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192章你腦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192章你腦殘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那妖魅的盪魂魔音緩緩擴散,所過之處,一名名長天派的弟子紛紛倒下,無聲無息之間,已是氣絕身亡,不一會兒便死了一大片。

「那魔女的盪魂魔音,果然是她。」

陳無妄身邊一名青袍老者面色微變,立刻從衣袖中掏出一個鈴鐺,猛地搖了起來,一道道無形的聲波以他為中心擴散,瞬間便於那魔女發出的盪魂魔音撞在了一起。

兩道音波攻擊相互抵消,那些身在音波範圍內的長天派弟子頓時鬆了口氣,眼中儘是驚恐之色,剛才那一瞬間怎麼死的他們都不知道,若不是師叔祖有一件克制魔音攻擊的寶物,今天恐怕會有很多人都栽倒在那魔女手中。

別說一些通脈境界與氣海境界的弟子,即便是那些抱丹境界的師叔師伯都承受不起那可怕的魔音攻擊,那魔女的盪魂魔音什麼時候如此恐怖了?

之前可遠遠沒有如此可怕,難道她真的晉陞到了胎息境界巔峰?

「所有人全部退出一千米之外。」

陳無妄眼中閃過一抹精光,冷冷的下命令道,胎息境界的戰場,不是那些抱丹境界都沒有的小古武者能參與的,一旦開戰,一點餘波他們都承受不起。

幾乎不用掌門下命令,已經有人開始瘋狂的往外面逃,誰都不傻,又怎麼會不知道此地不是他們能呆的地方。

那顆半枯萎的參天大樹的樹榦上,一道黑色的光暈緩緩出現,然後樹榦表面便開始一層層融化,眨眼便出現了一個偌大的洞口,足可以供一個人出入。

一道黑影緩緩從那個樹洞里走出,不是宮魔女又是何人。一襲黑裙。一張黑紗遮面,眸光清冷,眼睛似乎比月光還明亮。

「宮魔女,果然是你?」

陳無妄瞳孔微微一縮,面色頓時難看了起來,事情果然再往最壞的方向發展,之前那突破到胎息巔峰的人,幾乎可以肯定是宮魔女了。

「你們長天派的老不死倒是幾乎都來了,正好,一併解決了。」

宮魔女淡淡的道。她與長天派有不共戴天之仇。不管是現在還是以後,這個門派她都會剷除掉。

「狂妄,你難道以為憑藉你一個人,能跟我們整個宗門斗?」

陳無妄身邊的一名黑衣老者冷哼一聲,手指一彈。一柄長劍便出現在他手中,那劍寒光閃閃。一眼就知不是凡物。

宮魔女雖然突破到了胎息巔峰。但掌門師兄亦是胎息巔峰的強者,還有他們三個人相助,未必怕了那宮魔女。

「咳咳,她不是一個人。」

莫問摸著鼻子,有些尷尬的從樹洞里走了出來,望著那長天派幾個絕頂高手。攤了攤手道。

莫問的出現,令宮魔女皺了皺眉頭,剛才不是跟他說了讓他躲在樹洞裡面別出來,現在跑出來幹什麼?找死不成?

眼前都是胎息境界的高手。他一個抱丹境界的人,插手進來就是炮灰的命……

突如其來的聲音,令那陳無妄等人都楞了一下,樹洞里竟然還有人?而且還是一個男人。

陳無妄等人望著眼前那年紀不大的少年,腦海中都升起一個問號,他怎麼跟宮魔女在一起?而且一男一女,縮在樹洞裡面,幹了一些什麼事情……

倒不是陳無妄等人亂想,而是眼前的一幕太古怪了,他們可知道宮魔女的脾性,怎麼可能會跟一個男人走到一起?

「你就是那個救了宮魔女的人吧?」

陳無妄眼中光芒一閃,突然想到他之前的那個推測,果然有人在暗中幫助此魔女,而且這兩人的關係,還很不一般的樣子。

「你知道我?」

莫問挑了挑眉頭,眼中閃過一抹驚訝,隨即便想到了什麼,淡淡的笑道:「不錯,就是我。」

憑藉他的經驗,自然很快就意識到問題出在之前他出手擊殺那長天派胎息境界高手上面。

畢竟兩種不同的傷痕,很容易便能判斷出來。

「你是不是藥王府的人?」

陳無妄微微眯著眼睛,冷冷的道。能在短短几天的時間裡把宮魔女的傷勢治癒一半,除了藥王府的神醫又這個能耐,恐怕很難還有別人。

不過令他驚訝的是,眼前的少年估計不滿二十,便有著抱丹境界的修為,還有著一手驚人的醫術,他究竟是什麼人?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像這種少年天才,不應該默默無聞才對。

而且藥王府的那些少年天才中,他也沒有聽說過這麼一個人。

不過沒有聽說過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很多門派都會雪藏一些有天賦的弟子,以免在沒有完全成長起來之前發生什麼意外,中途夭折了。

畢竟古武界可不太平,充斥著各種江湖恩怨,任何一個宗門都有幾個仇家,有些勢力為了阻礙仇家的發展,暗中擊殺那些仇家的天賦少年,亦是屢見不鮮的事情。

「你怎麼知道的?」

莫問一副很吃驚的模樣望著那陳無妄,似乎一下讓他給說中了一般的表情。

「你一個藥王府的人,管我們長天派的事情,難道當我們長天派好欺負?而且你救了那魔女,乃是犯下了大忌,藥王府也保不住你。」

陳無妄面色難看的道,中途殺出一個藥王府的人,幾乎把他們的計劃全部攪亂,那魔女果然有氣運在身,每次都能絕處逢生。

所謂最害怕什麼來什麼,陳無妄現在恨不得把那藥王府的少年一巴掌拍死。

不用說,之前不但是他救了宮魔女,治療了她的傷勢,而且傅青師弟,也是他聯合魔女殺死的。

甚至後面魔女詭異的突破到胎息境界巔峰,很有可能跟他也有關係。

「什麼大忌?我怎麼不知道?」莫問眨了眨眼睛,一副好奇寶寶的模樣。

「此魔女乃是古武界公敵,造下無數殺孽,天華宮黑榜上面的人物,你跟她同流合污,等著面臨華天宮的懲罰吧。」

陳無妄冷冷的道,眼前這人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魔女的名聲在古武界裡面幾乎到了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程度,難道還有不知道魔女的人?

莫問聞言嘴角抽搐了一下,這女人到底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來歷未免也太大了吧……

「念在你無知,你現在還有將功補過的機會,跟我們一起擒下此魔女,此事自然再與你無關。」

陳無妄淡淡的道,面色緩和了一點,似乎真的準備策反莫問一般。

「你叫我把她抓起來?」

莫問瞪大了眼睛,指著身邊的宮魔女,一副大驚小怪的模樣。

「不錯,知錯能改善莫大焉,跟我們將此魔女擒下,你自然跟她撇清了關係。」

陳無妄低垂著眼眸,淡淡的說道,雙手負在身後,只是把那宮魔女圍住,卻似乎一點也不急著動手。

「到底是你腦殘還是我腦殘?你叫我把自己的女人給抓起來?要抓也是抓到……」

莫問話說到一半猛地閉上了嘴巴,他本想說要抓也是抓到床上去……但現在宮魔女稍微有點強勢,他有些不太敢說……

「當然是你腦殘,你沒有看見他在故意拖延時間嗎?」

宮魔女狠狠瞪了莫問一眼,這混蛋跑出來也就罷了,還敢胡說八道,她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他。

莫問嘴角抽搐了一下,這女人連他都敢罵,簡直反天了……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以後還得了。

他輕哼了一聲,卻是閉上了嘴巴,心中暗道他現在顧全大局,不跟她一般見識,等回家了再慢慢收拾她。

陳無妄等人聞言,都一個個瞪大了眼睛,剛才那少年說什麼?宮魔女……他的女人……?

怎麼可能!

幾個人面面相覷,望了望宮魔女,又望了望那少年,一個個目光古怪了起來。

這小子怎麼還沒有被宮魔女一巴掌拍死?能活下來,倒真是奇葩了。

「陳無妄,別拖延時間了,什麼時候你也如此慫包了?你以為那雲歸老頭來了,便能奈何的了我?」

宮魔女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微微抬起尖峭的下巴,不急不緩的望著那陳無妄四人。

她自然知道,陳無妄跟莫問廢話,無非是故意拖延時間,等那個長天派的雲歸老頭過來罷了。

那雲歸老頭乃是長天派第二高手,僅次於陳無妄,據說半隻腳踏入了胎息後期的境界,實力很強。

此次那雲歸老頭並沒有到樹林里來,估計正坐鎮在山門裡。

現在發現她突破到了胎息巔峰,又只是圍著她,不急著跟她交手,反倒是跟莫問那小子磨嘰,自然是為了等那個雲歸老頭趕過來,一起圍殺她。

長天派僅剩的五個胎息高手,現在就來了四個,還在等最後一個,倒是很看得起她。

不過她雖然無懼於那雲歸老頭,但也不會給陳無妄他們這個佔便宜的機會,話音剛落,她的身影便從原地消失,一瞬間便出現在陳無妄面前。

一道漆黑如墨的爪子悄然出現,瞬間便把陳無妄籠罩,下一刻,無數道爪影從那黑爪中湧出,瞬間把陳無妄淹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