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80章信不信把你那啥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0章信不信把你那啥了?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啊?白炎花,什麼東西?」

莫問不解的瞪大了眼睛,一副不明所以的模樣。

他眼睛眨巴眨巴的望著黑裙女子,很是純真……

「你說的那株白炎花,是不是掉落在你身邊的那株白花嗎?我觀那白花頗有些神奇,便把它碾碎了餵給你吃掉了。果然,你現在傷勢好轉的如此之快,那株白花果然很不一般,估計用不了多久,你就能傷勢痊癒了。」

莫問一拍腦門,似是想起了什麼,然後露出一副瞭然的模樣,攤了攤手,意思是那株白花沒有了,餵給你吃掉了……

魔女並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的睨了莫問一眼,然後把目光望向了莫問那個登山包上面。

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她不會發現了吧?

她難道是屬狗的,鼻子那麼靈,火焰花放哪裡都知道?

他倒是忘了越高階的靈藥都有特殊的波動,魔女把火焰花攜帶在身邊時間長了,自然能感受到那火焰花的氣息。

果然,她手一伸,那登山包便直接飛入了她手中,然後輕而易舉的翻出了那株火焰花。

「呃,真是太巧了,發現你吃了那白花之後有效果,剛才我又出去找了一株,正準備給你入葯呢……」

莫問尷尬的笑道。似乎那火焰花乃是大白菜,隨隨便便都能找到。

「算是你救我的報酬吧。」

魔女睨了莫問一眼,淡淡的說道。然後把火焰花又放回了登山包中。扔在一邊便不管了,對那火焰花似乎並不怎麼感興趣。

莫問挑了挑眉頭,這個魔女還不錯,還懂得報恩。嗯,救了她一命,收她一株火焰花那是應該的嘛,他給自己之前的無恥找了一個很不錯的借口。

「那我就不客氣了。」

莫問嘿嘿笑了笑,對著魔女抱了抱拳,臉不紅心不跳的誇讚道:「果然,人美。心靈更美。」

「嗯?」

魔女疑惑的望了莫問一眼。然後似是意識到了什麼,猛地往自己臉上摸了摸,果然發現那面紗不見了。

「你摘掉的……?」

幾乎是一瞬間,山洞裡冷的像一個冰窟。魔女身上似乎能釋放出無窮無盡的寒氣。冷的莫問都身軀僵硬了一下。

她一雙清冷的眸子盯著莫問。眼中含著深深的殺氣,此刻徹底成了那山谷中殺人不眨眼的女魔頭。

「呃,別激動……」

莫問露出了一個僵硬的笑容。吶吶的道:「剛才為了給你喂葯,你的面紗擋住了,所以我就給摘了下來了。要不……我再給你掛上去……?」

一張面紗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至於搞得這麼劍拔弩張嗎。

「見過我的男人,都得死。」

魔女緩緩閉上了眼睛,卻冰冷無情的吐出了一句,冷的令人發顫。

「凡事都有例外嘛,我又不是故意的,那是為了給你治療,權宜之計懂不,都是權宜之計,這個不算的……」

莫問尷尬的笑道。

「我會殺了你。」

魔女似乎很堅決,根本不為所動,眼中的殺氣一點都不減。

莫問挑了挑眉頭,眼前這個小ni還挺倔,就是看了看她的長相,那就要殺人?

未免也太不把人命放在眼裡了吧?

莫問勾了勾嘴角,弔兒郎當的站了起來,圍繞著魔女走了一圈,然後俯下身子,一隻手微微勾起她的下巴,似笑非笑的道:「你現在殺得了我嗎?」

魔女雖然修為驚人,但現在受了如此嚴重的傷,又怎麼可能會是他的對手,能不能發揮出半成實力,都是難說的事情。

「你找死……」

莫問如此輕挑的動作,徹底把魔女激怒了,一掌便拍向莫問。

可此時她傷勢嚴重,那一掌又能有什麼威力,莫問隨隨便便就把她的小手給抓在了手心裡。

魔女掙扎了幾下,半天沒有掙脫,手掌始終握在莫問的手中。

「還挺刁蠻,信不信我把你那啥了。那啥,知道不?那啥了之後,再殺了你,知道不?」

莫問勾著嘴唇,故作出一副惡狠狠的模樣。

現在的魔女又怎麼回事他的對手,哪怕她有驚天的修為,此時亦是不管用。

「你……」

魔女冷冷地瞪著莫問,半天說不出話來,這個小子竟然膽子如此之大,簡直就是無法無天了。

虎落平陽被犬欺,龍游淺灘遭蝦戲,此時此刻,魔女算是深刻的體會到了。

「老實點,知道嗎。不就是看了你兩眼,能少塊肉嗎?信不信我把你剝光了丟外面去,讓別人都來看看?」

莫問微微抬著下巴,對付這種女人,不下猛葯不行,太野了……

魔女縮了縮脖頸,徹底閉嘴了,知道現在跟莫問鬧矛盾,對她絲毫沒有好處,乾脆不說話了。

「這才乖嘛,聽話我就喜歡。」

莫問滿意的點點頭,放開了魔女的手,自顧自的走到一邊盤膝坐下。

「識時務,才是真君子。現在整個長白山脈到處都有人在尋找你的下落,你以為脫離了我,你能活下去?你敢亂來,必死無疑。」

「我冒著那麼大的危險救你,你還不知道感恩?」

「那株什麼白炎花,能報答我那麼大的恩情嗎?只能算是幫你治病的報酬,但我把你藏起來,躲避長天派的搜查,等於又救了你一命,面對兩次救了你的救命恩人,你就這態度?」

「……」

魔女徹底無語了,直接把莫問無視,任他說什麼都不理他。眸子中含著怒氣,卻又無處發泄。

幾天前,莫問便發現長白山脈裡面不對勁,到處都是長天派的人,似乎在搜查著什麼。之前他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

但現在,他又豈能不明白,肯定是在找這個魔女。

當初魔女殺了長天派那麼多人,之後還不知道又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惹得整個長天派傾巢而出,把長白山脈都給封鎖了。

現在魔女的處境可一點都不妙,稍有不慎,便會出大問題。

莫問當時救下她,都是猶豫了很久,現在魔女就是一個燙手的山芋。

「你可以立刻離開,不用管我。」

魔女睨了莫問一眼,清冷的道。現在她看見這個人,就各種忍不住想殺人……

他以為她希望他出現在她面前礙眼?若是能恢復實力,不把他活剮了都算不錯了。

「我救了你就走?你想得倒美!我又不是雷鋒,你難道不要報答一下救命之恩嗎?」

莫問翻了一個白眼道。

「你那是找死,既然你願意跟著我一起死,我倒是無所謂。」

魔女冷笑一聲,長天派的人若是找了個過來,他們誰都活不了。除非她能恢復全盛時期的實力,否則遇上強盛的長天派,只有死路一條。

一個區區氣海境界的古武者,又能改變什麼,救了她也不過是意外而已。

此次長天派之行,倒是她失算了。她沒有意料到,長天派裡面那個老不死,修為竟然再次突破了,不慎之下險些喪命在長天派山門前。

「什麼找死?小嘴巴挺倔,救了你就這態度?」

莫問哼哼了一聲,他自然知道長天派的威脅有多大,但他又不準備去跟長天派拼死拼活,只是把魔女的傷治療一下而已。

憑藉他的醫術,十天之內,不能令她的傷勢痊癒,到時候他自然不用再管什麼,憑藉魔女的修為,逃出長白山脈自然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所以他只需把魔女隱藏幾天,把她的傷勢治療好就可以,若是運氣不錯,根本不會有什麼危險。

畢竟長白山脈裡面如此之大,尋找一個人簡直就是大海撈針,那個長天派雖然人多勢眾,但想把他們找出來,亦是很困難的事情。

「你別亂走,老實呆在山洞裡。若是你不聽話,回來我就把你那啥了,聽明白了沒有?」

天微微亮,莫問便起身往石洞外走去。魔女的傷勢不輕,手中沒有相應的草藥,想短時間內把她的傷勢治癒,肯定不太可能。

所以他準備出去尋找一些療傷的草藥,好在長白山裡面,最不缺的便是藥材,憑藉他的經驗,尋找出一些珍惜的藥材並不是多麼困難的事情。

他在長白山一處山峰上轉悠了大半天,終於找到了足夠的藥材,雖然沒有再找到靈藥,但也很多都是珍惜的藥材。

畢竟靈藥太稀少了,除了一些有靈氣的山峰,尋常地方几乎不可能出現靈藥。

回來的路上,莫問遇上了一撥人,穿著統一的服裝,為首一人有著氣海境界的修為,至於那些普通的弟子,則修為並不高。

不用說,他們都是長天派的人,他出來尋葯的大半天時間裡,已經是第三次遇上長天派的人了。

現在整個長白山脈裡面,幾乎到處都有長天派之人的身影,很多天了,搜查力度一直沒有降低,反倒是越來越嚴密。

莫問都有些驚訝了,那個魔女到底對長天派做了什麼,導致長天派如此的不依不饒。

「你,過來一下。」

那撥長天派的門人中,為首的一名中年男子指了指莫問,示意他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