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醫世風流>第205章你跟他什麼關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05章你跟他什麼關係?

小說:醫世風流| 作者:天下青空| 類別:

高分貝的尖叫聲在廣場上擴散,把周圍的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紛紛扭頭望向那聲音的源頭。

莫問正跟著秦小悠在廣場上散步,突如其來的叫喊聲嚇了他一跳。

什麼人?有病吧!

莫問莫名其妙的望向聲音的源頭,不明白為什麼有人會叫他,而且叫的那麼可怕……什麼情況?

秦小悠亦是愣了愣,目光望了過去,什麼人叫莫問?好像還是一個女人。

當莫問看見那個人的時候,嘴角抽搐了一下,終於明白為什麼了……

他沒有想到會在這裡遇見許倩芊,簡直就是……

大聲喊叫了一聲之後,許倩芊才冷靜了下來,看著周圍全是望向她的人群,她的臉紅了紅,剛才一時失態,控制不住心中的氣憤。

「怎麼會是你?」莫問挑了挑眉頭,世界也太小了,這都能偶遇上。

「為什麼不能是我?」

見莫問發現了她,許倩芊頓時把其他人古怪的目光拋在了腦後,氣呼呼的走上前,眼睛狠狠地瞪著莫問,倔強的抬起下巴。

「呃……呵呵,又遇見你了,太高興了。」

莫問乾笑著道。

「你說七天內來找我,現在都多少天了?」

許倩芊說著說著,眼淚都掉下來了,她每天都苦苦的等他,結果他卻直接把她給忘在了九霄雲外,寧肯悠閑的在街上閑逛,都沒有時間去她家裡一趟。

「呃……」

莫問尷尬的笑了笑:「你看我剛回來不是。正準備去你家的,結果就遇上了,太巧了。」

此時他才想起來。還有給許倩芊父親治病那件事情。事實上,他之前已經忘了,畢竟之前發生了那麼多事情,這種小事他怎麼會放在心上。

而且,他確實剛回來,昨天剛返回京華城,所以也不能說他不守承諾吧。

許倩芊委屈的抹著眼淚。相信他才有鬼,明顯就是沒有把她放在心上。

「你是?」

秦小悠似乎嗅到了一個不對勁的味道,有些警惕的望著許倩芊。雙手下意識的抱緊了莫問的胳膊,似乎在宣告擁有權。

「我叫許倩芊,莫問的朋友。」

許倩芊望了秦小悠一眼,沉默了一下。才淡淡的道。

「你們認識多久了?我叫秦小悠。莫問的女友。」

秦小悠眼睛白了莫問一眼,那許倩芊跟莫問之間,似乎不像是普通朋友,否則怎麼會有這麼大的情緒波動。

而且許倩芊那模樣,明顯很委屈,能在一個人面前表現出委屈,能是普通朋友關係?

這個混蛋莫問,走到哪裡都不安生。天知道他還招惹了多少女人。

秦小悠心中有些生氣,陪她出來逛個街都能遇上這種事情。她不在的時候,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呢。

「認識很久了……」

許倩芊睨了秦小悠一眼,不知道為什麼,下意識的便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我跟莫問也認識好久了哦,上高中的時候我們就認識了。」

秦小悠抿嘴一笑,抱著莫問胳膊的手又緊了緊,認識很久了?她怎麼不知道,莫問什麼時候認識了這個叫許倩芊的女人?

「我……」

許倩芊張嘴想繼續說些什麼,但突然意識到不對,為什麼她會對這個叫秦小悠的女孩有怪怪的情緒?說話也各種古怪,怎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說到底,她跟莫問也不過是萍水相逢,頂多算是認識不久的普通朋友,她應該沒有必要與興趣跟眼前的女孩比較什麼才對。

可事實上,卻與她心中所想的完全相反。

她咬著嘴唇,不再說話了,氣氛一時間有些沉悶。

「呃……難得如此巧,要不一起去喝一杯?」

莫問乾笑著道。

秦小悠聞言,悄悄地瞪了他一眼,之前他可說了全天的,現在跑去跟那個女人喝酒算怎麼回事。兩人的世界憑空多出一個人,而且還是一個女人,反正她不樂意。

「莫問,你說的話到底還算不算數?」

許倩芊冷著臉,眼睛直視著莫問的眼睛,面無表情的道。

「當然算。」

莫問點了點頭,開玩笑,他像是說話不算數的人嗎?

「那好,現在跟我去許家。」

許倩芊一刻都不想拖延了,希望莫問立刻前去許家給她爸爸看病,否則錯過了這次機會,下一次再見到這個莫問,天知道什麼時候。

「喂,他為什麼跟你去許家啊?今天我們還有事情。」

秦小悠不樂意的道,今天莫問的時間可是屬於她的,而且莫問去許家幹什麼,她一點都不知道,尤其是這個女人剛才的表現,令她心中怎麼能安心。

「因為他承諾七天之內去給我爸爸看病,可現在都過去十天了。」

許倩芊咬著嘴唇道,既然抓住了他,自然不會輕易放手,現在莫問在她心中的信譽度太低了。

如果今天不能跟她回去,她根本不放心。天知道以後還能不能找到他。

「你叫他去你家,為了給你爸爸看病?」

秦小悠眨了眨眼睛道。

「是的,我爸爸……撐不了幾天了……或許只有他才能就我爸爸……」

許倩芊沉默了一下道。

「這樣呀。」

秦小悠心中微微鬆了口氣,原來是去給她爸爸治病,那她就放心了。可為什麼她總感覺這個許倩芊怪怪的,那是一種莫名的直覺。

「莫問,你什麼意思?」

秦小悠望向莫問,救人這種大事。她也不敢因為耍性子而耽擱了。若是許倩芊因為救援太遲而出現意外,那她可罪過了。

「明天吧,今天陪你。」

莫問沉默了一下。然後望著秦小悠道,既然答應了秦小悠,那自然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半途而廢。

「那我一直跟著你,直到你明天去我家為止。」

許倩芊眼淚又掉了下來,心中委屈的感覺越來越濃,答應了她的事情不兌現,答應了別人的事情卻時時刻刻記著。為什麼他要這麼混蛋!

跟她回去一次不行嗎?那可是救人治病,能耽擱與拖延嗎?

「呃……」

莫問徹底無語了,動不動就哭。好像他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一般,沒看見周圍的人已經開始指指點點了嗎?還不知道他們往什麼地方猜去了。

「莫問,你去給她爸爸治病吧,今天也很晚了。等會我就回學校。」

秦小悠望著莫問柔聲道。

她倒不是因為許倩芊哭了而心軟。而是因為莫問答應了人家的事情,卻沒有做到,難免讓別人說閑話,她可知道莫問昨天才回來,所以許倩芊說莫問不守信用,明顯是冤枉了他。

「許倩芊,明天我一定去你家,今晚不行。而且你也不用擔心,按照你之前所說的。你爸爸一時半會也不會有什麼事情。」

莫問沉吟了一下,然後望著許倩芊道。救人治病這種事情雖然搶時間,但對他來說,只要病人還有口氣,不是什麼特殊的絕症,他便能救過來。

「好吧,但是你的電話打不通,發簡訊也沒有用。」

許倩芊沉默了一下,還是點了點頭。不過她怕明天,又聯繫不上莫問了。

莫問聞言嘴角抽搐了一下,從長白山脈回來之後,他的手機早就沒有電了,後來丟在寢室里,好像忘記充電了。所以聯繫不上他,太正常不過了,聯繫上了那才不對勁……

「我的聯繫方式也給你吧,你找不到他就給我打電話,我或許可以找到他。」

秦小悠自然知道,莫問沒有隨身帶手機的習慣,很多時候都是用她的手機,而且手機經常忘記充電……每次電量耗盡之後自動關機,下一次開機就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

她把自己的電話號碼,與學校里的聯繫方式寫在了一張白紙上面遞給了許倩芊。

「謝謝你小悠。」

許倩芊接過白紙,輕聲道了一聲謝。她知道既然莫問說了今晚不去她家,那肯定不會去了,雖然接觸的不多,但對莫問她卻很了解。

「我的家庭住址與聯繫方式。」

許倩芊從背包里摸出一張名片給莫問,雖然上次她給了莫問一張,但她不放心,怕莫問把那張名片給扔了,莫問這種人,絕對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事實上,莫問雖然沒有把她給的名片扔了,但你要他把名片找出來,絕對一時半會找不到。

所以再給莫問一張名片,實在很有先見之明。

「祝你們幸福,不再打擾你們了。」

許倩芊深深望了莫問一眼,然後默默的轉身離開了,並沒有繼續跟莫問糾纏。

「你跟她什麼關係?」

等許倩芊走後,秦小悠狐疑的望著莫問,直覺告訴她,那個許倩芊不正常。

「都說了普通朋友關係。」

莫問苦笑一聲道,他跟許倩芊能有什麼關係?認識都才不到一個月,而且沒有跟他發生過什麼「關係」,能跟他有什麼關係。

「鬼才信你。」

秦小悠才不會相信莫問,難怪王小菲老說莫問花心大蘿蔔,她現在都越來越有這種想法了。

那個許倩芊,長得倒是挺漂亮,如果再主動點,勾人點,以莫問的意志力,說不定他的魂兒都會勾yn出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推薦朋友的一本書:

《奪命醫仙》書號:3166657

大浪淘沙,誰主浮沉?

燈紅酒綠,紙醉金迷的繁華都市,卻暗潮湧動,如怒海行舟。

窮苦出身的少年,當一腳邁向鋼鐵水泥鑄造的都市,是深陷慾海?還是乘風破浪,播灑光明?

一口生機泉,一身醫術,會締造何等的神話?

  • (快捷鍵:←)
  • 醫世風流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