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201章代表我跟他家長談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1章代表我跟他家長談談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你個小惹禍精,每次跟你出來都會遇上事情。」

莫問勾了勾嘴角,拍了拍秦小悠的腦袋,玩衛。

「你才是惹禍精,還說我……」

秦小悠臉蛋紅了紅,明明莫問打架鬧事,怎麼成了她的錯了。

「乖乖站在原地別動。」

莫問笑了笑,說完伸了一個懶腰,然後腳步散漫的往那十幾個馬仔走去。

「一起上,別浪費時間。」

他走到那十幾個凶神惡煞的馬仔面前,聳了聳肩道。

那十幾個馬仔聞言一愣,他們本來想著那少年磕頭求饒的畫面,卻不想他主動迎了上來,還口出狂言。一起上,別浪費時間?

「我草你媽的,你以為你什麼玩意?裝大頭蔥?小爺弄死你。」

一個馬仔頓時罵罵咧咧的沖了上去,手中提著一個棒球棍,狠狠地就往莫問腦袋上砸,出手狠辣,顯然經常干這種爭強鬥狠的事情。

然後,他還不知道怎麼回事,眼前便一花,然後肚子上挨了一腳,摔飛了出去,冰面上滑了十幾米才停下。

「他敢動手,草,一起上,弄死他。」

那些馬仔眼見自己人吃了虧,頓時一個個嗷嗷叫了起來,掄起傢伙便猛地往莫問身上招呼,十幾個人一擁而上的場面很是可觀。

但下一刻,出現了更可觀的事情,一道道身影不斷倒飛了出去,摔在地上成了死狗。半天爬不起來。

莫問幾乎是一腿一個,有時候一腿直接幹掉兩個,有時候一腿三連殺……

幾乎是幾個呼吸的工夫。那十幾個馬仔便紛紛倒在了地上,滾落一地,痛苦哀嚎著。

根本就毫無懸念,不是一個層面的較量……

滑冰場周圍的人一個個瞪大了眼睛,長大了嘴巴,那少年不會是少林寺出來的吧?怎麼如此的厲害?

這種武林高手,平時只能在電視上面看見。現實中可難得一見的事情。

那些看熱鬧的人頓時感覺大飽眼福,並聚集在一起議論紛紛,甚至上面的商業層。都有不少人伸出腦袋,往下面瞧。

「槽,太他媽帥了,武林高手1

小太妹許玲一下崩了起來。眼中冒著小星星。望著莫問的目光儘是崇拜之色。

秒殺!什麼叫一個人單挑十幾個人,這就叫一個人單挑十幾個人,而且還是秒殺。

她周圍那些不ling少年團的人,一個個臉都嚇白了,那少年未免也太恐怖了點,簡直就是無敵了。而且他還敢打彪哥的人,難道不知道彪哥背後有三刀會撐腰嗎?

得罪了三刀會,你打架再牛逼。還不是照樣趴下。

「你們可以上了,剛才不是叫囂著要上去教訓那個人嗎?現在機會來了。趕緊上去表現一下,說不定你們陸少一高興,又賞給你們五毛。」

許玲望著周圍那幾個之前叫囂的最厲害的人冷笑道,巴不得他們上去挨揍,一群只知道吹牛的慫包。

「許玲你幸災樂禍個什麼?有本事你上埃」

一名青年有些惱怒的道。

「我上?我幹嘛要上去幫陸威那個混蛋?剛才也不知道誰叫囂的最厲害,一口一個陸少的,噁心。」

許玲呸了一聲,眼中儘是不屑。

莫問望著那十幾個倒在地上哀嚎的馬仔,微微勾了勾嘴角,然後目光望向了那個所謂的彪哥。

「彪哥,你小弟好像有些不太夠看,還有沒有?一起叫出來吧。」

莫問玩味的望著那個彪哥,緩緩走到他面前道。

那彪哥,此時臉色徹底難看了下來,他都沒有想到,一個少年會如此棘手。

「你是什麼人?」

王彪沉聲問道,他多少也見過一些風風雨雨,道上混了七八年,自然不是白混的,現在倒也還鎮定。

但眼前的少年,身手如此驚人,顯然不是普通人物,說不定也是道上的人,很有可能還是那幾個有名的戰鬥狂人。

一挑十完勝,道上雖然有這種人,但卻絕對不多,一隻手都能數過來,而且名字都不校

那幾個人他都認識,可根本不是眼前這個少年。

「你別管我是誰,這個場子你管?」莫問挑了挑眉頭道。

「不錯,三刀會王彪,希望兄弟今天能給三刀會一個面子。」

王彪冷哼了一聲道,現在這情況,他已經騎虎難下,能一挑十完勝的人,他不可能是對手。

而且他也有些摸不準眼前少年的背景,若也是道上的人,肯定有點身份,憑他的身手,道上的地位肯定在他之上。雖然他很想討好陸威這個財神爺,但為了他得罪一個狠人,他更不願意。

所以今天的事情,他希望各自都退一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雖然現在他們吃了虧,但也只能認了,畢竟他身後代表著三刀會,為了一個陸威大動干戈不值得。

「既然你是管事的,那就好辦,那個躺在地上的人你看見了吧。」

莫問指著那個躺在冰面上慘叫的陸威,勾了勾唇角道。

「嗯?」

王彪望著莫問的目光有些疑惑,他都讓步了,他還想幹什麼?

「他tio戲我女友,欠了三千萬。嗯,這個債,你幫我追來,今天這事就能算了。否則……嗯,後果很嚴重。」

莫問淡淡的道。

「三千萬1

王彪倒吸了一口冷氣,tio戲了他女朋友要陪三千萬?他瘋了還是瘋了?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世界上還有這種人,太狂妄與囂張了,這跟敲詐勒索有什麼區別?還有沒有王法了?

雖然王彪對所謂的王法嗤之以鼻,此時跟眼前的少年相比,簡直就是小巫見大巫。

陸威背後可是陸氏集團,張口叫陸氏集團索賠三千萬,而且理由還是如此的滑稽……他還真敢開這個口,難道不知道死字怎麼寫?

「朋友,你開玩笑吧?」

王彪面色冷了下來,讓他找陸威追債,簡直就是調侃他,且不說他做不做這個事情,但對方的意思,明顯叫他跑狗腿,他王彪什麼時候讓人如此欺負過?

「開玩笑?」

莫問勾了勾嘴角,眼中閃過一抹玩味的光芒,下一刻他人便出現在王彪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脖頸,瞬間將他提了起來,像是手中抓著一隻兔子,而不是一個彪形大漢。

「嗚嗚……」

王彪雙手掰住莫問的手,雙腿懸在空中不斷的掙扎,面色脹紅,眼中儘是恐懼之色。

莫問面無表情的從兜里掏出一個金針,不急不緩的在王彪身上扎了幾針,然後一把將王彪丟在地上。

王彪趴在地上瘋狂的喘氣,第一次體會到那清新的空氣是如此的美妙。

然而,他還沒有從憋氣中緩過勁來,一股可怕的劇痛便猛地湧上心頭,那痛苦根本就難以抵擋,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慘叫了起來。

王彪躺在地上抽搐著,慘叫聲越來越凄厲,體內似是有無數只螞蟻在啃咬他的身體一般,痛的他幾乎難以呼吸,眼皮番外,眼神獃滯,嘴裡流著哈喇子……

他很想暈死過去,但意識卻很清醒,前所未有的清醒,似乎再痛苦他都不會昏迷,能一直清醒下去,然後一直痛苦……簡直就是地獄,生不如死的折磨,王彪現在恨不得讓別人一刀把他的腦袋給砍下來。

那凄厲的慘叫聲令整個滑冰場圍觀的人都有些心中冒寒氣,下意柿艘徊劍議論聲都消失了,沒有人敢以任何方式招惹那個可怕的少年。

足足持續了兩分鐘,王彪體內那恐怖的痛苦才逐漸消失,他像是剛從水裡撈出來的人一般,渾身都濕透了,表情木訥,眼中儘是恐懼。

「凡事莫要強出頭,既然你出頭了,那就要承擔後果。」

莫問睨了地上的王彪一眼,淡淡的道。

「我……我……幫你追債……」

王彪顫抖著嘴唇,艱難的開口說道。現在不管眼前的少年提什麼要求,他都不敢不答應,那痛苦他寧肯死,都不想再嘗試一次。

「這才明智嘛。」

莫問勾唇笑了笑,然後扭頭對著小悠招了招手。

「幹什麼?」

秦小悠有些緊張的望了地上的王彪一眼,她雖然知道莫問做事有些誇張,眼界與閱歷都跟普通人不同,但如此恐怖的一幕,她還是感覺有點嚇人。

「把我的電話給他。」莫問挑了挑眉頭。

「哦。」

秦小悠聞言,立刻從包包里摸出一張白紙,撕下一片后,把莫問的電話號碼寫在了上面。

「三天後,你如果沒有完成任務,剛才那個東西,還會繼續發作,所以你只有三天時間。嗯,代表我跟那個陸威的家長溝通溝通,如果有什麼疑問,可以叫他們來找我。」

莫問接過那張白紙,丟在王彪身上,然後拉著秦小悠的手緩緩往滑冰場外面走。

他今天陪小悠出來遊玩的,可不是出來鬧事的,現在小悠根本沒有了滑冰的心情,自然沒有必要繼續留下來。

可他剛走了兩步,滑冰場門口便有幾個穿著警察制服的人走了進來,剛才發生的事情,顯然早就有人報警了。

京華城的警察辦事效率倒是挺高,從出事到現在不過短短五分鐘時間,警察就趕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