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87章長天掌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7章長天掌門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你個惡毒的女人,老夫必將你碎屍萬段,挫骨揚灰。

青衣老者微微顫顫地掙扎著爬起來,雖然他少了一條腿,與一條手臂,但憑藉他的修為,自然還能站起來,不過一隻腿站在地上,頗有些滑稽的感覺,像是金雞獨立一般。

他的聲音沙啞,像是有什麼東西卡在喉嚨裡面,發出難聽的摩擦聲。

他一瘸一拐,緩緩地走向宮魔女,雖然他沒有了臉,沒有了表情,但卻誰都能從他的眼睛中看出猙獰之色,似乎恨不得吃那魔女的肉,喝那魔女的血。

他一個堂堂胎息境界的古武者,差點便死在了她手中,雖然現在還有一口,但也差不多把他給廢了一半,以後別說更進一步,修為不倒退便算是不錯了。

毀了他的身體,斷了他追求武道巔峰的路,簡直就是不共戴天之仇。

他一步步挪動著走向宮魔女,雖然走的很艱難,但他至少還能走,而那魔女,此時卻是手指都不能動彈一下,等會他非生生撕了那惡毒女人不可。

「師叔祖,不好啦,師叔祖,不好啦。」

突然,一道驚慌的聲音在寂靜的森林中響起,緊接著一道身影從一處跑了過來,臉上竟是驚慌失措之色,邊跑邊大聲的叫喊著。

不一會兒,那人便跑到了傅青老頭面前,氣喘吁吁,似乎一路跑了很遠的距離。

傅青望著眼前的少年,微微愣了愣,此人穿著長天派外門弟子的服裝,他下意識的便認為此人乃是長天派的門人弟子,畢竟此時除了那魔女,還有誰敢擅自進去這一片區域。

「什麼事慌慌張張。」

傅青沙啞的道。一張恐怖的臉面對著那少年,眼神陰寒,誰看見了都會心中發寒。

眼前這個打擾他報復的小小外門弟子,他心中很是不快。

「師叔祖,掌門師祖死啦,剛才死掉了……剛才……」

莫問指手畫腳,形容了半天,都沒有說明白一個事,臉上儘是驚慌與恐懼之色。只是一個勁的說掌門師伯死掉了,出大事了。

「什麼……?」

那青衣老者兩顆凸出的眼珠子頓時瞪得老大。不可置信的望著眼前的少年,本就殘破不堪的身軀猛地有些冰冷了起來。

掌門師兄怎麼可能會死?到底是怎麼回事?憑藉掌門師兄的修為,還有誰能殺他?

那魔女都不是掌門師兄的對手,掌門師兄怎麼可能會出事。

一瞬間,青衣老者的思維都有些混亂了起來。突如其來的消息嚇得他腦袋都有些轉不過彎來。

躺在不遠處地面上的宮碧落髮現那突然冒出來的少年,瞳孔微微收縮了一下。眼中閃過一抹驚愕。美麗的臉龐都呆萌了一下。

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不是離開長白山脈了么!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青衣老者一把抓住莫問的衣襟,幾乎是嘶吼著道,但話說了一半,卻突然發現有些不對勁……

眼前的少年只是一個普通的外門弟子而已,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剛才那一撥太陰之氣形成的餘波,抱丹境界的古武者都扛不祝此時不是死了,就是退出千米之外。

他一個外門弟子,怎麼可能活下來?而且他剛才跟魔女戰鬥,不過半柱香工夫而已。掌門師兄怎麼可能就死了?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幾乎一瞬間,他心中便升起一抹警惕。

「發生了什麼事情,你下地獄去問問你那個掌門師兄不就知道了。」

莫問嘴角突然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下一刻早就準備妥當的兩隻手合在一起,一冷一熱兩道氣息從他身上散發而出,一手烈火,一手寒冰,但一瞬間又不見了,只剩下一道無形的光團出現在他的手心中。

「給我死吧。」

他身影一閃,瞬間幾乎便於那青衣老者貼在一起,然後一掌按在了他的胸口上面。

此時青衣老者雖然心中升起一抹不妙,但卻為時已晚,根本來不及阻擋近在咫尺的莫問。

畢竟他此時受的傷幾乎難以估量,反應也不知道慢了多少。

那隻手掌毫無阻礙的拍在了青衣老者的胸口上,下一刻一道恐怖的無形波紋擴散而出,無聲無息的往四周席捲,瞬間便覆蓋了方圓十米的距離。

所過之處,所有的樹木都無聲無息的化為了齏粉,紛紛揚揚的撒落在了地上。那些本就枯萎了的樹木,徹底從樹林里消失,化為了一堆堆粉塵,周圍的空間似乎一下開闊了起來,不像是站在一個樹林里,倒像是站在一個廣場上。

那青衣老者瞪大了眼珠子,不可置信的望著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想張嘴說一些什麼,但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胸口處,驀然響起一道沉悶的爆破聲,一個偌大的洞口出現在他的心臟位置,前後兩面都貫通了,一邊能看見另一邊的景物。

而他的心臟,側徹底化成了齏粉,從胸腔裡面直接消失不見了。

他愕然的低頭望了望自己胸口的大洞,然後身子緩緩的向後倒了下去。

他做夢都沒有想到,他傅青有一天會死在一個少年人手中,魔女都沒有把他殺掉,卻死在了一個名不見經傳,名字都不知道的小輩手中。

一掌拍出后,莫問的身影便一瞬間倒飛了出去,噗嗤一聲噴出一口鮮血,面色煞白,氣息萎靡不堪,似乎生了一場大玻

剛才那一掌,幾乎是他能發出的最強的一招攻擊,陰陽融合,他屬於根本控制不了的東西,此時毫無保留的施展出來,自然是落得個兩敗俱傷的下常

但除了陰陽融合形成的可怕威力,他想殺一個胎息境界的高手,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那個胎息境界的高手受了重傷,一身實力只剩下十分之一。

為了殺傅青,莫問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價,控制不了的東西,本就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不過好在那青衣老頭死了,而他還活著。

身影在空中劃過一段距離之後,莫問強行一個翻身,控制身體落了下來,望了四周一眼,然後幾個閃身出現在宮魔女身邊,背起她就跑。

現在可不是理會受傷多少的時候,再不走恐怕誰都走不了了。

好在剛才宮魔女那一招太陰爪形成的風暴把周圍的人都清理了出去,所以此時一路無阻,並沒有再出現長天派的人攔截他們。

不一會兒,莫問與宮魔女的身影便消失在了樹林中。

周圍那些長天派存活下來的門人弟子,一個個都躲在千米之外,不敢接近中心,生怕再次受到波及,直到發現裡面始終沒有什麼動靜之後,一些人才發覺不對勁,小心一乩礎

不過眼前的場景,卻把所有人都嚇得面色發白,身體僵硬,渾身發寒,那宮魔女消失不見了,而他們的師叔祖,卻變成了一具殘破不堪的屍體,死的凄慘無比。

師叔祖可是長天派胎息境界的絕頂高手,那魔女未免也太恐怖了一點,明明身受重傷的情況下,還能把師叔祖給殺了,簡直就是一個恐怖的女魔頭。

所有人都心中發寒,暗道自己命大,沒有與那魔女直接遇上。

大約過了半柱香工夫,一道恐怖的氣息從遠處升起,像是風暴一般席捲而來,下一刻還在遠處,眨眼便出現在了近前,似是浮光掠影,一旦虛影一閃,荒蕪的大坑中便多出了一個人。

此人一襲白袍,鬚髮皆白,面容精瘦,目光平淡,像是一個普通的老人,並沒有什麼出奇之處。

但他出現的方式,卻又是如此的驚人。

「掌門師祖。」

白袍老者出現之後,所有長天派的人第一時間便躬身行禮,眼中儘是敬畏之色,之前還顫抖的心,頓時無比安穩了起來。

有掌門師祖在此,自然不用再害怕那魔女。

「怎麼回事?」

那白袍老者淡漠的望了眾人一眼,語音平淡,卻含著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

「掌門師伯,傅青師叔他……」

一個抱丹境界的老頭站了出來,戰戰兢兢的對著那白袍老者道,一隻手有些顫抖的指著不遠處那具面目全非的屍體。

那白袍老者聞言一愣,目光一瞬間便投射到那具殘破不堪,幾乎看不出本來形狀的屍體面前。

下一刻,他的身影便出現在了那具屍體面前,伸手一抓,那具屍體便出現在他手中,不正是他那師弟傅青又是何人?

此時的傅青,幾乎死透了,任他能力再大,都無力回天。

「什麼人把傅青師弟殺了?」

白袍老者終於沒有了之前的淡定從容之色,面色有些難看的道,眼中的怒氣,任誰都可以看出來。

整個長天派裡面,總共才七名胎息境界的古武者,每一個都珍惜之極,乃是門派中的元老,一個大宗門的支柱,實力與地位的象徵。

與另外九大門派相比,他們長天派胎息境界的古武者本就不多,不說墊底,但也並不佔什麼優勢,前六都進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