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82章木錯,我就是明教教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2章木錯,我就是明教教主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趕緊運功療傷吧,把體內的藥力吸收掉。」

莫問接過葯碗,便不再理會魔女,自顧自的走到一邊打坐修鍊。

三個小時后,魔女睜開了眼睛,面色似乎紅潤了不少,眼眸清澈,儀容都明亮了很多,那碗葯的藥效,果然很強大,她能感覺到自己的內傷在一點點的恢復。

她望了莫問一眼,略微沉吟,然後淡淡的說道:「說吧,為什麼救我?」

魔女的眼神很清澈,就那麼靜靜的望著莫問,令他難以避開她的目光。

莫問知道攤牌的時候到了,他走到魔女身邊,挑了挑眉頭道:「你叫什麼名字?」

「你似乎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魔女低垂著眼眸,神情淡漠。

「那我問你,你怎麼能修鍊九陰神功與太陰爪,你跟明教有什麼關係?」

莫問微微眯著眼睛,神情也嚴肅了起來。他現在都還不明白現在明教到底還有多少殘存勢力,那些勢力又是如何一番狀況,眼前的魔女若是明教的人,那又是處於什麼位置。

「你說什麼?」

魔女聞言,身體微微一僵,瞳孔緊縮,整個人驀然冷了下來,望著莫問的眼中閃過一抹殺機,氣氛一下子緊張了起來。

他怎麼會知道她修鍊了九陰神功?甚至修鍊了太陰爪都知道!他怎麼對她如此了解?難道之前就調查了她,之所以救她,一切都不是巧合,很可能是此人有意為之?

第一時間,她心中便升起了一抹警惕,甚至開始把莫問與長天派聯繫在了一起。

「你別激動。也別懷疑什麼,那只是多此一舉。我對你並沒有什麼興趣,只是想知道一些事情而已。」

莫問笑了笑道,對於魔女的轉變,他倒也不驚訝,畢竟九陰神功乃是世間一等一的神功,他修鍊了九陽神功與九陰神功也不可能隨便跟別人說出來。

所以他才一開始並沒有說關於明教的事情,而是現在才提起。

「你到底是什麼人?」

魔女面色冷漠的望著莫問,眼中驚疑不定,又怎麼會輕易相信他。

莫問微微沉吟了一下。到底是說還是不說,他有些猶豫不定了起來。關於明教的事情,他一直一頭霧水,現在終於有個人或許跟明教有關,如果不能問出一些什麼。那未免也太遺憾了。

雖然顧家堡也是明教的殘存勢力,但畢竟層次太低了。知道的事情肯定不多。所以莫問壓根沒有打算從顧家堡知道一些什麼。

但眼前的魔女顯然對此事很敏感,若是他不能找出一個令人信服的理由,恐怕很難從她嘴裡知道一些什麼?

「我也是明教的人?」莫問想了想,如此說道。

「你屬於明教哪一支勢力?」

魔女面無表情的望著莫問,似乎依舊不怎麼相信莫問,眉宇間的戒備一點都沒有減少。

「嗯?明教有很多支勢力?我自小生活在大山中。只知道自己是明教的人,並不知道明教還有其它分支?你只的話可以給我說說,我倒是很好奇了。」

莫問眨巴著眼睛,一副很好奇的模樣。

「別裝了。你根本不是明教的人。」

魔女冷笑一聲,明教現下的情況都不知道,那是明教的人?即便是,那估計也是很邊緣化的勢力了,那些勢力,很多都忘了明教的出身,根本就不再是明教的勢力了。

她縱橫江湖如此多年,又怎麼會看不出莫問在套她的話。

「誰說我不是明教的人了?我都不是明教的人,那根本就沒有明教了。」

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知道這個女人不太容易忽悠,女人太聰明也不好,太令人憂傷了……

「大言不慚。」

魔女冷哼一聲,他以為他是誰?沒有了他,就沒有了明教?他難道以為自己是明教教主不成?

「忘了告訴你,我其實就是明教的教主。」

莫問吶吶的笑道,雖然他現在只是一個光桿教主,但也是一個教主不是……

魔女聞言表情頓時精彩了起來,無語的翻了一個白眼,世界上還有這種人?簡直就是一個笑話,但她卻笑不出來。

明教已經幾百年都沒有教主了,一個不知道從哪個角落裡鑽出來的人,說自己是明教教主,簡直就是令人笑掉大牙,野.雞教的教主吧……

「不相信?」

莫問挑了挑眉頭道。

魔女把頭扭向一邊,懶得跟這個神經病說話。她現在連搭理莫問的興趣都沒有,腦海中只想著等傷勢好了一些,趕緊讓那個混蛋消失在她眼前。

「不相信是吧?信不信我把你……」

莫問本想威脅魔女兩句,但轉念一想,一個大男人威脅一個女人,似乎不是正人君子的作風,他怎麼說也是一個君子,不能做這種恃強凌弱的事情。

他閉上嘴巴,思索了一下,然後走到魔女面前,一把將她的身體扳過來,面對著他。

「你想幹什麼?」

魔女掙扎了一下,但沒有睜開莫問的雙手,頓時有些驚怒的望著他。

「跟你商量一個事情。」莫問挑了挑眉頭。

大驚小怪幹什麼,他又不會吃了她,莫名其妙,難道他一個正人君子還會做出什麼事情不成。

「什麼事請?」魔女皺著眉頭道。

「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回答了。然後我就證明我是明教教主給你看。」莫問對著魔女眨了眨眼睛道。

「什麼問題?」

魔女柳眉微蹙,並明白這個混蛋又在發什麼神經,如果不是現在傷勢未愈,她真想把這個混蛋給一巴掌拍飛。

「你是不是明教的人?如果我是明教教主,你對我會是什麼態度?」

莫問語氣嚴肅的道,現在他都不知道那些明教的殘餘勢力對突然出現的明教教主會是什麼態度。所以一直不敢把明教教主的身份說出去。

如果魔女屬於明教的人,那她的態度,基本代表了明教一部分人的態度。畢竟魔女如此高的修為,放在明教中,地位應該也不低。

所以現在他還是弄清楚一些狀況,未來也好做一個準備。

「你這好像是兩個問題?」魔女眨了眨眼睛道。

「你管他幾個問題,趕緊回答了,否則……」莫問惡狠狠的道,差點有說出了威脅的話。

「明教?」

魔女自嘲的笑了笑,淡漠的道:「明教那是幾百年前的事情了。早就消失在了歷史中,現在即便有很多當年明教殘餘下來的勢力,也大多都是自立為王,還能記住明教的,估計也沒有幾個了。」

「既然你知道我修鍊了九陰神功。那自然也知道我肯定跟明教有聯繫,但我現在只是孤家寡人一個。可以說是明教的人。也可以說不是。至於對明教教主的態度?我能有什麼態度?」

魔女聳了聳肩,明教什麼的早就模糊了,誰還會記起。至於對明教教主,一個不存在的人對他能有什麼態度?即便真出現了明教教主,那跟她又有什麼關係。

莫問聞言,微微皺了皺眉頭。明教殘餘勢力的現況,倒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如此說來,他想把明教殘餘勢力聚集起來,重建明教道統。肯定會困難重重,難度不校常青風倒是給了他一個不容易完成的任務。

一個教派的最高凝聚力那便是信仰,共同的信仰,如果最初的信仰都消失了,那教派也就消失了。即便還存在,那也是名存實亡。

「你修鍊了九陰神功,又修鍊了太陰爪,那可是明教聖女才能修鍊的絕學。不管怎麼說,你都是修鍊了明教的不傳絕學,不會不承認自己明教的身份吧?」

莫問一副講大道理的模樣,指點著魔女的思想。

「我承認自己是明教之人與不承認自己是明教之人又有什麼關係?」

魔女睨了莫問一眼,對於莫問的白痴問題實在有些不耐煩,眼前這個人怎地如此的聒噪,若是放以前,她早一巴掌拍過去了……

「既然你承認了自己是明教之人的身份那就好,身為明教之人,總應該聽從明教教主的話吧?」

莫問勾著嘴角笑了起來,直接把魔女那句話斷章取義,說成她承認了明教的身份。

「然後你說你是明教教主,以後讓我聽你的?」

魔女像是看神經質一樣看著莫問,世界上還有這種人!糊弄三歲小孩呢?

「聰明。」

莫問對著魔女豎起了大拇指,不斷的點頭,一副很認同她話的模樣。

眼前這個魔女,本事可一點都不小,若是能騙他跟在自己身邊,那肯定是一大助力。

不過他顯然有點高看了自己的智商,低估了別人的智商……

「你說你是明教教主那就是明教教主?」

魔女心中一陣無語與無力,面對這麼一個人,她感覺自己的忍耐能力已經突破好幾個境界了,雖然不是她自己想忍耐,而是不得已才忍耐……

「我可以證明給你看,如果我證明了,那你以後就聽從我的?」

莫問一臉笑呵呵,一副拐騙小孩的模樣道。

「那你證明。」

魔女根本就不相信莫問能拿出什麼證明。別說他,幾百年了,都沒有人能證明自己是明教教主,否則明教那些殘餘勢力怎麼會是現在的狀況,早就會出現一場大爭鬥,相互爭鬥,最後不管誰贏了,都會融合成一股。

但問題就在於,明教教主的信物早就失傳了,不管是聖火令還是九陽神功,都已經消失了幾百年。

而只有具備這兩樣東西,才能說自己是明教教主。

——————————————————————————————

各位親,求自動訂閱,發現很多讀者都喜歡養文,每次青空更新完一章,發現慘淡的訂閱數據,心情都好失落。求自動訂閱,各種求,滿地打滾……賣萌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