰花便是寶貝了,莫問在神丹宗裡面,都只是見過,卻從來沒有資格接觸。

至於紅焰的火焰花,那更是稀罕之物,那個等階的靈藥,他見都沒有見過。

至於更高等階的,那就更不用說了。

雖然地圖上所畫的只是一株白焰火焰花,但價值之高,卻遠在血芝之上,那是莫問都從來都沒有接觸過的靈藥。

望著地圖上鮮艷的火焰花圖案,莫問第一時間便有些心動了,若真有火焰花,那他很有可能煉製出很高階的丹藥,甚至煉製出靈丹都有可能。

到時候他晉階抱丹境界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修鍊到金丹境界亦不是很困難的事情。

雖然知道黑衣老者臨死前還把火焰花的消息告訴他,裡面肯定有貓膩,估計那火焰花,不是那麼好得手的東西。

但為了一株火焰花,即便有什麼危險,他也願意去闖上一闖,像這種靈藥,本就是可遇不可求的東西,下次再遇上,那天知道猴年馬月的事情。

而且,火焰花生長的地方,必定是靈氣濃郁之地,周圍肯定還會伴生出一些低階靈草靈藥,而銀牙草,便是生長在靈氣濃郁的地方,最容易與一些高階靈藥伴生的低階靈藥。

或許那火焰花的周圍,還會有銀牙草也說不定,所以那個地方,他必須去瞧瞧。

莫問把地圖放入背包中,轉身便走出了山洞,許倩芊趕忙跟在了他身後。

「好高呀,怎麼上去?」

許倩芊望著高高的崖壁,很是擔憂的道,現在他們不上不下,能不能回到山頂都是難說的事情。

「你上不上去?」莫問挑了挑眉頭問道。

「你那不是廢話,能上當然上去。」許倩芊白了莫問一眼。

「那你要上去,就必須讓我抱著。」

莫問聳聳肩道,等會抱她上去,又說他不徵求她的意見,耍流mng了。

許倩芊聞言小臉一紅,狠狠瞪了莫問一眼,微低著頭不說話了。

「不讓抱?那算了,我一個人上去吧,省的等會又男女授受不親。」

莫問自顧自的走到山壁。上下望了望,一副準備攀爬的模樣。

「哎……」

見莫問不理會她,許倩芊頓時急了,這個人怎麼這樣,沒有看見她默認了嘛,這都不知道,難道還要她說出來?

她趕忙跑上前拉著莫問的一襲,咬著嘴唇紅著臉,聲音跟蚊子般細小的道:「可以抱……」

把她一個人扔在懸崖峭壁下,開什麼玩笑!

「你說啥?」

莫問眨了眨眼睛。一副沒有聽清楚的模樣道。

「我說可以抱。聽清楚了沒有1

許倩芊雙手堵著耳朵,大聲喊道。她現在恨不得把莫問摁在地上狠狠地打一頓,為什麼會有這麼壞的人。

「早說嘛,你不說我怎麼知道。」

莫問勾著嘴角笑了笑。也不再逗弄許倩芊了。一手抱著她的腰肢。一手摁在岩石壁上,施展輕功一個飛躍往山頂攀爬而去。

才一會兒的工夫,莫問便飛上了山頂。

發現已經到了山頂。許倩芊立刻從莫問身上跳了下來,新奇的望著周圍的環境,剛才還在懸崖峭壁上面,這一會兒就到山頂了,跟神仙一般行走在群山之間。

此時許倩芊幾乎麻木了,直接把莫問歸類於超人一類,除了超人,誰還有這種本事。

不過他如果內k外穿的話,那就更像了,許倩芊心中有些小邪惡的幻想著莫問內k外穿的場景。

「血靈芝救不了你爸爸的玻」

莫問挑了挑眉頭,望著許倩芊道,現在找到血芝了,有些事情總是要說的,他可沒有把血芝給許倩芊的意思。

「我知道。」

許倩芊有些黯然的低下了頭,之前那個陰險的黑衣老頭就說了,她不過是一個騙到長白山裡面的犧牲品而已。

「血靈芝我就收下了,至於你爸爸的病,有時間我可以去看看。」

莫問拍了拍手道,能得到血芝,然後知道火焰花的消息,那可全部都是許倩芊的功勞,現在好處他得了,許倩芊父親的病,他也不好意思不表示一下,反正救個病人對他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

「你會治病?」

許倩芊瞪大了眼睛,滿臉欣喜的望著莫問,他的話什麼意思?難道能治療好她爸爸。

「廢話,我什麼不會。」莫問挑了挑眉頭。

「真的嗎?那太好了。」

許倩芊此時也顧不上攻擊莫問那很裝逼很吹牛的話了,抱著莫問便興奮的跳了起來,心中再次升起了希望。

莫問的本事她看在眼裡,簡直就是一個超人,他說會治病,那肯定就會,說不定莫問才是能治好她爸爸的神醫。

「別激動,男女授受不親。」

莫問一副吃了很大虧模樣的把許倩芊推開,示意許倩芊保持距離,別靠太近了。

許倩芊臉蛋紅了紅,一下就冷靜了下來,狠狠地剮了莫問一眼,這個混蛋……

「那我們現在就出發,回京華城去。」

許倩芊迫不及待的道。

「我還有事,都說了有時間才去治療你爸爸。」莫問翻了一個白眼。

「那你什麼時候去?」許倩芊眼巴巴的道。

她父親的病可不能再拖了,時間一長,萬一出事了怎麼辦。她恨不得現在就拉著莫問,長著翅膀飛回家去。

「回頭吧,回頭再說。」

他現在忙著尋找銀牙草,與惦記那株白焰花的事情,怎麼會有心情去給許倩芊爸爸治什麼玻

「什麼回頭再說,人命關天吶。」

許倩芊又忍不住一下上前拉著莫問的衣袖,可憐兮兮的望著莫問:「現在去好不好,爸爸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了。」

「急什麼,死不了就行。放心吧,沒有死我就能把你爸爸救回來。」

莫問無語的道,早知道就不說幫她爸爸治療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