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188章通靈羅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88章通靈羅盤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上次魔女攻入長天派中,大意之下讓她殺死一人,只剩下六個胎息境界。現在又死了一人,變成了五人。

如此下去,他們長天派還能不能保住十大宗門的位置,都是難說的事情。

死掉一個胎息境界的高手,對任何一個古武門派來說,都是莫大的損失,尤其是長天派還一連死了兩個,那損失就更大了。

若不是他突破到了胎息境界巔峰,估計下一屆的十大宗門選拔,都沒有他們長天派的位置了。

「掌門師伯,那魔女殺了傅青師叔。」

那抱丹境界的古武者眼中閃過一抹恐懼,吞了一口唾液道,剛才那一幕太恐怖了,幾乎是一場災難,長天派瞬間死了一百多人。

他有一個抱丹境界的好友,因為距離近了一點,當時來不及逃走,現在已經屍骨無存了。

「不是那魔女,還有一個人。」

白袍老者沉凝著臉道,傅青屍體上除了那魔女的太陰之氣,還有一道古怪的氣息,那道氣息很古怪,他都分不清屬性,不知道此物的來歷。

但可以肯定,那道氣息絕對不輸於宮魔女,他跟宮魔女爭鬥了如此多年,自然對那個魔女很了解。

「還有一個人?」

那名抱丹境界的老者聞言一愣,之前他只知道魔女跟傅青師叔戰鬥的不可開交,卻並沒有發現還有一個人參與了進來,那個人究竟是誰?什麼時候冒出來的?

對於掌門師伯的話,他深信不疑,憑掌門師伯的能力,自然不可能說假話。

那白袍老者並沒有說話,默不作聲的從懷中逃出一個古銅色的古樸羅盤。然後又從衣袖中取出一縷髮絲,放在古銅羅盤上面。

他像是捧著聖物一般將羅盤舉起,念念叨叨了一會兒,眼中驀然閃過一抹精光。

「把此片森林給我徹底封鎖,一隻鳥都別放出去。」

白袍老者冷哼一聲,對著周圍的長天派門人吩咐道。那魔女還在此片樹林中,既然如此,那她就插翅難飛,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眾人聞言,紛紛領命而去。吩咐下屬各等階弟子紛紛往樹林里聚集,一層層徹底把樹林封鎖祝

「師兄,傅青師弟他……」

一道光影從遠處一閃現,幾個呼吸的工夫便出現在了白袍老者面前。

此人一身黑袍,面容蒼老。年紀顯然不小,估計八旬以上。

他叫白袍老者師兄。稱呼傅青為師弟。竟是長天派中輩分最高的那麼幾個人。

毫無疑問,此人也是一名胎息境界的古武者,站在古武界頂峰的強者。

「死了。」白袍老者面色有些難看的望了樹林深處一眼,眼中閃過一抹冰冷的殺機。

黑袍老者望著地上殘破不堪的屍體,倒吸了一口冷氣,那魔女怎地如此厲害。當日殺上山門,眾目睽睽之下把王雲師兄給殺了,現在又殺了傅青師弟。

「通靈羅盤告訴我,那宮魔女還在此片樹林裡面。」

白袍老者微微眯著眼睛道:「那魔女殺了傅青。自身肯定受了很嚴重的傷,而且傅青身上有兩道氣息,說明還有一個人在暗中幫她。我倒是說為什麼如此多天都沒有找到那宮魔女,原來有人暗中相助。」

「還有一個人?」

黑袍老者心中一驚,那個人又是誰,為何跟他們長天派過不去?

「不錯,魔女當時所受之傷,你也知道,憑藉她一個人,根本殺不了傅青。而且還是短短五六天時間,她的傷勢恢復的如此之快的情況下。正常情況下,那魔女怎麼可能恢復如此之快?」

白袍老者冷哼一聲:「那個暗中幫助此魔女的人,一定是一個醫道高人。」

之前門人弟子彙報,說那魔女能跟傅青戰鬥的不相上下,他便心中暗暗驚訝,按照正常情況,那魔女不可能恢復的如此之快。

現在終於證明,果然有人在暗中幫助此魔女。

「醫道高人!難道那人是藥王府的人?藥王府可經常有人出入長白山脈。」

黑袍老者面色凝重了幾分,若是藥王府,那事情恐怕就有些麻煩了。

藥王府的勢力,可還在他們長天派之上,同為古武界十大宗門之一。由於藥王府煉藥一道上面造詣精湛,所以經常有門人弟子深入各個深山古林中尋找藥材。

長白山脈盛產藥材,自然屬於藥王府的重點目標。可長白山脈乃是屬於長天派的地盤,又怎麼會讓藥王府的人不斷搜刮長白山脈裡面的藥材。因為藥材的問題,長天派與藥王府一直維持著不大不小的爭端。

「現在還不能確定,不過不排除這個可能。」

白袍老者不置可否的道:「等抓住了魔女與那個人,到時候不就知道了。」

為了抓住那魔女,他親自跑了一趟華天宮,花大代價借來了通靈羅盤。只要魔女尚在百里範圍之內,他便能通過通靈羅盤鎖定那魔女的大概位置,若是如此還讓那魔女跑了,那他陳無妄也白活一世了。

莫問並不知道,長天派之所以突然改變了搜尋方向,把重點放在了山谷周圍的區域,一切的原因都是因為一隻古銅羅盤。

「蕭巋師弟,等會你通知門派里另外幾名師兄弟,徹底搜尋這片森林,布下天羅地網。這一次,不能再出任何意外。」

陳無妄眼中閃過一抹精光,他倒是想看看,那個宮魔女到底有什麼本事,是否還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是,掌門師兄。」

黑袍老者聞言,恭敬的行了一禮,下一刻身影一閃,便消失在了原地。

夜色降臨,不知不覺大半天時間過去了,樹林裡面一片寂靜,鳥獸似乎都躲了起來,不敢發出絲毫聲音。

今晚,有成百上千的人在此片樹林裡面穿梭,幾乎是地毯式的一寸寸搜尋,一隻蚊子都逃不過他們的眼睛,可搜尋了大半天,卻始終沒有發現那魔女的身影。

叢林深處,一株參天大樹枯萎了一般,樹榦超過50°傾斜,繚繞著一絲絲黃昏垂暮的氣息。

那株大樹很大,幾乎七八個人才能合抱,樹冠籠罩了方圓百米,形成一大片陰影。

這種樹。原始森林裡面並不少見,很難有人會仔細的主意它。

然而,別人卻不知道,此樹的樹榦裡面,中空了一個很大的樹洞,幾乎有五六平米,但外面卻很難發現,因為樹洞的入口,隱藏在樹冠裡面。

誰會知道,一株表面光滑的樹榦,裡面會隱藏著一個大洞。

此時,那個樹洞裡面,正靜靜地坐著兩個人,不是莫問與宮魔女又是何人。

樹洞裡面一片烏黑,伸手不見五指,幾乎沒有光照射進來。

但憑藉莫問與宮魔女的修為,自然不會影響他們的視力。

「為什麼救我?」

兩人沉默了許久,宮魔女才緩緩的開口說道,聲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始終沒有什麼情緒。

「你以為我想救你?」莫問無奈的聳聳肩。

「那你為何還救我?」宮魔女認為莫問的回答有些有趣,明明不想救她,卻為何又冒著那麼大的危險前來救她?

「我不是一個喜歡躲在女人背後的人。」

莫問淡淡的道,當初宮魔女獨自把所有長天派之人引走,表面幫助了他一把,實際上卻是把他給拉下了水。

若是當時魔女跟他都選擇悄悄遁走,互不干擾與協助,那他不會有任何猶豫,自個兒便上路離開長白山脈了,他有信心避開長天派之人的追殺,畢竟他不是長天派的主要目標,總不可能會派出胎息境界的高手追殺他吧?

但當時宮魔女的所作所為,卻叫他想走都走不掉了,原則上面,他不會選擇這種方式逃走。

他都有些懷疑,這個宮魔女是不是故意的,沒事充當什麼捨身取義的大英雄,誰稀罕她捨身取義了?

「還挺大男人的,不過結果就是,本來只要死一個人,現在變成死兩個了。」

宮魔女自嘲的笑了笑。

現下的情況,他們根本不可能逃出長天派的追殺,整片樹林估計都徹底封鎖了,而她更是一點修為都沒有了,成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柔弱女子。

等長天派的人找上他們,除了任人宰割,幾乎沒有了第二種可能。

「我怎麼感覺你有點幸災樂禍?」

莫問狐疑的望著宮魔女,越來越懷疑她之前的舉動乃是故意的。

「你可以理解成笑話你不知進退。」宮魔女淡漠的道。

他不應該插手進來,否則也就不用陪著她一起死,可惜了一個修鍊了九陽神功的人,幾百年不出世的九陽神功,估計又失傳了……等等,九陽神功……

宮魔女似是想到了什麼,身子微微一僵,下意識的緊繃了起來,臉上的神情變幻不定。

他不知進退?

莫問翻了一個白眼,懶得理會眼前這個自以為是的女人,她怎麼會明白一個男人心中的驕傲。

不過現在的情況,還真有些令人頭痛,一個不好說不定就把小命給玩掉了。

別說他現在也受了傷,即便是沒有受傷,憑藉他的修為,放在長天派面前也不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