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81章說了你嫁不出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1章說了你嫁不出去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我?」

莫問指著自己鼻子,目光左右望了望。

「沒錯,就是你。」那中年人道。

「你找我幹什麼?」

莫問長大了嘴巴,愣愣的望著那中年人,一副很呆板的模樣。

「廢話那麼多幹什麼,趕緊過來。」那中年人不耐煩的道。

莫問聞言,期期艾艾的挪到那些人身邊,一副小心謹慎,很怕怕的模樣。

「給我搜。」

中年人一揮手,對著身邊幾名屬下道。

他身後幾名青年弟子聞言,頓時上前一把抓住莫問,開始翻扒他的竹簍。

莫問並沒有把登山包背出來,甚至還從周圍的村莊中偷了一件古樸的衣服,偽裝成一個農民的模樣。

背後的竹簍,全部裝的都是藥材,表面上看,與那些常年在長白山脈討生活的葯農沒有什麼區別。

之所以偽裝成如此模樣。目的自然是為了防止那些長天派的人懷疑他什麼。

望著兩名青年翻動自己的竹簍,莫問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但稍縱即逝,誰都沒有發現。

他的竹簍裡面,除了藥材自然沒有了其他的東西,至於火焰花與血芝等靈藥,他自然不可能隨便放在身上。否則長天派的人一見那株火焰花,肯定會懷疑到他頭上。

所以他也不阻止兩人搜查,仍由他們翻找。

「師叔,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但是……」

搜了一陣之後,一名青年走到那名為首的中年人身邊道。

「但是什麼?說清楚。」中年人皺了皺眉頭道。

「但是,他竹簍里有很多珍惜草藥,價值很高。」

那青年走到中年人身邊,附耳輕聲道。

長天派經常會派門人弟子下山採藥,每到了採藥的季節,便會有很多弟子下山在長白山搜刮一番。

所以長天派的弟子,對草藥之類的,都很熟悉。

莫問竹簍里的一些藥材,可是價值不低。很多都是珍惜藥材。尋找很長時間都未必能找到,那少年竹樓里竟然有如此之多,簡直就是驚人。

「誰讓你關注他採的葯了?我問你有沒有什麼可疑之處,沒有的話那就走吧。」

中年人冷哼一聲。他現在可沒有時間關注這個東西。已經一天了。那魔女都還沒有找到。宗門已經下了死命令,若是找不到,那誰都沒有好日子過。

而且那魔女對長天派的威脅太大了。如果不能藉此機會把那魔女剷除,那對長天派來說絕對是一個很危險的定時炸彈,令人惶惶不安。

此時,他有哪裡會有什麼心情去管一個採藥的少年采了幾株什麼好藥材。

「師叔……」

那名青年人還準備說一些什麼,那少年竹簍里的藥材珍惜程度,即便是師叔恐怕也會心動,若是把那些藥材全部搶走,回到門派里肯定會獲得不少的獎賞。

但那中年人卻是一揮手,打斷了那名青年的話,領著眾人轉身便往另一個方向搜查而去。

那青年見此,只能把話憋在肚子里,鬱悶的跟上了那中年人。臨走的時候,還不忘瞪了莫問一眼,這個小子楞頭獃腦的,運氣倒是不錯,能找到如此多珍稀藥材,果然是傻人有傻福,可惜了……

莫問望著那群逐漸遠去的長天派之人,勾了勾嘴角,背起竹簍繼續趕路。

繞著一座山峰轉了一圈,發現無人跟蹤后,他才回到那個隱秘的小山谷裡面。

回到石室中,莫問開始擺弄著藥材,至於那魔女,則端坐在角落裡,默默的運功療傷。

不過她那恐怖的傷勢,自行運功療傷,又豈是一朝一夕能治癒。

修為越高,受傷越困難,但一旦受傷,那治癒傷勢也越困難。

尤其是魔女如此嚴重的傷勢,憑藉她自己緩慢的運功療傷,恐怕三四年都未必能痊癒。

「別運功療傷了,等會我煮碗葯湯給你喝,保管比你運功療傷強十倍百倍。」

莫問一邊擺弄著藥材,一邊嘴裡無聊,勾搭著那冰冷的魔女。

製作葯湯可是很複雜的事情,需要很長的時間。

當然,比煉製療傷丹藥,又要簡單很多。

現在的條件,根本無法煉製出什麼效果好的療傷丹藥,一些普通的療傷丹藥,對魔女的傷勢效果並不大,所以還不如熬藥湯。

憑藉他的醫術,葯湯的效果並不比丹藥,而且還容易吸收,能長時間保持效果。

「話說,你年紀輕輕,大概不到三十吧?修為挺不錯的,怎麼修鍊出來的?天賦很高啊,雖然比我還差了一丟丟,但也世所罕見了。」

「話說,你整天冷冰冰的,不知道笑一下嗎?笑一笑,十年少,笑那是最簡單的禮貌,一點禮貌都不懂」

「你有男朋友沒有?談過戀愛嗎?沒有吧?我看你也不像有的人……」

「長得挺漂亮的,就是太勾人了一點。娶你當媳婦,不但身體消受不起,還必須天天防賊似的,防著你勾搭別的男人,那多累礙…」

莫問嘴裡嘀哩咕嚕的說這話,手上的活兒卻一點也沒有耽誤,不一會兒便搭起了一個灶台,生了火,開始進入了熬藥階段。

「聒噪,信不信我把你的舌頭割了?」

魔女終於有些忍受不了莫問的嘮叨,從修鍊中睜開眼睛,冷冷的瞪著莫問。

這個人,他不說話會死么!

「你看你,刁蠻與野蠻,還不讓別人說話了,剛說你嫁不出去,果然沒有說錯。」

莫問搖頭晃腦,一副能看懂人生的模樣。

魔女攥了攥粉拳。若不是因為受傷了,她一定會把那張嘴給撕了,世界上還有這麼討厭的人。

但也知道,現在她根本奈何不了莫問,只能緊緊地閉著嘴巴,強迫自己冷靜,不去看那個一看就讓人怒火中燒的混蛋。

「看見沒有,五百年以上野山參,都快長成人形了,人蔘王知道不?這就是人蔘王。吃了說不定能多幾年壽命。」

莫問提著一根人生的根須。放在魔女面前晃了晃,一臉肉痛的道:「這株葯可是無價之寶,價值可遠遠在你那株白炎花之上,今天為了給你治玻我可是下了血本。別忘了又欠我一個人情。哎。你這人情可越欠越多了……」

那株所謂的人蔘王,自然就是莫問那日從山谷里找到的野山參,此野山參伴生在火焰花周邊。沾染了火焰花的靈氣,所以長了足足五百年,成了一株下品靈藥。

論療傷效果,五百年的野人蔘的確遠遠強過火焰花,畢竟野人蔘本就是固本培元一類的中性藥材,而火焰花卻又不同,屬於特殊類藥材。

魔女又哪裡會管那個什麼五百年與三百年的野人蔘,壓根連看都不想看莫問一眼,直接把他無視了……

不一會兒,莫問便熬好一碗葯湯,葯香味充斥在石室里,似乎沒有尋常葯湯的苦澀怪異的氣味,反倒是蘊含著一股子清香。

「別裝死了,趁熱把葯喝下去。」

莫問端著一碗葯湯走到魔女面前,挑眉望了她一眼。

魔女緊閉著眼睛,縮在角落裡,似乎壓根沒有聽見莫問的話一般,身子一動也不動。

「你喝不喝?不喝我可把你那啥了,信不信?不信是吧,我就知道你不信……」

莫問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容,說著便一步上前,一張臉湊近那魔女的俏臉,臉上掛著一個大大的笑容,一副你千萬別信,等我來親自驗證的模樣……

「等等。」

魔女終於淡定不下去了,咬著嘴唇,強忍著一巴掌拍死莫問的衝動,惡狠狠地把莫問手中的葯湯給接了過去。

「這才乖嘛。」

莫問嘿嘿一笑,跟他耍無賴,這小ni道行還低了一點。

「喝吧,可好喝了。」

莫問咂了咂嘴吧,一副你不喝我都想把那葯湯喝了的模樣。

魔女將信將疑的望了莫問一眼,淺淺的抿了一口,下一刻嘴角微微抽搐,眼睛無神的翻了一個白眼,張嘴便想把那葯湯給吐出來。

太難喝了,簡直就沒有喝過這麼難喝的葯湯,奇苦無比不說,還有著一股怪異的味道充斥在口腔里,像是魚腥味,令人作嘔。

以她的定力,都喝不下如此難喝的葯。

「你敢吐出來,我就把你那啥了。」

莫問挑了挑眉頭,一手托著魔女手中的碗,阻止她把葯碗放下,一副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的架勢。

葯雖然難喝,但卻是一碗融合了各種珍貴藥材的精華湯藥,別人想喝還喝不上。要是她真的浪費了,說不定莫問一怒之下,就把她那啥了……

魔女咬著嘴唇,冷冷的望了莫問一眼,無奈之下,只能端著手中的葯再次喝了一小口。

才喝了一小口,胃裡便一陣翻騰,她實在喝不下去了。

「你知道什麼叫良藥苦口嗎?這一碗葯可值很多錢,而且還是有價無市,別人都喝不到。乖,全部喝掉,喝掉了你的傷勢就能痊癒了。」

莫問的語氣輕柔了不少,哄病人喝葯,那是軟硬兼施的技術活。

否則一味強硬,喝下去心情不暢,說不定回頭就給他嘔吐出來了。

魔女的身軀微微顫抖了一下,深深望了莫問一眼,一點點沉默了下來,冰冷的氣質似乎都消散了不少。

她突然想起了小時候父親勸她喝葯的場景,多長時間沒有出現了,那記憶似乎都越來越模糊了。

深吸了口氣,張嘴一口氣把那碗難喝的葯咕嚕咕嚕全部喝光了。

「滾蛋。」

把空葯碗一把塞入莫問手中,她便閉上了眼睛,不再出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