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179章天生媚骨(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79章天生媚骨(求月票)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自從再次入夢之後,有了關於金丹境界的記憶,他的別人境界上面的判斷,自然能一陣見血,眼裡之強,一般人根本無法與他相比。

那個莫晴天,他可以肯定已經晉陞到了胎息境界,不過應該只有胎息初期的樣子。

但即使如此,也足以令人心驚了。很多修鍊了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老人,都很難突破到胎息境界,那一道境界的坎兒,不知道難倒了多少人。

莫問驀然有了些想看看那魔女長相的**,從她的面相,應該便能大致判斷出她的年齡,一個如此年輕的絕頂高手,倒是令他很驚奇。

念及此,他立刻便有些忍耐不住了,亦是不管此事那衣衫半濕的魔女有多大的誘hu,悄悄的挪動著身體往她身邊接近,一隻手便伸向了她的黑紗面巾。

莫問小心翼翼的望著那魔女,發現她始終昏迷不醒后,才敢一把將她臉上的黑紗給扯了下來。

頓時,一張完美無瑕的臉出現在莫問面前,接著明亮的火光,把那絕美的姿色徹底呈現了出來。

雖然暈迷中,但那張妖魅的臉,依舊令人勾魂蕩魄,令人很難把目光從她臉上移開。

嫵媚,憑藉外表,便有一股說不出的嫵媚風華。與顧靜曼那性格上的嫵媚風姿不同,眼前的女子,純粹外表上面便是那嫵媚勾人的模樣,能容易吸引雄性動物。

或許她未必是最漂亮的女人,但卻是最容易勾起男人浴.火的女人。

莫問深吸了口氣,強迫自己把目光從黑裙女子臉上移開,似乎火氣太重了,從背包里摸出一瓶水猛地喝了兩口。

一個妖精!

莫問心中暗罵了一聲,擦掉嘴角的水漬。翻滾的氣血才微微平靜了一點。

這種女人,都是天生媚骨,如果勾搭男人,那絕對無往而不利。

莫問曾今身為神醫,走遍天下,行醫百國,自然見識過各種各樣的奇特體質,像天生媚骨的女人,亦是見過。

像這一類女人,對男人來說絕對是一個禍害。所謂紅顏禍水便是如此。

尋常男人,根本就消受不起這樣的女人,天天面對著一個如此妖嬈的妻子,尋常男人根本把持不住,而結果便是早夭。

所謂克夫命。這一類女人,從某個角度上來說。屬於最克夫的類型。

尋常的天生媚骨的女子便如此厲害。像魔女這一類,修鍊了至陰至柔的九陰神功,又張著一張妖精臉的女子,那更是男人的剋星。

莫問深吸口氣,努力平息腦海中那紛雜的念頭,像這一類女人他都不敢碰。否則還不吸成人干。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黑裙女子身上的衣服也全部烘烤乾了,莫問才走到她身邊,把她給扶了起來。

一掌抵在她身後。給她體內渡了一道九陽真氣,緩緩的沿著她全身經脈遊走了一圈。

九陽真氣與九陰真氣本就是處於同源,屬性相反,但又相生相融的力量。

利用九陽真氣治療修鍊九陰真氣的人,效果甚至比利用九陰真氣治療還強,陰陽相生,本就蘊含著生命繁衍的奧秘。

明教歷代出現教主與聖女受傷的情況,都是兩人同時閉關,幫助另一個人療傷,能大大縮短療傷的時間。一些小傷,幾乎眨眼的工夫便能修復。

但莫問的修為畢竟低了一點,與魔女相比,相差太大,所以他的九陽真氣雖然能給此女療傷,但效果因為他修為的影響,自然是大打折扣。

不過能起到一點作用,那便足夠了,別忘了莫問可是神醫,不能運功療傷,他還可以藥物治療。

不過今天肯定不能給此女太多的治療,畢竟他身上沒有足夠的藥材,療傷的藥物不夠,他也是束手無策。只有等明天,他再出去尋找草藥。

運功了一個大周天之後,莫問緩緩的把九陽真氣收回體內,望了魔女一眼,此女的氣色明顯好了不少,估計不久之後便能蘇醒了。

突然,魔女懷裡一道瑩瑩白光吸引了莫問的注意力,他的目光一下便定住了,眼中閃過一抹欣喜之色。

火焰花!魔女懷中,赫然放置著那株火焰花,此物可是他夢寐以求的東西,卻不想會以這種方式出現在他面前,簡直就是得來全不費工夫。

莫問眼珠子轉了轉,謹慎的望了魔女一眼,發現她並沒有蘇醒的跡象后。

他賤賤地伸出一隻手,滑不溜秋地鑽入魔女的衣襟中,入手一片柔軟,令莫問的血管都膨脹了幾分,差點就流出鼻血了。

心中,驀然升起一股狠狠地揉捏幾下的衝動,那是一個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莫問定了定神,心中暗道了一聲阿彌陀佛,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摸……

他可是一個正人君子,有良知,有節操,有品德的社會五好青年,怎麼能做出如此邪惡的事情。

不行,絕對不能……他的目的只是取出火焰花而已,僅此而已。

莫問咬著牙,顫動著手抓住那株火焰花,微微顫顫的把手抽了出來。

他心中鬆了口氣,暗抹了一把冷汗。他終於憑藉自己堅定的意志,戰勝了邪惡,戰勝了心魔,戰勝了自己……

嗯,他感覺自己的道德覺悟又高了很多,像是頓悟了,明了了,心境又瞬間提升了幾個等階……

莫問望著手裡的火焰花,露出一個yn盪的笑容,口水都差點流了出來。

一點都不客氣的把火焰花放在了自己的背包里,他可是救了這個黑裙女子,作為救命之恩,把火焰花當成謝禮,應該是很公平的事情吧。

莫問一副兩不相欠的模樣點了點頭,然後找了一處乾淨的地方,盤膝而坐。繼續修鍊了。

他才突破氣海境界後期,必須穩固一下境界才行,而且現在固元丹的藥力還沒有徹底消耗,或許能藉助殘餘的藥力,一舉突破到氣海境界巔峰。

夜晚總是寂靜無聲,莫問才修鍊了一會兒,便驀然感覺有一道目光凝聚在他身上,似乎一下從酷暑變成了寒冬,令他都下意識的打了一個寒顫,再也修鍊不下去了。

緩緩睜開眼睛。一雙清冷無情的眸子出現在莫問眼中,那雙眼睛像是天山上萬年不化的寒冰,從內心深處給人一股冷意,不由自主的便不願意接近那雙眼睛的主人。

「你醒啦?」

莫問望著那黑裙女子,搓了搓手。尷尬的笑道。

「你是誰?我怎麼會在這裡?」

黑裙女子的眼眸始終沒有任何情緒波動,聲音倒是挺有一股魅惑的濰凡男人聽了估計身體都會酥軟無力。但那聲音中,卻又沒有任何情緒。

「呃,我是一個好心人……」

莫問對著那黑裙女子展現了一個很和藹,很善良的笑容,然後編了一個好心人遇上了受傷可憐的女子,然後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女子救活的故事。

「嗯。就是那麼一回事兒。哎,你都差點死了,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救回來,若不是我醫術高明。估計都救不活你。」

莫問不斷感嘆的搖頭晃腦,一副救人不容易的模樣。

「你為什麼救我?」

黑裙女子身上的冷意降低了幾分,望著莫問面無表情的問道。

「呃……」

莫問繞了饒頭,一副憨厚模樣的道:「我是一個知恩圖報的人,受人滴水之恩必然湧泉相報,那日在白石峰的山谷里,姑娘你見義勇為,把那些圍追我的長天派之人全都殺了,然後我才能從他們的包圍中逃出來。」

「雖然你那不是有意的,只是為了爭奪那株火焰花,但是相對於我而言,便是一份恩情。」

「嗯,為了報恩,所以我才冒著危險把你救下。」

莫問表面一副誠懇的模樣,嘴裡卻胡說八道的編造著,從頭至尾沒有一句真話。

臨了,還解釋一句那是人家無意所為,才救了他。

免得那個黑裙女子打蛇上棍,說他欠了她的救命之恩,那就坑爹了,所以先用話堵著她的嘴巴再說。

當然,莫問不知道,他總喜歡以己度人,把別人想的跟他似的那麼無恥……

莫問相信,那個黑裙女子肯定認出他來了,當日在山谷里,此女子便發現了他,此時沒有理由認不出來,所以他如此說,倒是一個很合理的借口。

那魔女聞言微微頷了頷首,似乎倒也沒有懷疑什麼,並不在意莫問因為什麼原因才救她。

她望了一眼四周,發現身處在一個石洞裡面,前面有一堆篝火,雖然火勢不大了,但始終一點點的燃燒著。

發現周圍並沒有什麼危險后,她才把目光再次望向莫問。

莫問咧著嘴巴嘿嘿的笑,裝出一副憨厚的模樣。這種人一般都智商不高,又心思善良,很容易降低別人的防備心理。

魔女望了莫問一眼,便不再對他有興趣,開始檢查自己的傷勢,發現自己體內的傷勢的確經過了一些簡單的處理,現在傷勢減輕了不少,面色倒是緩和了一些。

驀然,她似乎發現了什麼,清冷的眸子再次望向了莫問,輕啟朱唇,緩緩的道:「那株白炎花哪兒去了?」

此時,她亦是發現了懷中的火焰花不見了,石室里只有她和莫問兩個人,又怎麼會不找上莫問。

————————————————————————————

今天四更奉上,是不是很給力,求點月票好不好?如果月票也給力,明天依舊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