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醫世風流>第190章別介,男女授受不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0章別介,男女授受不親……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都市言情

莫問乾笑著望著宮魔女,準備把心中所想說出來,發生關係可以,但以後不能跟別人的男人有關係。

但宮魔女卻眼中閃過一抹狠光,根本不跟莫問講什麼道理,伸手一抓,一道龐大的內氣波動,瞬間便把莫問給抓了過來,狠狠地把他按在地上……

此時宮魔女雖然受了嚴重的傷,但莫問亦是受傷嚴重,又怎麼可能會是宮魔女的對手。

「別介,男女授受不親……等會……槽……」

莫問徹底對宮魔女無語了,她能不能別那麼狂放?他堂堂一個大男人,這種事情上面,居然遭到了一個女人的強迫……簡直不讓人活了……

「不想死給我閉嘴,好好修鍊大陰陽融合之術。」

宮魔女徹底失去了耐心,經過幾天的接觸,她知道跟莫問「講道理」屬於自討苦吃,所以乾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事情辦了再說。

她面無表情的把莫問按在地上,眼中沒有任何情緒,冷靜的可怕,似乎只是做一件無比尋常的事情,一切只為了修鍊,任何雜念都強行給驅逐出腦海。

「等……等會……按規則來……應該是我在上面……」

莫問喘著氣掙扎著想爬起來,宮魔女的手力驚人,現在他像是小孩子一般遭受著虐待……

……

夜晚的黑,冰涼如水,天上一輪明月,逐漸躲進了烏雲中,夜越深了,叢林裡面一片寂靜。

今晚似乎很特別,蟲鳴鳥叫聲都幾乎徹底消失不見了,偶爾只有幾道輕風刮過樹梢的簌簌聲。

長天派的門人弟子搜尋了一晚上,也一晚上都沒有離去。一片不大不小的樹林,幾乎讓他們掘地三尺,翻了個三四遍。

可那個魔女,卻依舊沒有找到,宛如徹底從樹林里消失了一般。

所有人心中都有些驚訝,那個魔女究竟躲什麼地方去了?難道已經離開了樹林不成?

一顆參天大樹的樹冠,方圓伸展足有一兩百米,此時樹冠之上,端坐著四個人,全部都是鬚髮皆白的老者。年紀都不小,外表看大概都在八旬以上。

但他們雖然年紀大,但卻給人蒼勁之感,就像那些越古老的參天大樹,生命越悠久。越有活力,越強壯。

為首的一人。正是那長天派的掌門陳無妄。他手中端著一個古銅色羅盤,面色始終都是古井無波,似乎沒有什麼事情能驚擾他的心驚。

至於另外三人,亦是盤膝而坐,靜默不語,像是一塊塊石頭。

他們。代表著長天派最頂尖的力量,亦是輩分最高的一群人,四名胎息境界的古武者一起出馬,對那宮魔女的重視。可見一斑。

幾乎把長天派胎息境界的高手都搬空了,只留了一個人鎮守在宗門裡。

遠處,一道黑影掠了過來,幾個閃身便出現在樹冠上。

「掌門師伯,門下弟子彙報,已經完成了第四次地毯式搜查,依舊沒有發現那宮魔女。」

那名前來彙報的中年人面色有些難看的道,今晚已經過去大半,他們卻始終沒有找到那個女魔頭。

「繼續搜,掘地三尺都給我把人找出來。」

陳無妄緩緩睜開眼眸,睨了那中年人一眼,面無表情的道。

「是,掌門師伯,師侄現在便去通知他們展開第五次搜查。」

那中年人聞言,立刻躬身行了一禮,領命轉身而去,但嘴角卻勾起了一抹苦笑。搜查了第四遍了,幾乎任何地方都搜過了。

所有山洞裡,地底下,河流低下,幾乎都搜查過了,但依舊沒有發現那魔女的蹤影。

他很懷疑,那宮魔女是不是早就離開了,可為什麼掌門師伯如此堅信那個魔女還在此片樹林里?

難道她還能躲在石頭縫裡不成?

「掌門師兄,那魔女倒是挺能躲。」

陳無妄身邊,一名盤膝而坐的藍衣老者緩緩睜開了眼睛,望著陳無妄道。

「那魔女倒是有點本事,不過她肯定還在樹林裡面,通靈羅盤不會出錯的。只是此通靈羅盤雖然能測出魔女的大概位置,卻無法找出她的具體位置。」

陳無妄嘆了口氣道,那魔女不除,他始終寢食難安,日後說不定整個長天派都會喪送在她手中。早知如此,當初便不能大意,留下如此禍患,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不過那魔女只要在這樹林裡面,他便能把她給揪出來,這一次不管如何,都要把這個心頭大患給除掉。

陳無妄眼中閃過一抹冰冷的殺意,他不能再等下去,以那魔女的天賦,說不定有一天便能突破到金丹境界,那對他們長天派,甚至整個古武界都是一場災難。

這種人,造下如此多殺孽,以後還會繼續殺戮下去,本來華天宮早應該派出高手把她除掉,而不應該讓她成長起來。

可對於華天宮的辦事效率,他早就不抱什麼希望了,一切只能依靠他們自己,指望華天宮,遲早會出大事。

那個組織,除了對能威脅到它的「邪」格外敏感外,又何時太過在意他們這些古武界宗門的死活。

一個月前那魔女便把雲合門給滅了,滿門上下雞犬不留,那華天宮說會介入這件事情,但現在那魔女還不是逍遙法外,反倒又找上了他們長天派。

如此下去,還不知道有多少個宗門會遭殃,當年之事,參與的人與勢力太多了,一個個上門尋仇,難道那魔女想把整個古武界都血洗一遍?

「掌門師兄別太過擔心,那魔女此次應該在劫難逃。」

藍衣老者出言安慰道,他自然知道師兄沉默不語是因為什麼,當年之事他也參與了,自然知道的很清楚。可那事,參與的宗門太多了,那魔女盯上他們長天派,難道以為他們長天派好欺負不成?

「希望吧……」

陳無妄輕嘆一聲,心中升起一抹淡淡的後悔,當年他們長天派什麼好處都沒有撈到,反倒是惹下如此一個禍患,像一把利劍天天懸在頭上,令人寢食難安。

現在長天派的損失,便難以估量了,持續下去,還不知道會損失多大。

那魔女似乎天生命硬,幾次都能絕處逢生,很多勢力圍剿幾次都沒有把她殺死。對於那個魔女的運氣,他都有些無話可說了,似乎老天就是不讓這麼一個人死掉,令他們一個個如鯁在喉。

他都不敢肯定,這一次是不是能把那個難纏的女人除掉。

時間一點點推移,長天派的人始終沒有找到那魔女,天色都越來越亮了,一晚差不多也過去了。

驀然,一道詭異的波動從樹林深處擴散,幾乎片刻便覆蓋了整個樹林,遠遠地,很多人都能感受到。

一直盤膝坐在樹冠上面的陳無妄猛地站了起來,吃驚的望向那波動的源頭,眼中儘是震驚與不可置信之色。

「怎麼可能?」

陳無妄喃喃自語的道,整個身體都僵硬了起來,那詭異的氣息波動,他太熟悉了,因為他之前突破胎息境界巔峰的時候,便是這個氣息波動。

才過了不到十天,他便再次感受到了那之前令人驚喜的氣息,但現在他卻怎麼也驚喜不起來。

幾乎可以肯定,樹林裡面有人突破到了胎息境界巔峰!一步邁入了古武界巔峰強者之列。

但現在能突破到胎息巔峰的人,又會有誰?尤其還是在樹林裡面。

長天派中幾乎不可能再有人會有這個能力,他身為掌門人,都是因為幸運才突破那一步,否則能不能走到現在的境界,都是難說的事情。

除此之外,長天派裡面胎息境界後期的人都沒有一個,只有兩個胎息境界中期的師弟而已,但他們就在他身邊坐著,不可能是那個突破到巔峰的人。

排除了他們幾個人,那樹林裡面還有一點可能突破到胎息巔峰的人,只有一個魔女,除此之外,應該再不會有第二個人。

可是,那魔女之前明明才胎息中期,怎麼一下便跨越兩個等階,成為了胎息巔峰的頂尖強者?

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卻事實又擺在他們面前,令他們不得不往那方面想。

「掌門師兄,怎麼回事?」

另外三個胎息境界的人,自然也第一時間便感受到了那詭異氣息的波動,那波動的源頭,蘊含著一股令他們都心驚的內氣波動,幾乎強了他們兩三倍。

什麼情況?樹林裡面什麼時候出現了這等強者?一時間幾人都懵了。

「那魔女,似乎突破到了胎息巔峰。」

陳無妄一字一頓的道,面色陰沉之極,前所未有的嚴肅。難道真的如他之前所想,老天都不讓她死么?若是那魔女真的突破到了胎息巔峰,那他們今天的圍殺,幾乎沒有任何作用,根本留不下她。

「怎麼可能。」

另外三人吃驚的望著陳無妄,眼中儘是不可置信之色,面色瞬間都僵硬了起來。

那怎麼可能?昨天那魔女還身受重傷,只能說垂死掙扎,才一晚上的工夫,她便從胎息中期突破到了胎息巔峰,跨越了兩個等階。

這種事情,怎麼可能會發生?又不是講神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