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74章長天派(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4章長天派(求月票)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那多長時間?」許倩芊咬著嘴唇道。

「放心吧,不長的。」莫問聳聳肩。

「一天?」

許倩芊試探性的豎起一根白嫩的手指頭,大眼睛眨眼眨眼的望著莫問。

「……」

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乾脆懶得回答了。一天?從長白山回京華城的時間都不夠。

「那兩天?」

許倩芊伸出兩根手指頭放在莫問面前晃了晃,一副徵求意見的模樣。

「……」

「那三天?不能再多了。」

「……」

「你不說話,那我就當你默認了?」許倩芊笑嘻嘻的道。

「做夢吧你?」

莫問翻了一個白眼,自顧自的找了一塊石頭坐了下來,考慮著大半夜的,到底是繼續趕路,還是休息一晚。

「那你說幾天?」

許倩芊不依不饒的圍繞在莫問身邊,非要問出一個結果才肯放心。

「看心情,心情好就早點回去,心情不好,一年兩年也是有可能的。」莫問聳聳肩道。

許倩芊聞言,一張小臉頓時就垮了下來,一年兩年?那時候她爸爸估計都入土了,莫問這不是坑人么。

等了半天,也不見許倩芊說話,難道這麼容易就妥協了?不應該呀。

莫問好奇的望了過去,才發現許倩芊早就梨花帶雨,眼淚啪啪啪的往下掉,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望著莫問。

「不哭我們還是好朋友。」

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無語的道。

現在的女人都怎麼了,都知道裝可憐,動不動就用眼淚攻擊人。誰教她們的?好的不學,就學壞的。

「七天,七天內去給你家老頭子治病,行吧。」

莫問無奈的道,他可不想一天到晚都面對著一張楚楚可憐的臉,賣什麼萌……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遇上了林黛玉。

「那就七天,說話可算數。不準反悔。」

許倩芊聞言一下就興奮地抓住莫問的衣袖把事情確定了下來,小臉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可臉上還有淚痕。睫毛上還掛著淚珠……

莫問終於明白為什麼說女人是天生的演員,許倩芊去演藝界混,估計能獲得一個奧斯卡金獎。

「今晚休息一下,明天早上我送你回去。」

莫問睨了許倩芊一眼。起身從登山包裡面拿出簡易帳篷搭建了起來。

休不休息他倒是無所謂。但許倩芊一個女人,勞累了一天肯定不能再趕路了,所以他也並沒有急著催她上路。

有了莫問的承諾,許倩芊的心情頓時好了不少,積極的搭起了自己的帳篷,她一個大小姐,搭帳篷倒也不含糊,一會。自己鑽了進去。

第二天早晨,陽光緩緩的灑落地面。把樹林照耀成一片金色。

莫問晚上倒是沒有睡覺,整晚都在打坐修鍊,對於他來說,幾天睡一覺便可以補充足夠的精力了,而勤奮卻是他成為強者的基礎,修鍊上面,每天他都不曾懈擔

運行完最後一個大周天,他緩緩吐了一口濁氣,起身鑽出了帳篷。

發現許倩芊早早的就起床了,正在一塊草地上擺弄著什麼。

莫問走過去瞧了瞧,發現一張白手帕上面擺滿了很多吃的,雖然都是袋裝食品,但也豐盛。

「不錯呀,早餐挺豐盛。」

莫問笑嘻嘻的蹲了下來,不客氣的拿起一個麵包吃了起來。

「嗯,麵包幹了點,火候太大,不夠柔軟……」莫問一邊吃,一邊很有「水平」的點評道。

「不好吃還吃那麼多,誰讓你吃了,吃你自己的去。」

許倩芊剮了莫問一眼,一巴掌拍掉他又抓向一個麵包的手。明明不好吃,還吃那麼多,也沒見他少吃兩口。

……

吃完早餐,莫問與許倩芊開始上路。

先把許倩芊送回她的那些保鏢身邊再說,總不可能直接把她一個人扔在山頂上。

至於去尋找火焰花,他到時候再一個人去,自然不會讓一個女人跟著。

「喂,你不是會飛檐走壁嗎?帶著我飛一會兒唄。」

許倩芊手裡抓著一根長長狗尾巴草晃來晃去,不時在山道上蹦蹦跳跳。

「抱著你?飛檐走壁?」莫問挑了挑眉頭道。

「特殊原因,讓你抱一下也沒有什麼。」許倩芊一副很大度的說道。

憑她的腳力,走到那些保鏢身邊,恐怕一天時間少不了。

她知道莫問應該還有什麼事情,所以也不想耽誤他的時間。昨晚她可是體會到了,莫問抱著施展那個什麼輕功,一會兒便能跑出好遠的距離,汽車都比不上。

「抱著你也可以,但你佔了我便宜怎麼辦?」

「我怎麼占你便宜了?」許倩芊挑了挑眉頭。

「男女授受不親,這可是你說的。你讓我抱著,成何體統?我身體上吃一點虧也罷了,但心靈上也會受影響的埃」

「……」

「你為了不想走路,然後讓我抱著,我吃虧大了不是,你不應該補償我一點嗎?」

「……」

「當然,你硬要求著我抱你,我也不好意思拒絕,但補償費什麼的總應該給一點吧?」

……

傍晚,夕陽西下,兩人才走回那個小樹林。

前後拖拖拉拉,花了足足大半天的工夫。因為許倩芊堅持必須自己走,死都不讓莫問抱了……

莫問鬱悶的跟在許倩芊身後,磨磨蹭蹭的走在山道上,無語地暗罵自己嘴賤。早知道便直接抱著許倩芊施展輕功飛奔回去多好。

「好了,我的任務完成了,你趕緊滾蛋。」

把許倩芊送回小樹林。莫問揮揮手,示意許倩芊自己走回去,不遠處便是她那幾個保鏢搭建帳篷的地方。有那幾個保鏢的保護,護著她走出長白山應該沒有什麼問題了。

「等等。」

見莫問迫不及待的轉身準備走了,許倩芊立刻一把抓住了他。

「你還有什麼事情?」莫問翻了一個白眼道。

「把你的手機號碼給我。」

許倩芊瞪了莫問一眼道,雖然路上她把她的聯繫方式告訴了莫問,但莫問卻一直沒有把聯繫方式告訴她。萬一到時候她找不到人怎麼辦。

「麻煩。」

莫問思考著,是不是以後也跟別人似的弄一個高大上一點的名片,見人就發一張。省的別人問東問西。

……

白石峰,位於長白山脈深處,海拔四千多米,屬於長白山脈中罕見的高峰。山峰頂上。常年積雪。終年不化,長著不少雪松。

莫問按著地圖上面的標註,找了大半天才找到白石峰,與生長著血芝的山峰相比,白石峰才是真正的高大上。

「什麼人?」

莫問剛走到白石峰山腳下,便有兩個人攔住了他,聲色嚴厲,頗有些不善。

「我乃是上山採藥之人。不知閣下擋住我去路乃是何意?」

莫問微微抱了抱拳,好奇的望著面前兩個大漢道。

那兩個人穿著相同的服裝。而且那打扮也不像是外界的人,倒像是隱藏在深山老林裡面落後的古人。

從外表,便可以肯定眼前兩人與之前遇上的那師兄弟五人應該是同一類人。

而且他們體內有著內氣波動,顯然都是古武者。

很有可能乃是長白山脈裡面哪個古武門派的人。對於長白山脈地界,有多少古武門派莫問並不知道,但可以肯定不會少,遠遠比顧家堡所在的雲台山興盛。

「上山採藥?好大的膽子,你以為這座山上面的藥材能隨便摘采?」

一名漢子聞言怒喝了一聲,氣鼓鼓的瞪著莫問,若不是莫問表現的還算老實,估計就要動手了。

「為什麼不能採藥?」

莫問勾了勾嘴角問道。果然,那株火焰花,恐怕不是那麼容易得手。

若白石峰上面真有火焰花,那以此時的情況來看,恐怕早就讓人發現了,並且派了人在此把守。

那黑衣老者既然知道白石峰上面有火焰花,那也肯定知道火焰花早就有人守護著。

好一手借刀殺人。

莫問玩渦Γ此時他立刻便明白了,那黑衣老者臨死前玩的一手好戲。

即便知道是陰謀,但別人知道火焰花的價值后,肯定不會輕易放棄,莫問現在便是如此。

只能說,黑衣老者最後那一手玩的很高明。

「此地乃長天派的領地,不是你能踏足的地方,速速離去,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那大漢只當莫問是一個長白山裡面普通的採藥之人,所以才打算把他驅趕走,畢竟長白山裡面,這種採藥團的人太多了,普通人並不知道有些禁忌的地方不能去,倒也正常。

「原來如此。」

莫問聞言,一副明白了的點了點頭。原來是佔山為王的把戲,那個長天派,貌似很厲害的樣子,獨霸一座山峰,手中沒有一點實力的人,可不敢做這種事情。

他對兩個大漢抱了抱拳,便轉身往山下走,一副準備離去的模樣。

直到莫問走出老遠,那兩名大漢才對望了一眼,緩緩的隱藏在了山林之中,繼續把守著山路。

莫問走下山後,拐了一個彎,到了一面懸崖峭壁前。

既然上山的山路走不了,他就攀爬懸崖上去,如此大一座山峰,還能所有地方都戒備森嚴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